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民以食为天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清晨,天濛濛亮,收拾妥当步行炼功去!晨风带着点儿寒意,习习吹拂,但浇不熄心头的喜悦!缓步前行,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情无法再维持宁静安详!巷弄两旁停放的汽车挡风玻璃前,是两个可口可乐空罐;后车箱盖上,歪倒著一个味全牛奶纸盒;那自行车前的篮框里,有一袋没吃完的麦当劳薯条;摩托车的后座上,丢了个啤酒瓶!再转上马路边的人行道、候车亭,更可怕!到处是插著吸管的密闭式饮料纸杯、扯开了拉环的易开罐……,拼拼砰砰的随着风儿打转;候车长椅上,堆满了包装食物的纸袋和一堆堆流淌的酱汁黏液!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都难!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时代是进步了,为了适应这种快节奏的工商社会,一切图方便、省时间,“速食”大行其道,买了就立刻边走边吃,顾不上吃相难看!带进车里就边开边吃,哪管安全问题?为了迁就人,饮料设计得可以在摇晃的车身上喝也不怕溢出洒掉!附上一叠儿的餐巾纸,让你抹嘴擦手,无形中制造出更多的垃圾!

记得刚教书的那几年,严格要求学生,不得边走边吃!不仅不雅观,而且不合乎卫生,吃完容易随手乱丢,污染环境。可是时日一久,却发现:大清早,有一大部分的家长,是在早餐店买了早点之后,领着孩子也陪着孩子,一路走一路吃进校门口的!大人如此示范,我这个当老师的还能提出什么要求呢?于是“兵败如山倒”,我的一些以古老道德为准的“坚持原则”,一点一点、一项一项的在世纪蜕变的泡沫里淹没消失!

打从有记忆开始,就记得每天的早餐,都是母亲天不亮起来升火熬煮的“粥”,加上蕃薯签或番薯。浓浓稠稠的“白”里,翻滚著耀眼的几块“黄”,美极了!配上自家腌制的萝卜干,或亲友相互馈赠的豆腐乳,喝上一碗,玩儿去啦!慢慢的,光复啦!生活好过点儿啦!每天清早,就有挑担子沿街叫卖酱菜的小贩,开开门买点儿面筋、土豆或油条,吞下碗稀饭上学去!渐渐地,午饭的便当盒里,母亲会煎上一个自家母鸡生的荷包蛋!雪白的蛋包里,用筷子一捅,流出黄澄澄的蛋黄,色美!味香!引人食指大动!

每天的晚餐时刻最让人怀念!等齐了之后,一家八口在榻榻米上围桌而坐,幸福满溢!那时个个纯真、温厚,虽是粗茶淡饭,可就心满意足!那热闹劲儿,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一看就知:吃的是满满的爱意!喝的是浓浓的亲情!啃的是串串的关心!

最绝的是有一年的暑假,一天一家围坐吃午餐,母亲煎了一盘物美价廉的豆腐,那可真用心哪!每面外皮都煎得金黄金黄的,带点儿焦,焦里带点儿脆,淋上酱油,洒上葱花,香气四溢!让人垂涎!那时二弟大约刚上小一,抢著夹了一块,一不小心,那热腾腾的豆腐,不知怎么的却溜进了他短裤头的裤裆里,烫得他又叫又跳!急切间又弄不出来,登时把我们全家人都笑倒!这事儿一直到今天,仍成为他的笑柄,时不时的拿出来开开玩笑,回味回味!

冬夜里凄风苦雨,寒风在榻榻米间的缝隙里呼啸!巷弄里传来一阵阵“烧肉粽”的叫卖声,对挑灯夜读的我来说,既温暖又引人饥肠辘辘!这时看着章回小说尚未歇息的父亲,偶尔会掏出腰包,打开门买上一个,偷偷塞给我。当时弟妹们都已睡死,只是我的偏得!打开那黄褐色的粽叶,缕缕的粽香,热呼呼的直冲鼻梁!那粒粒饱满的糯米闪著油光!掰成两半,香菇、虾米、五花肉、栗子、蚝干等馅料,全都展现着它们各自特有的香味儿 ,吸引着你迫不及待的一口咬下,那份满足!那份幸福!全在齿颊间流窜!

父亲只笑眯眯的看着,欣赏着我那猴急的吃相。吃着吃着,心中矛盾顿生,因为我是家中的老大,深知八口之家生计之艰难!心疼明天父亲又要被母亲背后念叨:又花了没必要支出的钱!可自己又挡不住美食的诱惑!总想快快念完“吃饭”学校好帮助家计,这时再也不觉得没法儿念大学有什么可遗憾的!

