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细语人生(录音):贾甲的故事(二)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1月22日讯】<--ads-->

贾甲的故事(一)下载收听

贾甲的故事(二)下载收听

(新唐人细语人生采访报导)主持人:大家好,又到《细语人生》的节目时间了,在上集节目中,贾甲先生您有谈到您的苦难的成长历史,由于父亲是国民党,爷爷是资本家,这些都成了您摆脱不了的大罪,所以您被人歧视、谩骂,惊恐和饥饿伴随着您的成长过程。

那么后来您终于有了机会,随着毛泽东的一声令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终于有机会离开了这个苦难的家庭下乡到了农村,在农村的艰苦生活之后,您终于有机会又回到了城市。

由于您自己的才能和才干,被上级赏识和重用。可是后来又由于您的家庭出身,您又被打成了反革命,继承了父辈。那么贾甲先生,接下来的事情又是什么样的?您第二次又被整、您说您第二次下监狱,这又是什么运动呢?

贾甲:就是“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打得到处都是,整个一条街全部是揭发我的材料,几乎我家里面、几乎我所有的新闻,贴到马路上全部是。连那个城市里头都贴我的大作那时候。

主持人:那么厉害呀?

贾甲:那当然!文革一过之后,后来就是邓小平和华国锋的斗争了嘛,这共产党的斗争就没有完结过。唉呀,接下去他们第二天再批的时后又批我爸爸,我爸爸都已经不在了,这我很难过,后来又把我赶回农村。

主持人:您说您从城市回来之后,又下了一次农村?

贾甲:嗯,我又是第二次下农村。

主持人:上次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这次又算什么呢?

贾甲:你听我说啊,这下农村当时有一个什么背景呢?就是当时中央号召的干部去农村去搞社会主义教育。它这个下去,派一批干部下去比方说前几次运动当中,表现不太好的干部,就把我插到这个队伍里头下去;但是每个队伍里头都有比较坚硬的党政机关干部带着下去,我就下到我们那儿的晋城市,无烟煤的基地。

那时候在党校学习三个月,所谓的共产党政策,就到农村,怎么样改造农村,就利用这些干部回去整农村。就是共产党整农民派这批干部,其他人都是党员,就我一个不是共产党员。

主持人:这时候您已经多大了呢?

贾甲:那时候多大了?二十七、八岁吧。

主持人:您说共产党下去又让你们去整农民?

贾甲:那次下去就是这样,共产党就让我们下去整农民去,下去之后我们就被分配到晋城,我被分配到晋城市高登公社仁庄村,干部一人包一个大队,一人包一个村,我也分到一个村,那时有的共产党员他们就非常清楚,通过领导关系呀、认识人呀、送送礼呀,给你分配一个好队。

好队是什么呀?自然条件好的,有水呀、有地呀,人们都是贫下中农村,所以人家把那好村都分配完了,结果剩一个村,这个村是什么村呢?

由于那个地方盖大水库,共产党毛泽东当时就是移山造田嘛,搞“农业学大寨”呀,挖大坑造湖啊,拆散很多村子,重新要组合村子;这一组合村子,每个村子都有好多出身不好的,组合成这么一个新的村子。

这个村子没有人去,可是一般来说,村子不应该让我这样的人去,那个村子都是出身不好的,除了杀人、放火、强奸妇女的强奸村,偷牛的、偷马的、偷粮食的,这些人组成了一个大村大队;可是这个村子也必须要有工作队,可是要派谁呢?就挑了我去,我听他们商量,他们说叫我去不合适,可是没有办法,先叫他去吧。

主持人:可是你本身出身的成分也和他们一样吗?

贾甲:我本身就是反革命,本身就是出身不好叫我去,你想一想我刚被整完了后来又下去改造,没人安排我,就跟着这队下来了。就在这种没办法的情况下,这村子就接了我。

我一进这村子之后,村子的党支部书记、大队长、贫下中农都来看我。“哎唷!来了新的干部,来了大学生。党内的书记村长来,你看你那个住处安排到哪儿?咱们村子里有这么几户贫下中农,这户是贫下农民但这户偷东西,这户是贫下农这户有本事强奸幼女,这弄上去。地主地主地主。”

你看这样吧,我说贫下中农的家我也不住,地主家富农家我也不住,你给我找一个下中农吧,我就为什么要住到中农家?这样比较好一点我可以团结大多数,我直接站到这个地主家里,他和我们平常对着干,这平常都有点问题。

