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转变的是思想 得救的是灵魂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61)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21日讯】“能教我怎么报复老师吗?”下午快三点的时候,他在网上见到她就恨恨地问。“为什么要报复?”有着敬师文化传统的台湾小红有些纳闷,反问他。“老师太贱,每天整死我!前天还把我妈叫到学校训!”“哇!”小红很诧异:“真的吗?”

小红跟高中生陈东(化名)是聊友。他郁闷了来找她。她听他倾吐苦恼:“我觉得老师容不下我。”,回答小红“你有犯错?”的询问,他说:“不是我先错的,是老师先惹我的。” 她继续开导他的思路:“听起来继续这样气下去也不是办法,你有没有想好好跟他说你心里的想法?”他断然拒绝她的理智的建议,说:“没用的`!老师完全不想看到我。我要报复她!”听起来,陈东特别怨恨这位老师。

“不要报复啦。我跟你说,”她娓娓地劝导他,像开解她的孩子和小弟弟一样,她说:“你要让她感动的痛哭流涕,不但从此你好过了,也显的你的正派。报复是心胸狭小的人的行为。”这几句话很棒,不仅纯善,而且智慧。

“那我该做什么呢?”陈东开始启动理性控制情绪。

“你现在功课好不好?”听他说“不好”并得知这位让他恼恨的老师是位化学老师后,她开出“药方”,说:“那你就下决心把化学读好,不会的去问她,一直问她。而且你不要生气,然后让化学好起来。你要让她感受一下不要用过去的观念来看你。你这么做不是比报复高尚多了吗?报复谁都做的到,但是我跟你说的不是人人都做的到的哦。”读到这些文字,我很是感慨,她该去当老师。

“但我现在被她弄到班上最后的一个角里!想学是不可能的啊,黑板都看不见!。”小红体会到了陈东对这位化学老师为什么那么恼恨,却没去推动他这股情绪,只是直接针对问题。她说:“你去配眼镜。”他答:“我已经带眼睛了,是真的看不到!”“那你态度好些去跟她说。不然,她误解你在跟她捣蛋。”这时小红转了话题:“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是团员或带过红领巾吗?”

“不是,老师根本不让我当团员和带红领巾。”陈东脑里还装着他恨的老师。

为什么经常会见到的化学老师,陈东会想报复她?因为她的不善,激发出他对她的仇恨。为什么他才不过跟小红聊十几分钟,就能跟随她的思路走呢?因为她的善意和正念在消解他的仇恨,在引导他恢复善良的思想和正的观念。

“这老师有没有电话啊?我替你去跟她说。你连红领巾也没带过,那倒是好啊。你知道吗?共产党害死我中国人8千多万人,一些预言都谈到你如果曾经是共产党或共青团或少先队就是同伙要受牵累的。如果你入过我就帮你退出,用化名就可以。如果没有,你要帮你同学。”

“还好我没。我知道,我那老师就是党员,太贱!”这时候陈东的思绪是游移的:“我也有跟我同学说过,他们很怕。要退也要等到高中毕业。”

“听你说,我很想跟你的老师说说。”

“我没她电话,不知道怎么联系我老师。”

“我自己也当过老师,要好好关心学生才对。”

“是啊,她一点都不关心我。”陈东还责怪那位老师。

“声明用的是化名,是在大纪元网站退,不会影响学习和平常生活,是表示不跟杀害中国人的刽子手为伍。”小红尝试着引开他的思绪,真正的帮助他,并企望通过他帮助别人,她说:“所以你跟其它同学说啊。中共几年来还活摘人的器官,人还有一口气就将人烧死。加拿大调查团形容为这个星球上发生的前所未有的邪恶。有良知的人跟残暴怎么可以不跟它划清界限呢?那会倒大霉的啊!”

“我跟同学说了的。他们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死也不退。不过他们说高中读完就退!现在绝对不退!非要高中读完后才退。”

“我给你看一个影片。你们老师如果有电话,我就帮你说。我感觉你是可以沟通的学生,她应该好好跟你交流,不应该把你调到后面去。”

“嗯啊。谢谢啊!对呀!你要给我看什么影片?”陈东问。

小红说:“那是帮共产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坦白的影片。”她传影像数据给他,说:“你看看这影片,就知道了。你跟同学说,如果你不同意盗取人的器官,就取个化名远离恶党。声明数据在海外,神知道鬼不知道,嘻嘻。”

“他们现在不退,高中毕业就办,不要那么急嘛。”陈东说。

过段时间退,现在不急。这可谓如今中共国寨人质的普遍想法。很多成年人、本科生、硕博生,很多人都这样想。这说明在脱离中共邪教组织避开天惩的问题上,国寨里的大人跟孩子的知识和智能都差不多,所以上苍才安排法轮功来促退。

