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之后 (4)

——一个真实的故事
杨小阳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天天亮后,大牛爬起来,熬过猪食,喂过猪后,就去了林场的派出所报案。

报了警以后,片警和值班的员警连同大牛就一起赶到了刘全家。

刚一进大门,大牛就闻到一股自家猪食的味道!大牛怒不可遏的对员警说道:“这就是俺家猪食的味道!”

大牛打开刘全家的外房门,里面的门却上著栓。

火冒三丈的大牛飞起一脚踹开了里面的门,两个员警加上大牛就一起冲进屋里。

正抱着饭碗蹲在地上的刘全,被这猛的一声巨响吓了一跳,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却看到了怒气冲冲的大牛站在面前,身后是两个穿制服的员警。

刘全的手一软,饭碗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摔个粉碎。没有吃完的掺著野菜的猪食,溅在地上,墙上,身上。

大牛万万没有想到,进屋后看到的景象,竟然是,刘全一家几口人正抱着饭碗在吃掺著野菜的猪食。

看到大牛带着员警闯进屋里来,两个孩子都把碗丢在一边,跑过去抱着香椿的胳膊,躲在妈妈的身后不敢出来。

大牛满腔的怒火登时化为乌有,心一酸,忍不住蹲下身去垂泪。

“全子啊,我的兄弟,你咋不和我说啊!咋也不能叫你吃这猪食啊!”

两个员警走到锅边,看着那正煮在锅里的猪食,也忍不住落了泪。

和大牛三个人一合计,把兜里的钱都掏了出来,连角票都算上,凑了将近一百块。大牛把那些钱,一股脑的全都塞给刘全。

“去买些米和面来……”

说完这话后,大牛转身和两个员警走出门去。

流着泪的大牛,走回家里,把家里那台14英寸的小黑白电视抱起来送到刘全家。大牛知道,那两个孩子都喜欢看动画片。

刘全手里捧著大牛塞过来的那些钱,心里一时百感交集,有羞,有愧,有恼,更多的是说不清的感觉。

一个大男人,不能养活一家几口人,要靠偷人家的猪食做粮吃才能活着……

罢罢罢……

刘全一咬牙,推开家门走了出去。

刘全买了些芹菜,又到肉店买了一些肉,又到粮店买了一小袋精制的面粉。刘全扛着面粉,提着肉和芹菜走回家去。

“来,咱们今天晚上包顿饺子吃。”刘全把那袋面放在米柜上,对妻子和两个孩子说。

两个小孩子的脸上立刻洋溢着喜色,要知道,好久都没有吃到饺子了。

香椿开始和面,剁肉,剁菜,肉香和菜香弥漫在空气中。家里已经好多天没有这个气氛了。

“我来和饺子馅。” 刘全说。

香椿把盆递给刘全,刘全拿起筷子搅拌起来。香椿转过身去揉面,刘全悄悄的,把已经准备好的两袋毒鼠强放在饺子馅里,和匀了。

夜幕降临了,饺子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刘全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围坐在桌子前,看着电视,吃最后一顿团圆的饺子……

夜,静悄悄的,屋里除了那台黑白电视机的声音,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一个新闻播音员正在播报新闻:“据调查,本市下岗职工再就业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百……” (全文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快黑了,刘全和老林告别后,摇摇晃晃的往家的方向走。
  •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湖北省随州市原天风集团下岗职工,因开发商违反购房合同约定,没有如期交付商品房,还在合同之外增加购房费用,工人对此不服。近日,约有100多位职工到市政府上访,要求当局妥善协调房子问题,但被当局拒之门外,引发工人强烈不满,推挤过程中发生了冲突,一位工厂家属被拘留,现关在随州市第二看守所。
  • 刘全一进屋,妻子香椿很是诧异,“怎么啦,全子,怎么今天不上班啦?”
  • 这天,刘全像往常一样去木材厂上班。走到单位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有几辆法院的车停在那里。有几个人正在往单位的大门上贴封条,旁边站着的有林场的场长曹治民,还有书记、主任等林场的头头脑脑们。一向胆小怕事的刘全给这场面吓的腿肚子转了筋。半晌,刘全才缓过神来。壮了壮胆子,他捂住狂跳的心口向场长曹治民走了过去。
  •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共产党半个多世纪的暴政独裁,成就了少数人富了起来。在其利益集团以外的广大国民,名副其实的成为“劳动人民”,两极分化的加剧使他们下岗、失地、无家可归。“和谐社会”出现大量丐帮。如果问走在北京街头的乞帮们为何到北京乞讨,他们毫不犹豫的说:“我们找党来了,党就是造就我们的最大丐帮帮主。”
  • 沈阳市某电梯制造厂原厂长刘学新下岗后,在7个月内杀死7名舞女,并分尸抛弃,被判处死刑。
  • 2000年末,遵照政府的一次性安置政策,我们俗称“买断”,我随大多数企业职工一起,被一次性买断了工龄,成了下岗失业人员。“买断”这件事就象一列轰轰烈烈喧嚣著的火车,渐渐远去了。而今尘埃落定,蓦然回首,细细思量,追随当年的轨迹,慢慢梳理一下思路,再看看今天我们大部分“买断”职工的遭遇,颇有被愚弄之感。
  • 某A说, “大陆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报导,‘2004年大陆公家车辆消费4085亿元,公款吃喝2000亿元,公费出国3000亿元。’;有人计算后指出,这‘三公消费’是‘三农’支出的3倍,是用于安排‘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资金’的43倍,是用于‘抗灾救灾资金’的1百倍,是用于‘扶贫资金’的56倍。这些钱可以建5座三峡大坝,支付3年的国防军费,培养1千万名以上的大学本科生,还可以解决全国所有贫困人口的温饱问题。这是不是共产党大崩溃与大灭亡前的征兆?”
  • 【大纪元10月31日讯】浙江杭州的一位处在生活底层的平民,靠微薄的打工收入默默收留救助了391名流浪儿。在他收留救助过的流浪儿中,后来有考上大学的,有开公司的,绝大部分都能自立自强,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据新华网报导,今年61岁的王万林住在杭州市区学院路一栋老式居民楼里。1979年冬天,王万林下班回家,在一个公交车站见到一个被从家乡骗来煤矿做工的孩子,好不容易扒著拉煤车逃出来,身无分文,几天没吃东西。王万林把他领回了家。照料几天后,帮孩子买了回家车票送上了火车。

  • 刘申强是原湖北省随州市油厂的下岗职工,2005年初,油厂破产清算组与随州市远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协定,将油厂约20355.2平方米的土地出让给远望公司。远望公司准备在此建名为“远望帝都花园”的商住小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