可如果说我站在平常人家里,地主这家伙在我从那边想我对地主是有感情的,我能整地主,所以我干脆住在中农家。

哎啊啊!住到我房里家里干净,就找点好点住,这晚该睡觉了。这时候村长过来说就找我商量:小贾咱们活动得请示一下,这明天咱们要搞一个批斗大会,批斗谁批斗谁。

主持人:您刚刚被批斗完。

贾甲:他们不知道我是什么情况,他们对着我这么干,可我心里想商量啥,大爷就不喜欢这些东西,我心里老想还要跟我批,我说咱们过一段时间再说吧!好,可我一说他就不敢做了,我得同意,要不明天上午早上起来他得叫地主富农给敲锣,他不能让他们闲着啊!

当当当我是地主啊,我是富农啊,我说:”这先别的,我得顺着情况不太了解,等我摸了几天之后咱们再做,你看好不好?”那么现在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你从现在就开始要通知每一个村子里的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要告诉他们,我们明天晚上时候所有党支部所有的党员干部都要为我做一件事,我们要开好一个会。

这个会里的任务就是帮忙每一个都要叫到,一个人也不能落,只要有一个人在外头就是你们不负责任。

“好,你放心,我们都来,谁也不敢不来。”结果到了晚上,村干部就把他们都集合到这了,介绍来的谁谁谁,就叫他跟大家跟大家做报告。我说活一个人很难,一生难免有这样的不足和那样的欠缺,这人的一生哪能不犯错误。

这个村干部就看着我怎么没说党的政策呢?谁不愿意自己爹是共产党的高官、将军、红军、老革命谁不愿意呢,可是自己的出身怎么能选择呢?无法选择啊!谁不愿意自己爹妈是县委书记,这都是无法选择的。

但人生当中难免犯错,错了怎么办?改!改了就好了,错本身就是一场学习,只有通过错误你才能得到教育、学习和提高,不错怎么成长呢?

我跟大家现在开始宣布,我们以前的事我们从今天开始做报告,划做一条线,你以前的事我们一概不提它了,就从明天上午开始,明天早上我们四点钟起床,第一小队做什么、第二小队挖洞、第三小队是割草、第四小队的人是整个把全村所有的粪便要倒在上面、平常时间我们上要上村里头要干点农活搞农耕地。

早晨四点的时候,这活就干起来了,当时我给了部队几天活,说要搬到哪个山头拿下这个土之后然后把当时的草挖一个大坑,然后把这些草搁在里面然后把农村所有家的每一家的粪桶倒在上面,然后盖上我们闷它十五天。

到了村的第二天我们村子里就发动起来了可以说“抓革命,促生产”,在地区时候写过好多农村管理,我还不懂这个呢!另外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原来在农村呀。

主持人:就说等于以前学的现在用上了。

贾甲:我对农村那套非常熟悉是吧!我也跟他们在一起干,可是你其他对党内的干部进村两个月了也没有发动起来农民,他骂着共产党的政策,那一年也怪,那一年是我们进入历史上最大旱的一年没有水,但是我在的那个村子里旁边里有湖,,我们有水。

另外加上我科学种田的管理方法,我们那年是晋东南十六个县中丰收的产量是第一,是在全区的干部授田农村改造第一个发动起来的村子。

主持人:以前是最不好的现在是最好的村了。

贾甲:当我那年结束在农村一年零一个月,基本上我这改造就算改造成功了,因为我成名了在这,然后零二年就不愿把我放在农村是当时他们的政策,但后来全区表彰我,所以我再回到常州时是车把我接回去,所以后来批判我的人说:唉呀,我的妈,贾甲真可以,当下批判会就有人说,回头坐小车就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后来你又回到什么地方呢?

贾甲:我能回到哪呢?我还是回到我那个歌舞团吗,那里有好多出身不好的。那个团里因为大家都是搞艺术的,你出身不好还写不出什么,我就回去做了。

主持人:回去之后做什么呢?

贾甲:回去之后,我想回来干嘛呢,后来我就跟领导商量商量,让我去经济部门吧,后来就这样调到山西省公交社晋东南办公室,公交社什么意思?就是管全晋东南地区的农业生产、物资、化肥、机械、农机、拖拉机、种子、肥料,农业生产资料的这么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

主持人:好像还有点对口。

贾甲:我就在基层科,管理全区的农资公教社的经理啊厂长啊,指导他们也得搞培训,当上后我后来又写商业管理、市场推销、市场管理,我又开始教市场学,当时我是山西第一个讲市场学的,那是七几年我就开始讲市场学了

主持人:后来你又是什么时候上了大学呢?

