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鲜为人知的北京门头沟法轮功发布会

一位中年法轮功学员被天安门分局警察毒打五天后的照片。 (明慧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娄娜综合报导)1999年10月28日大陆法轮功学员对外国媒体的新闻发布会曾震惊了世界,然而,1999年11月2日,在北京门头沟还有一次面对国内媒体的新闻发布会却鲜为人知。事后那些大陆记者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有一位记者在经历非法监禁和审讯后,别妻离子逃亡外地。

让人震惊的照片

2003年3月,这位大陆记者才将有关信息提供给了明慧网,该记者在他的文章中这样写道:“1999年11月2日,我被邀请参加了门头沟法轮功学员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在一间住所内召开,两位法轮功学员在场,另有一些学员在室外看守。这是一次非常独特的新闻发布会,与我生平参加的任何一次都不同。

两位法轮功学员向在场的十几位记者展示了30多幅照片,照片上全是法轮功学员受酷刑迫害的情形,有的遍体鳞伤,有的被迫害致残,鲜血淋淋,惨不忍睹。照片的下方或背面,有被迫害人的真实姓名和地址。两位学员平静地展示着这些照片,他们只是希望记者们能记下照片上的地址和姓名,能亲自走访那些受迫害的人,采访他们或他们的家人,幷希望记者们能客观公正的给予报导。在场的记者们无不为迫害的惨状震惊,无不为法轮功学员那平静、理智、以理服人的气度所折服。

无奈的选择

据这位记者透露,那段时间里,法轮功学员还在天津某起重机厂、河北石家庄、沈阳、锦州等地相继秘密召开过新闻发布会,不少中外记者应邀参加。这些法轮功学员后来大部分被抓捕,或下落不明。

从明慧网一位法轮功学员的描述中,我们可以推测当时对参加本次新闻发布会的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力度,他说,“ 一天,曾在我们点上呆过的一个青年男子(估计是公安内线)领着几位着便装的公安闯了进来,正好这时协调人领着几位同修来我们点上住(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参加门头沟新闻发布会的同修,北京正出动大批公安地毯式的搜捕他们),结果除了三位女同修脱身之外,我们全部被绑架了。”

那麽,这些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有生命危险的方式来说话呢?从这位记者的描述中,可以知道冒险组织这样的秘密新闻发布会是当时法轮功学员无奈的选择。

一位女法轮功学员遭北京宣武区看守所警察折磨的照片。(明慧网)
一位女法轮功学员遭北京宣武区看守所警察折磨的照片。(明慧网)
一位女法轮功学员遭北京宣武区看守所警察折磨的照片。(明慧网)


官方在造谣

该记者说,“7月20日,突然间,媒体接到中宣部的通知:要全面宣传法轮功是政治组织。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一连数月,以至数年,中国所有的媒体全面铺开,连篇累牍地报导诽谤法轮功的文章。象这样密集的、铺天盖地的全国范围的报导,在文革后还是第一次。”

“记者们停下所有的其它工作,走访全国,查找“案例”,而“案例”多由当地政府指定,报导的重点是:只能收集有关栽赃陷害的例子,比如不让吃药,害死人命;家人病了也不让吃药,炼功出偏,走火入魔等。此期间,记者们还收到上级下发的《转法轮》一书,几乎人手一册,要求记者们写批判文章。记者们被规定:不得私自采访法轮功学员,所有的报导,人物和所涉及的内容都由各级政府指定。因此,记者们很难单独找到法轮功学员采访。”

“在这样密集的批判报导中,我也被派出采访。在我所接触的实例中,我感到幷不像当局政府所说的那样,群众健身修炼,使自己成为好人幷没有什么错。但是,为了符合报导的统一口径,即使记者带回这样的真实报导,也不会被批准发表。”

“在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中国人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一无所知。在中国从来没有新闻自由,媒体是当权者的喉舌,记者们从来没有行使过他们自由报导的权利。”

“1999年10-11月的日子里,在多次上访、申诉毫无效果的情况下,有些法轮功学员开始联系媒体,向世人讲出受迫害的情况。他们找到记者,希望记者们能客观公正的报导他们真实的情况。

当一开始听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严重性时,因为太残酷,我们都不能相信是真的。直到后来在新闻发布会上亲眼目睹了法轮功学员所遭到的迫害照片时,我们都感到非常震惊。”

记者的命运

该位记者因为参加本次新闻发布会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他最终表示不后悔。

“那时我们不能理解政府对不背叛信仰的人实施迫害的事实。当看到这些真实的证据时,我们都非常震惊。作为记者,按理说这样的事件非常有新闻点,但我们仅仅因为想从记者的角度采访和报导,却被当局认为是同情法轮功,而遭到打击。同情和支持法轮功学员的记者们、想客观报导的记者们都受到了来自官方的不同程度的迫害。”

“新闻发布会成功的结束了,记者们记下了所有信息。然而事与愿违,在重大的压力面前,有的记者向上级和盘托出,致使所有参与人士受累,他们有的被开除,有的被非法监禁,有的被隔离审查,也有一些记者从此失踪,杳无音信。我本人也未能逃过非法监禁和审讯,万般无奈下,别妻离子逃亡外地。”

“我曾失望也曾抱怨过── 一次新闻发布会就使我失去了一切,好人哪有什么好报?可是三年后,当我坐下来认真地通读《转法轮》时,抚慰着我的心的那是兴奋和喜悦,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虽然我还不能准确地把握什么是修炼,但是我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11-02 5: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