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战樊城》伍尚救不了人还害自己丧命

伍尚救不了人还害自己丧命
袁荣易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余叔岩《战樊城》的唱段,被视为余派经典唱腔之一。余叔岩演唱讲究字音声韵,行腔苍劲又婉转,谛听之下可感受到很高的生命境界。清朝人杨静亭于道光25年(1845年)出书的“都门纪略”记载,春台班余三胜演《战樊城》伍员很有名。余三胜是余叔岩的祖父,多年的文化积淀,开展出余叔岩唱腔的高峰,令人喜闻乐见。十年出个状元,百年始累积出一个优异的戏人。唱腔之外,京剧还具有深刻的内涵,它不是浅尝即止的短暂流行。戏中的信息在时空中流传,警醒世人–《战樊城》演人的选择会有不同的后果,有时甚至要赔上性命。

《战樊城》的故事叙说楚平王无道,强纳子妻;太傅伍奢谏奏,反被囚禁。为斩草除根,奸臣费无极献计,逼迫伍奢修书到樊城,诓其子伍尚、伍员进京。

伍奢在书信最后,写了两句话:“外加走之多劳顿,骏马十匹少留停”。表面看来,像是嘱咐两个儿子,在外旅途劳顿,多带马匹方便替换赶路。哥哥伍尚就是这样理解的,而弟弟伍员却读出不同的意义:“外”字形似兆,加上走之(部首辵部)合成一个“逃”字;匹又可写成疋,“十疋”叠成一个“走”字。伍员认为这是父亲的隐语,意思要他们兄弟“逃走”。

伍尚(右,张化纬饰)读父亲的来信,与伍员(左,莫中元饰)一起讨论的精彩唱段,一来一往,紧凑动人。最右为家院(谢俊顺饰)。

兄弟二人坐在一起讨论书信的唱段,一来一往,接的紧凑,同时反映出两人不同的个性、与不同的悟性。哥哥伍尚悟性较差,他还以为信里楚平王要封他兄弟二人官位的事是真的。而弟弟伍员说出这可能是个陷阱的时候,他又着急起来,想要效法伯邑考。伍尚的个性充满悲情,把忧虑操心当成解决问题的办法。情况好就好,情况不好,他只会想到无论如果也要陪伴在父亲的身边。他陷溺于感情,因而做下进京了解实情的选择。

伍员(左,莫中元饰)给兄长伍尚(中,张化纬饰)饯行,右为陪同伍尚进京的家将(赵扬强饰)。

弟弟伍员不赞成哥哥的选择,哥哥伍尚所比拟的人物,根本是历史上阴暗的例子,反而扰乱心智,害伍尚自己产生严重的判断失误。伍尚如果不自投罗网,平王怕他们兄弟造反,说不定一时还不敢杀父亲。其实,当人遇到特殊情况时,忍耐、冷静,等待转机,要比着急、盲目的去行动好。余叔岩揣摩伍员当时苦口婆心劝兄长的情况,唱出这段鞭辟入里的剖析:

(1921年百代唱片录制。余叔岩唱西皮原板)《兄长说话欠思论,休把今人比古人。文王被囚天注定,伯邑考焚身命里生成。既是平王(转二六)加官赠,就该有圣旨到樊城。若是爹娘修书信,为什么有“逃走”二字在书后存?怕的是失足遭陷阱,那时节插翅也难腾,我一心坐定樊城镇,愿作个不忠不孝人。》

在刑场上父亲伍奢(中立者。罗远清饰)对伍尚不解书信内容,白来送死感到失望。后方监斩者为奸臣费无极(臧其亮饰)。

伍员有清晰的判断力,他不像伍尚,执意要做形式上的孝子,而无视于现实的凶险。结果,进京后伍尚不但救不了父亲,也害死了自己。在刑场上伍奢既生气又失望的指责伍尚,做父亲的伍奢内心好生不忍,一个这么好的孩儿就陪他一起死了。

伍尚、伍员的不同选择,让我们联想起大陆目前的形势:XX党大势已去,到处贴着“天灭中共,退党平安”的隐语(预言),期待着人们做选择。在极端的压制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突破重重难关,在整整两年的时间里,已传给每一个人,让人有机会慎重考虑。无疑的,退党是最明智的选择;然而许多受党文化洗脑的人,误把党当成国,固执在愚忠的形式里,选择不退。这等于和伍尚的选择一样,将来如果走上伍尚的下场,岂不是莫大的悲哀。

伍奢、伍尚被杀后,楚平王派武城黑率大军去消灭伍员。伍员不敌,武城黑紧追,被伍员用箭射死。伍员突出樊城,逃往吴国。伍员的选择,为自己开了另外一条路,逃亡路上并不顺利,可说是惊险万状(最有名的是伍子胥过昭关,一夜之间须发尽白。伍子胥就是伍员),然而冥冥之中若有神助,终于抵达目地。

武城黑(杨宇敬饰)与伍员(莫中元饰)有序的出场序列,表示先礼后兵,即将展开战斗。

武城黑(杨宇敬饰)与伍员(莫中元饰)战况焦着的状态。

最近,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在香港公开用真名退党,并揭露中国1,400万退党潮的真实性;在特务环伺,安全可虞的情况下,他成功转抵泰国。目前贾甲在泰国,等候联合国难民公署安排他前往第三国。

贾甲的智慧与勇气,可与伍员并驾齐驱,在举世为本国利益而封锁真相、弃人权于不顾的情况下,他敢挺身而出,做出坚定的选择。他不维护中共暴虐残忍的统治形式、破除那种受自保观念画地自限的摇尾乞怜的多数人的逃避心理,毅然出关,昭告天下。贾甲提升了人类的高贵情操,将来历史也必然证明他对当前大陆XX党灭亡趋势的看法,正确无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