贾甲:这后来我又写稿子后,商业部有一个干部是著名的教授让我跟他合写一本书,写一本市场学还有市场预测,后来我们写了这两本书,后来晋东南有指标叫我去北京大学上学,我到北京大学后,还断断续续代课。

我从北京大学回来是一九八四、八五年吧,回来就开始讲课,那时候我名声已经很大了。因为就像关贵敏说的,后来听说贾甲到北京商学院了,从那时候开始我在北京就开始讲课,给很多中小企业就开始大规模讲课。

主持人:贾甲先生我想请问您,像您这样的家庭出身,而且您后来又扣一个反革命这样一个帽子,那么您是怎么从一个无党派人士慢慢升到中共官员这样的地位,并且掌握山西省专家审批大权呢?

贾甲:所谓能管这么多,又非党员管这么多高级干部、高级专家呢,首先呢我都是慢慢逐渐形成,推促而形成的,随着社会的发展共产党的控制,共产党的管理也就失控了。

所谓专家人才是什么概念呢,就刚刚问题也说了,什么专家,高级人才、高级干部、有权的、教授学者、有知识的、会管理的,本身有能力的都可称其为专家,我是那里的法人代表秘书长管理全山西省的高级人才。

不论他是人大主任还是省长副省长,他原来都是干部是当官的万金油,他为了很好的巩固自己的权力和形象,他都需要一个专家的帽子。

主持人:那是不是有了职称了、有了学历了、有了领导权了就可以称其为专家了呢

贾甲:专家是什么呢?是依据他的真才实学和他对社会所做出的具体贡献来定他是否具有专家资格,并不是说你有职称了就是专家,不是这样的,后来中央就采纳了我的观点,要以真才实学不以学历为主,就采纳我们的观点。

主持人:好,您已经回答我问题的一半了,那么下面的问题是科技专家协会是怎么样一个组织您能不能再说一下?

贾甲:科技专家协会是中共组织部直属的这么一个组织,因为共产党实行的是党管人才,凡是在专家协会地地道道是人才、真正的人才,党管人才、党管干部。那么全国除了山西省专家协会是我贾甲一个人是非党干部,其他个个省所有秘书长都是组织部或其他官员来兼任这个秘书长,唯独山西不是。

所以我们也直属于组织部,我们的业务范围在科技厅,人才管理在人事厅,党的人才管理在组织部,知识份子办公室,这个组织里都是各种各样高级人才,各个领域、各个方面高级优秀人才,包括各级领导干部优秀人才都在这个组织里面,他们都填表都画押、都写申请、都拿到专家资格证书。

所以我们就给了他,所以大量干部都进入我们组织,都拼命往我们组织挤,要我们这个名称,要专家称呼,来提高他的地位巩固他的地位,巩固他的权力提高他的工作效率。

但是我们这项工作也就有效的推动山西或者中国的现代化发展,促进大批人才成形,比如在山西在中国大陆很多这种情况,很多从事一辈子这项技术,到了娴熟的地步,非常高超,对我国进步做出最大贡献,但他没有必要上学、没有上过学,做得非常好,这种人太多了。

煤矿系统、冶金系统、炼钢系统、化工系统、这种人才太多了,是吧,但是他没有学历,但他技术是高超的,通过自学搞了很多创造发明,那些我们都认定他是专家。但是后来中央有些政策,中央也采纳我们的政策,中央后来下的档就是给全国。

主持人:贾先生您是国民党的后裔,可以说经历了无数的苦难、恐惧,到了四十多岁才解决了自己这个吃饱的问题,那么您的罪过仅仅是因为您的父亲是国民党,今天您终于借助这个旅游的机会去了台湾,其实您还有很多机会去其他的国家呀,那么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台湾呢?

贾甲:我选择台湾有好多因素,台湾都是中国人的地方,那么我出来就想救中国大陆,就是想当中国人。从语言上从文化上从历史背景上没有任何风波。另外台湾政府按照道理上来说他应该对共产党有强烈的不满和仇恨,因为他的政权就被共产党非法篡夺了。

另外,我本身也是国民党的子弟,我本身就是中华民国的公民,就应该这么说。

另外大陆人民对台湾人民这五十七年来一直向往台湾,盼望着台湾,四代人在中国大陆整整四代人盼着台湾能够回来,共产党说它们要解放台湾,这胡扯,不是中国要解放台湾的问题,我们必须转变观念,对吧!