“如果明天善恶就要清算,你同学还要等毕业,他们不都被共产党拖累遭殃吗?你先看看影片。尽力去帮他们啦,对你对同学都好。你去问问那老师的家里电话,我可以帮你去跟她交流,也跟她说要退出共产党。”小红兴致勃勃地说。

陈东却不来劲地说:“我看问不问的到,估计是问不到的。她从来不说,问也不说,每次说有什么学校解决不要影响到她私人空间。”

“你说,老师,我们如果有事情要找你怎么联系你呢?我自己当老师都会将电话留给我的学生的。”这个小红啊,这时候又有些迷糊了。如果教陈东的这位化学老师很通情达理或知书达理,是个知识份子,就不会令陈东那么恨她了。

陈东说:“老师会说学校的电话,还有其它老师的。”

小红说:“你看看,连人家小学生都跟我说他们要退少先队,你们良知不能输给小学生啊。你的同学要退的,取个化名,我会给他们证书号码。知道吗?”

“嗯啊!哦,知道了。我尽力吧。”陈东说。

“我很愿意帮你跟老师交流。我会很诚心的去跟她说的,希望能帮上你,也帮上那个老师退出恶党。”小红诚心诚意的告诉陈东。

陈东说:“谢谢啦!”

“那我要去山上收资料了哦。我学法轮功4年了,这个功法非常好,所以我们把数据放在山上。快下雨了,我去山上收。”

“怎么学啊,我们武汉有没有啊?什么叫把数据放在山上啊? ”陈东问。

“就是把这功法的一些数据放在山上,”这个小红啊,时不时就让你总在心里猜话意。“人家要爬山路过的可以看啊。我们要让人家刮目相看,自己力争上游,不要像共产党一样都是邪恶的。所以我跟你说绝对不要有报复的心态。”

“嗯。我知道拉!我会努力的!”这个陈东脑子其实还是蛮灵活的啊。

“你可以常常想‘法轮大法好’,这对你非常好。”小红这时候的思维非常活跃,蹦蹦地跳:“我们这边高中生很多在学,大学还有社团。”

“你是哪里啊!为什么我们武汉没有呢?”

“我在台湾啊。武汉也有,只是共产党残酷打压学员,所以外边看不到人在学。你如果想学,我可以教你。第一套很容易,你学好回去就可以炼了。”

“好啊!”陈东欣喜地问:“怎么学啊?”

“我传第一套功法给你,也可以给你看电子书。你是个好孩子,一学就会的。你好好的学,平常多想‘法轮大法好’老师要对你不好,你就心里想真一善一忍好,你就可以不恨老师了。在我心里你是个好学生,加油!你好好学,把动作记一下。下回申请个信箱,我给你电子书,你就可以学这个功法了。”

“嗯啊,谢谢啦。”一路行笔写下来,我能体会到陈东真诚的谢意。

陈东也真该谢小红,尽管她并不看重这些人心的东西。因为她不是为挣这一声谢谢而来跟他聊这么一个小时的。这一小时网聊,陈东获得了思想的转变。

我不时地在一些论坛上,比如博讯,看到一些网络写手对法轮功学员劝退行为不以为然,说的当然是些很幼稚的话,说话的人却以为自己很成熟、很智慧。当然,真正基督教文化下成长的西方人会敬重这种行为的,这让他们能够想起从罗马帝国时代到工业革命来临之前基督使徒、神父们为了把迷在世俗生活中的世人引领到信神仰道从德的正路上来的可贵努力。他们可能只是不太相信法轮功学员会这样做,因为他们的神父们早把说教仅仅当做职业了,眼里的中国人来西方又着实找钱的多。在中共国寨里读书读到高中以上到西方的人都很难重视小红们的劝退行为。他们会固执的认为,人的思想转变是很难的,即使转变了也没大用。

可事实上,小红是在一个小时里让一个对老师充满恼恨的高中生消除恼恨,思想转到帮助同学和老师的方向上来了。当然,这种转变是不稳定的,说不定回到学校,陈东又被那老师折腾了一下,报复的情绪又会泛起。所以,小红需要那位化学老师的电话,当然是对她劝退,可要劝退她就必须也转变她的思想。

转变思想有啥用?不以为然的人会轻蔑的说,以掩饰自己不作为的不智和懒惰。但转变思想其实非常有用。人是理性和心灵相通的动物,转变的是思想,得救的是灵魂。换句话说,人是心神动物,转变的是思想,振作的是精神。

中国人一旦精神起来,中华大地哪里还有中共的立足之地?!@*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11-21 2: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