李家同:从联招漏计分谈联招的存废问题

李家同
【字号】    
   标签: tags:

我希望新政府能够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一切的措施都要顾及到考生的权益,尤其弱势考生的权益,我也希望各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们注意一件事,以大学目前教务处的人力,能够将入学招生事务做得十全十美吗?

八十八学年度大学联招,有两名考生的分数漏计,联招会认为考生并没有申请复查漏列分数的题目,所以不愿意接受处理这个案子。但是教育部诉愿委员会前天作成决议,认为不能忽视考生的“实质正义”,因此判定考生诉愿有理。

我曾经担任大学学术行政主管多年,对于八十八学年度大学联招会深表同情,但我常常感到我们的社会,一定会同情考生的,如果考生的权益受损,社会一定站在考生这边的,当初如果联招会的简章内明文规定,这类情形绝不受理,今天的事件就不会成为大事了。

我们国家和美国在入学方面,想法完全不同,我们社会不能容忍入学有不公平的现象,而美国人对这种情形,却比较不太重视。美国很多大学招收学生的时候,会注意到学生家长的社经地位,这是我国大学所绝对不敢做的事情。

假如有一位考生想进入外交系,外交系的老师们也许会认为这位考生将来不可能成为杰出的外交官,但是他们能够因为这个理由而不接受这位考生吗?恐怕不可能,因为这位考生能否成为好的外交官,并不是问题之所在,问题在于他如果能够念完外交系的课,外交系就要给他这个机会,如果他有资格进入外交系,进入外交系就读就是他的权利,学校不能剥夺他的权利。

对外交系的老师而言,他们也许希望他们的学生将来都能成为杰出的外交官,但是当这类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会发现,他们并没有太多权利可以选择他们所要的学生,而学生却往往有选择学校的权利。

明了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预料到教育部所做的决定,教育部诉愿委员会的委员们不会忽视学生的权益的。

联招会处理大学入学考试,非常有经验,有时仍会出错,现在有些学者,希望全面废除联招,将入学的事务交给各个大学,我在此警告各大学,你们办理入学的招生事务,仍然要注意公平性,换句话说,今天发生在大学联招会上的纠纷,将来就会发生在各个大学,因为我们的社会永远同情考生,我们的社会认为学生进入大学,不能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我们的社会不可能同意大学有主权选择学生的权利。

我希望新政府能够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一切的措施都要顾及到考生的权益,尤其弱势考生的权益,我也希望各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们注意一件事,以大学目前教务处的人力,能够将入学招生事务做得十全十美吗?@(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部老电影叫做“鹿苑长春”,剧中女主角是农夫的太太,窗外下着大雨,女主角一脸无奈地说“又下雨了”,对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极有诗意的。对于中部灾区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树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 我们应该互相勉励,不要太拘泥于面子,以致于我们不能放下身段来替别人服务,不要忘了,我们人是有一个爱人的欲望的,这种欲望一旦得到满足,我们就会感到快乐,这种欲望如果不能得到满足,我们就不会快乐。
  • 台湾地方很小,处理废弃物很困难,所谓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后会做不合法的事的。
  • 也许我们应该在公民教育中,将这种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讲清楚。如果整个社会都期盼警方办案要讲证据,一案两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 我们不该苛责政府,他们也尽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检讨一下,如此大的灾难,几乎等于战争,如果真的是战争发生了,我们的反应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灾难呢。
  • 要使升学压力减轻,唯一的办法是将校与校之间的差距减小,如果各所学校的经费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学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学的压力就会降低很多。
  • 所谓回归基本面,就是一切从基本做起,这本来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并没有人喜欢听这些想法,理由很简单,因为这种作法是相当不耀眼的。
  • 我们曾经以脚踏实地的态度建设了国家,现在又面临考验,我们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现,更应该勇敢地面对现实,打好基础,才能有进步。打好基础的工作不光鲜耀眼,但是如果全国上下,都肯从事这种不耀眼的工作,我们的科技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
  • 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自己的权益受损,只想到替自己伸张正义,就一定不会在心灵中有慈悲的情怀,这种缺乏慈悲心肠的灵魂,可以被称为已经硬化了的灵魂,也是一种病态的灵魂。
  • 如果有一个欧洲国家国境之内仍有奴隶制度,我们可以想像得到欧洲的领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