另外,我想到了台湾之后就可以实现我自己的计划,中国很快就会进入现代化、进入富强的国家,所以我想在台湾可以实现我这些在目前大陆未实现的理想可以在台湾有效的实现。

还有台湾当时正是最乱的时候,什么最乱呢,台湾红蓝绿这三种之间打成这么严重。

主持人:本来没有红的呀?

贾甲:可是台湾现在都变成红军了,大陆都没有红军了现在,跑到台湾去了,可是这一切是共产党从中作梗,从后挑拨,所以我去台湾我要告诉台湾人民,千万不要上共产党的当,非要给共产党创造机会,非要把他们自己台湾搞乱,叫共产党过来乘虚而入,傻啦!

所以我要去告诉台湾人民,大家重新转变认识不要造成误解,看看你们的背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背后有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共产党。我要告诉他们人民,不要上它们的当。

当然台湾人民有很多的人为什么要和共产党搞在一起呢?这是可以理解的,大陆是自己的家乡,谁不愿意自己回来看一看。但是我们不要把这些东西成为上共产党当的借口,台湾人民应该手携手和大陆人民实现大陆的民主,台湾的民主才能长存,台湾人如果想独立的话才有可能,是吧!

只要大陆实现民主了,哪个台湾人都可以来大陆居住,都可以买房子,不是回自己的家乡,就住一住大陆是不是,所以我们不要上共产党的当,所以这也是我去台湾的原因。

当然想去台湾的人太多了,关键是说中国民主要实现在大陆,所以我选择了台湾,其实除了这些原因还有,其他原因还有。

主持人: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过去共产党他教育人民时,国民党是十悪不赦的大坏蛋,那么最近呢,大陆搞统战国民党连爷爷回来了,连爷爷回来了,连大陆人都说喊的很肉麻。那么我记得那个时候,还会有一些文艺活动的宣传,你比如剧中的主人公,他握着过去死对头的手,感慨的说,事过境迁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相识一笑泯恩仇。

贾甲先生,您认为他们为什么要欢迎国民党,中共是不是真的变了?您身为国民党的后裔,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贾甲:比如说刚刚那个连爷爷,这个明显的是这个连爷爷上共产党的当,怎么能说把以前的杀了的杀,砍了砍就算了,就放了那怎么可能?您怎么能说这种话,你连战,你的爹你的妈没让共产党杀了,你老婆你闺女没让共产党强奸了,你说这话,如果你老婆你闺女叫共产党强奸了,你爹妈让共产党杀了,你说这话,别人说这话,你什么想法,我问连战这话,过去就过去了?

主持人:您说这过去我就联想到,在中国大陆有一个民间的国民党,他们组织一个泛蓝联盟,他的组织者之一,孙不二先生要公开参加这个选举,结果被打的头破血流,满脸是血,同样都是国民党,这个态度怎么有这么大的不同呢。

贾甲:这就说明什么?我为例说明台湾人不要上共产党的当,这明显的是骗台湾,如果说共产党真的是要欢迎国民党的话,那这个孙不二的,肯定你成立吧,对不对,成立吧,我们支持你给你房子,给你地。为什么把他镇压了呢,明摆的骗他,你说他傻不傻,他那个红地毯好走吗?他那个车你没得坐,找不着车座你坐他的车。

中国有十亿农民,种的都是农产品,现在都卖不出去了,烂的遍地都是,大陆西瓜一两毛钱一斤,卖不出去,你说你台湾的农产品跑到大陆来推销,那明白共产党骗你嘛!怎么可能嘛!你怎么这么傻呢?

所以我说当时候为什么去台湾,我就是要告诉台湾人民,千万不要相信共产党,共产党支持的我们要反对,共产党反对的我们要支持,共产党就是地地道道的在骗你们中华民国,骗国民党,为什么我要去台湾,就是要告诉他们不要上共产党的当,那我们大家就要帮助大陆实现民主,结束共产党的残暴统治,这个台湾的民主才能得以保障。

主持人:那么您也就此谈一谈对中国的看法,您毕业于北京的商学院,目前也包括台湾人或其他的国家,这个投资中国,很多人去中国做生意,看好中国的这个市场,那您做为局内人呢?请谈谈您的看法。

贾甲:现在为什么说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得以巩固呢,就是台资、外资支撑共产党。

现在您比如台湾现在的动乱,台湾人民都说我们的就业机会没有了,生活水平下降了,那肯定是这样,因为你把就业机会给了大陆了,你把钱给了共产党了,你台湾这个小地方有多少钱,你有多少就业机会,你打陈水扁解决问题,不是陈水扁的问题,是共产党的问题,你怎么糊涂成这了!