有时父亲心血来潮,会买回几个“肉圆”大伙儿分著吃。那道地的馅料:脆脆的笋丝,清清爽爽;入口即化的肉块,香味扑鼻;圆滚滚的小安鹑蛋,灵巧可爱!以及晶莹透明、微带弹性的绿豆粉外皮,在热油里滚过后的温润,在在挑逗着你的味蕾!这融入汗水与纯手工的“古早味”,如今又逐渐的被人重视起来啦!知道这是老天赋与人们的生活方式,你得劳动双手、辛勤付出之后,才能享有幸福,也才知道珍惜!@*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还有一件事儿值得大书特书的,记得好像还念女师吧!有那么一天,和同学一起去观赏心仪已久的音乐经典名片“翠堤春晓”。史特劳斯优美动人的华尔滋舞曲,虽不会跳却早就耳熟能详,再经报纸影剧版着力推荐,我俩早已迫不及待,好不容易上演了,怎能错过?那时晚上演两场:七点和九点。我们买了七点那场的票,进场时已八成满哪!
  • 小学时没什么娱乐,只有学校偶尔带大家到戏院观赏武术气功表演,什么开砖、卧钉板、金枪刺喉、耍刀弄剑……等等,也看过几场魔术和马戏团表演!那不可思议的戏法,那匪夷所思的变化,看得我们惊叫连连!还有那些狮、虎、马、猴、象……精湛的演技以及小丑逗趣的肢体语言,引得大伙儿欢声雷动!当时收费低廉,每个人出几角钱就能满足那小小心灵的好奇与刺激感。不久,有了外国电影输入了,旧戏院纷纷改装成电影院,新戏院如雨后春笋般不断的出现!随着国民所得的增加,人们开始注重起休闲消遣来,因此只要换上新片,电影院里就门庭若市!

  • 那长达十年的光阴里,洋裁技艺日渐纯熟,周周有新衣亮相,同事由初始的赞叹到见多了习以为常,终至不闻不问,但心中的羡慕溢于言表!知道我的布料来源都是“伸手牌”(地摊货),一身合宜的三件头套装,成本只不过新台币三十元至八十元不等,从没超过两百元!常有意无意的损我:“省下这么多的治装费干啥?”哪个人身怀六甲了,赶紧做两套孕妇装送她!遇到教师节,事先找到儿子的老师仔细量好身材,做件洋装或外套的送她当礼物,物美价廉又合身!不像买的成衣,街头巷尾老遇到穿相同花色与款式的人,擦身而过,都成了制服呢!
  • 这样一来,我们三个人真是欲哭无泪,知道上了贼船!大郭忍不住了,首先发难,一个半月之后逃之夭夭!小杨勉强撑了两个半月,也就随之打退堂鼓了!如今剩下我形单影只,更是兴致全无!为了避免母亲嘀咕,学了三个半月之后,借口得花钱剪布开始实际操作缝纫,但没这笔预算而划下句点!尽管母亲心知肚明,但嘴上没说什么。
  • 三年女师毕业后,开始就业教书了,当时还不满二十岁。填写各种履历、资料、报表时,那“年龄”一栏实在难以下笔,知道人家一定都另眼相看: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虽然对无法上大学一事,内心一直耿耿于怀,可总算捧起了解决八口之家“吃饭”问题的铁饭碗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 这位敎水彩画的老师,温文儒雅、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尤其醉心古典骈文,一路行来那真是著作等身。年轻时即享有盛名,如今跨足画坛,以水彩渲染画的田园风光展露头角!他的教法与国画正相反,一定当堂先画一张,多半以八开为主,间或画几张四开。作画的步骤交代得很清楚,边画边告诉你如何控制水分;如何拿捏恰当的湿度;什么时候画远景;中景何时下笔;近景又怎么表现……,事无巨细,全都倾囊相授!示范完之后,我们再依样画葫芦的现场临摹一张。而且他为人幽默,言谈风趣,因此人人学画的兴致非常高昂!我把这每周有限的三、四个小时,视为心灵与艺术的补给站!
  • 初中和女师六年的寒暑假,就在阅读、习字与素描里快速飞过。几年书敎下来之后,不能免俗的升格为人妻、为人母,在级务与家务里浮浮沉沉!整日里,手中拿的不是粉笔、红笔与教鞭,就是奶瓶、尿布与锅铲!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将所有的艺术细胞消磨殆尽;把仅有的一丝绘画念头泯灭于无形!
  • 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业,不外乎演算些题目,读几本指定的优良书籍写个心得报告……等等,其中必不可少的是临摹二、三十篇书法,许多同学都把这视为苦差事,而我却乐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作业就是书法。

  • 这六年当火车生的日子里,除了中国古典诗词和西洋文学名著之外,鸳鸯蝴蝶派的言情小说大行其道,我们这些清一色情窦初开的女生,迷得不可开交:那一波三折,爱得死去活来的恋情;那错综复杂的多角关系;那哀感顽艳的情节以及缠绵悱恻的描述,把我们弄得神魂颠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马王子,编织著恋爱梦!日日在“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许”里痴迷沉醉……!现在想来,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极了!
  • 老实说,在那忙碌万分的初中入学考前,如果没有这些课外读物的调剂,纾解精神压力,那些日子真是很难熬过!从彩云借给我的书中,读到不少西洋名著,什么“仙履奇缘”、“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等等,但是总觉得格格不入,民族性不同吧!其中有一本叫“孟加拉湾民间故事”,内容有些类似“一千零一夜”,但是恐怖成分居多,把我吓得半夜睡不着觉,噩梦连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勉强看完,赶紧还了。一段时间之后,仍然忘不了那些奇特的情节,于是动念想再看看,可惜彩云早已移居日本,而我找遍台北市各大书局都没这么一本书,心中怅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