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之后 (2)

——一个真实的故事
杨小阳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2

刘全一进屋,妻子香椿很是诧异,“怎么啦,全子,怎么今天不上班啦?”

“嘿,上班……嘿,厂子黄啦!”

刘全不知道用什么才能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懑与无奈。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抄起他的旱烟袋,点燃了之后,就一口又一口用力的吸。

香椿给呛的咳了起来,不停的用手去挥开扑面而来的烟雾。刘全知道妻子的身体不好,怕呛坏她,就打开门,蹲在门口不停用力的吸他的旱烟。似乎此刻,只有吸烟才能让刘全顶住这天塌般的祸事。

香椿倒是很快就镇定下来了,“既然活没了,就再找。”

再找?说起来倒是蛮轻松的,可是谈何容易!

香椿和刘全心里都明镜一样的。在这个地方,体格健壮的人要说再找工作或许还有些希望。刘全这样的体格,是没有什么指望了。

接下来的三个多月里,刘全没有找到一份工作。就哪怕是一个月只赚100块钱的工作都没有找到。

三个月的时间里,刘全和木材厂的其他工人也曾三番五次的集体去找林场领导,要求解决生活问题。

而林场的领导们,态度也很明确:木材厂现在破产了,破产了你们就自己解决出路。再说,这也不关林场的事——你木材厂本来就是个自负盈亏的单位,你也找不到我林场的头上!

这一天,家里所有的积蓄终于都花光了。

事实上,全职上班时,刘全每个月不过才赚200多块钱。除去全家的买粮钱,孩子上学的学费,还得再除去香椿的药费,他每月能有多少积蓄呢?

然而即使这样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这点积蓄,现在也花光了。刘全开始绝望了。

大热的天,两个孩子中午放学看到门口来卖冰棍的,想买根冰棍吃,可这个当爸爸的兜里却是一分钱都没有!

刘全不敢待在家里,不敢看妻子的目光,不敢看两个孩子可怜巴巴的眼神。

刘全甚至也不敢看家里的米柜,他不知道今天全家的晚饭该怎么解决。

刘全走出家门,就像是一个游魂,目光呆滞,面无表情。走过邻居吴大牛的门前时,大牛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有注意到。

走在街上,刘全的心里是灰暗的一片,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去。

刘全就顺着马路,走啊,走的。今天的天怎么灰濛濛的?连马路也灰沉沉的,怎么走,都像是永远也走不到头似的。

“全子……”
一个人叫他的名字。

刘全没有听到,当然也不会理会。继续走着他的路。

“全子……全子……”

刘全还是不理会。

那个人紧跟几步,在身后扳住了刘全的肩膀,把他硬生生给扯的站住了。

刘全这才转回身,看着拉住他的这个人。原来是本单位的老林。

“全子,找到工作了吗?”老林问道。

看着老林的脸,刘全突然发现,才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老林居然像老了十多岁一样。

“呵呵呵!工作?哈哈哈!”刘全突然凄厉的狂笑起来,“要是找到工作,老林,你说我会在街上这样大白天的走来走去?”

“唉,全子,甭伤心,我也没找到工作。走,上我那儿喝点儿酒去。”老林拉着刘全的手说。

“老林,改天吧,今天就不打扰你了。”

“走吧,全子。”老林死拉着刘全的手不肯放开。

就这样,老林把刘全硬拖到他们家。

老林下厨房炒了几个青菜摆上了桌,又拿出一小坛散装的高度白酒。老林和刘全两个人开始对饮起来。

这时,刘全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老林:“嫂子呢?”

“嘿,不提她!”老林愤激的一摆手。

“怎么啦?”

“哼,从俺下岗那天开始就跑回娘家去,再也不肯回来了!”老林一扬头,把一口白酒灌进喉咙里。一口白酒下肚,老林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眼泪也给呛了下来。

“唉……”

两个大男人喝光了所有的白酒,吃光了所有的菜,然后抱在一起痛哭了一场。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天,刘全像往常一样去木材厂上班。走到单位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有几辆法院的车停在那里。有几个人正在往单位的大门上贴封条,旁边站着的有林场的场长曹治民,还有书记、主任等林场的头头脑脑们。一向胆小怕事的刘全给这场面吓的腿肚子转了筋。半晌,刘全才缓过神来。壮了壮胆子,他捂住狂跳的心口向场长曹治民走了过去。
  •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共产党半个多世纪的暴政独裁,成就了少数人富了起来。在其利益集团以外的广大国民,名副其实的成为“劳动人民”,两极分化的加剧使他们下岗、失地、无家可归。“和谐社会”出现大量丐帮。如果问走在北京街头的乞帮们为何到北京乞讨,他们毫不犹豫的说:“我们找党来了,党就是造就我们的最大丐帮帮主。”
  • 沈阳市某电梯制造厂原厂长刘学新下岗后,在7个月内杀死7名舞女,并分尸抛弃,被判处死刑。
  • 2000年末,遵照政府的一次性安置政策,我们俗称“买断”,我随大多数企业职工一起,被一次性买断了工龄,成了下岗失业人员。“买断”这件事就象一列轰轰烈烈喧嚣著的火车,渐渐远去了。而今尘埃落定,蓦然回首,细细思量,追随当年的轨迹,慢慢梳理一下思路,再看看今天我们大部分“买断”职工的遭遇,颇有被愚弄之感。
  • 某A说, “大陆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报导,‘2004年大陆公家车辆消费4085亿元,公款吃喝2000亿元,公费出国3000亿元。’;有人计算后指出,这‘三公消费’是‘三农’支出的3倍,是用于安排‘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资金’的43倍,是用于‘抗灾救灾资金’的1百倍,是用于‘扶贫资金’的56倍。这些钱可以建5座三峡大坝,支付3年的国防军费,培养1千万名以上的大学本科生,还可以解决全国所有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这是不是共产党大崩溃与大灭亡前的征兆?”
  • 【大纪元10月31日讯】浙江杭州的一位处在生活底层的平民,靠微薄的打工收入默默收留救助了391名流浪儿。在他收留救助过的流浪儿中,后来有考上大学的,有开公司的,绝大部分都能自立自强,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据新华网报导,今年61岁的王万林住在杭州市区学院路一栋老式居民楼里。1979年冬天,王万林下班回家,在一个公交车站见到一个被从家乡骗来煤矿做工的孩子,好不容易扒著拉煤车逃出来,身无分文,几天没吃东西。王万林把他领回了家。照料几天后,帮孩子买了回家车票送上了火车。

  • 刘申强是原湖北省随州市油厂的下岗职工,2005年初,油厂破产清算组与随州市远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协定,将油厂约20355.2平方米的土地出让给远望公司。远望公司准备在此建名为“远望帝都花园”的商住小区。
  • 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您刚才提到的中共政权援助北朝鲜两百亿。我们知道中国有很多失学儿童,还有很多下岗工人,还有很多农民有吃不饱的情况。如果要建构和谐社会的话,我想中国人的问题是首先要去考虑的。就像坐飞机一样,首先自己要把氧气罩戴好来,才可以去帮助别人。为什么中共政权要这么做呢?
  • 中共真正的敌人是什么?是美国?台湾?民运?法轮功?家庭教会?西藏?下岗工人?失地农民?是体制外不同政见者?还是体制内心存二心者?——好像都是。为什么这么多千差万别的团体和个人都成了中共的对立面?造成和中共对立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道义,一个是利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