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艰难岁月

心中的宝塔(21)——女儿歌

屠龙、孟圆编辑整理

女儿歌
小小白花 蓝天之下 因何而歌 不见爸爸
风呀云呀 我信爸爸 身在天涯 想着我哪
小小白花 蓝天之下 因何而歌 不见妈妈
孤零酸苦 我不会怕 只待雪化 一起回家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这些年的迫害中,老白家支离破碎,经常是5个人分5处。现在晓钧已经不在人世了。白妈妈流离失所,少华最惦念的还是季蕾和小真宇。

少华觉得自己欠女儿的太多了。女儿出生的时候,少华正在黑龙江被非法超期羁押,后来没和女儿待几天,少华就去了北京。少华第一次听见女儿叫爸爸是在劳教所。想起这些,他心里酸酸的。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少华都会拿出女儿的照片,看上许久。

善良的小真宇

少华在劳教所的时候有一位难友,经历和少华差不多,家里也有孩子。于是少华就画了同样的两副小女孩的画像,送给了他一副,题诗《女儿歌》:

女儿歌
小小白花 蓝天之下因何而歌 不见爸爸
风呀云呀 我信爸爸 身在天涯 想着我哪
小小白花 蓝天之下 因何而歌不见妈妈
孤零酸苦 我不会怕 只待雪化一起回家

实际上,在中国,有相似经历的家庭又何止一家。迫害中,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们家庭破碎,太多太多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在不觉中承受着家庭破碎的苦,更有些孩子,痛失双亲!

少华的一个朋友叫孙继宏,与少华是同乡,原来还是当地派出所所长,他的妻子袁和珍是当地储蓄所所长,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叫孙玉博。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孙继宏被恶警活活打死,袁和珍在看守所里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被放出来,不久听到丈夫被打死的消息,支撑不住也去世了……

小玉博十三岁,不到一年就痛失去双亲,成了孤儿……

《孩子》(白少华的素描作品)

可世上又能有多少人能理解法轮功修炼者究竟在干什么呢!正所谓:

不以我为友,
反以我为仇,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法轮功学员们被剥夺家庭的幸福、工作的权利,忍痛割爱,承受痛苦?他们不为自己的幸福、个人的安危,只为当今很多人在中共的仇恨宣传中被欺骗,很多人还在干着助纣为虐的事情,这样的世人终会变成中共的帮凶和替罪羊而成为最终的受害者。只为这些本性善良的同胞与世人们能有美好的未来,法轮功修炼者坚持要把事实告诉同胞们,为了所有人未来的幸福、结束中共统治下的一切不公正,他们要把正义伸张!

白少华的这首《女儿歌》和这副画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和那位同修,也是为了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孩子们,希望迫害中一个个破碎的家庭能早日团聚!(待续)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少华做了一个梦,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众中,突然一颗炸弹落下来,在地上冒着烟,惊恐的人群急速的退却,少华看着冒烟的炸弹,一边展开双臂掩护着人群向后退,一边思想飞快的转着,他知道此时冲上去,抱起炸弹,远离人群,就能够救了所有的人,但他还是想找个办法既保护了大家,又能使自己活下来。
  • 中共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真善忍的信仰者呢?其实就是要让他屈服,说假话,变成跟它们一样的无耻,再被逼着去演戏,装作自己是心甘情愿,去欺骗别人,用以证明它们的邪恶是对的......
  • 中国最初建立劳教制度就是为整那些为了中共的进步而向中共提意见的“右派分子”和与中共观点不同的人,所以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能够把从法律上讲不构成犯罪的人剥夺人身自由长到一至三年的政府违法制度。
  • 见到亲人们满心欢喜的白少华哪里知道,这回白妈妈看少华是抱着白晓钧的骨灰来的,此前她拉着三岁的小孙女和儿媳妇已经来了四回了。
  • 这个暑假和以往的暑假都不一样,白晓钧心里一点也不轻松。他决定去天安门广场请愿。面对中共这个流氓政权,他知道他可能面临什么。
  • 白少华先是被关在团河劳教所2队,队长在操场上点名时,念到他的名字时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么弄这(队)来了”。
  • 少华现在可是很有名气,团河劳教所警察们都知道有这么个不好对付的“硬骨头”,哪个队都不敢收他,怕影响了上级定的所谓“转化率”。
  • 回到北京,少华仍然很忙,他仍然有空就苦心劝说妻子来北京。季蕾终于被劝动了,可就在少华兴高采烈的准备迎接季蕾母女的时候,一场大难临头了。
  • 尽管生活很艰苦,工作也很忙,少华仍然抽空就给季蕾打电话。他惦念他们母女,希望她快来北京和他团聚。
  • 打压之后少华有些迷茫,确实有点不知怎么做好了,经过思考,他认识到:作为法轮功学员,当然相信真相终将大白天下,但作为大法的受益者,知情者,不能就这样坐等那一切的到来,法轮功学员怎么能坐看谎言毒害我同胞呢,如何能从容“邪之压正”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