所以说我们建议就说台资,不要再帮共产党,共产党本身大陆都是公有制,所以说公有制所以没有人给他干,但是他这个台资企业、外资企业、港资企业,你现在有这个帮助的功能,另外他更加敢了。

另外更加影响了公有企业,迫使公有企业好好干,人家都不给公有企业,都给共产党好好的干,所以迫使大陆好好干,他们起到了很大的副作用,他们帮助共产党对大陆实现民主起了副作用,现在是这种情形。我想去台湾去跟世界人民说说。

主持人:那说中国市场很大吗?

贾甲:什么市场很大,哪里市场不大,共产党在吸收外资上,坦白说的话,只有利用外资、利用台资、利用港资,利用外面的,利用国内的利用不起来。所以说共产党在利用外资上打破一切惯例,只要能够把这个外资吸引进来,什么都没有关系,什么手段什么条件都给,为什么?

他就是想利用外资来巩固权力,可是现在外资在中国就是要跟共产党合作,共产党在国内的时候,就疯狂的破坏自然资源,破坏地球,糟蹋地球,现在像中国大陆,山西的煤都挖的差不多了,整个都是,大陆没有一块好地方,生态资源都整个破坏完了。

所以为什么现在全球什么空气变暖了,冰山融化了,地震,这些自然资源破坏多了,就是共产党这十五亿人在破坏地球,你想可怕不怕呢?

所以你不要认为外国人在中国,好像开发中国大市场,事实上是自己在毁自己的家呢,最终地球都要爆炸呢,现在地球多少事情,还不都是中国人造成的呢。

中国有十五亿人,你想一想,这十五亿人,共产党没有统治中国的时候,中国只有三亿人,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共产党一统治中国的时候,就那十五亿人,他提倡人的因素低,有人就有一切。

主持人:后来不是计划生育了吗?

贾甲:他们后来一看十五亿了,垮下脸一变,实施计划生育,现在整个大陆人口结构变了,就一个小孩,两个爷爷,两个奶奶,结构都变了,你看那双方男女结合,这男方有爹妈,这女方有爹妈,只生了一个小孩,这上面老爷爷老奶奶的,老年化什么问题都突出了,另外他实行计划生育,他并不是把这个生育计划控制住,反而更推动人们拼命去生。

主持人:为什么这么说呢?

贾甲:为什么这么说呢?它采用计划生育的时候,就那什么罚款,这基层干部在农村罚款,他一见你生了,他找你了,好,一个孩子五千,可是这人们为了生孩子,五千五千吧,一万也得给啊。

主持人:可是那个时候,很多都强迫堕胎啊?

贾甲:有没有,有。但是后来共产党的基层干部悟出个道理,干嘛放着钱不挣,好,你越生越好,你生一个我挣五千,要一万,所以他又鼓动人们去生了,尽管是说一胎政策,为什么一胎政策没有实践,反而人越来越多了,这就是共产党认识到这腐朽的干部,干么放着钱不挣,叫他生吧!

所以促动着更加生产,到现在什么流浪的,一度农民,好几个都是这样生的,反正一胎化政策没有执行了,不一开始有迫使人三四个月架着孩子的情况,这个确实有的,全国各地确实有的,但是这个后来减少了,咱们共产党意识到干嘛呢,挣钱吧!

所以现在十五亿人,你想这十五亿人在中国这个土地上,都要花的,都要当老板,都要开发资源,都要使用资源,你想对地球的伤害是多么重大,再加上外国人疯狂的和中共合作,中国共产党每天吸引很多外国人来,可是这是把地球自然环境生态遭蹋完了,所以现在地球上多少灾难,这都是中国造成的。

另外你现在把中国共产党扶着,你现在又从经济方面,自然环境方面遭到破坏,你不是政治的角度上,共产党现在把世界都统治了,你看看现在跟那个北朝鲜,这还不是这问题,它利用北朝鲜核威胁要要威美国,这所有的核武器都是共产党输送的。

所以说这个外资企业不能够跟共产党合作,帮他挣钱,挣啥钱?他骗人嘛!最初这些外资企业的钱都拿不回去,只要稍微有一个变化,一文钱都拿不出去,在中国大陆所有的投资,都要在中国大陆上,你现在中国大陆就是一个大脓包,就一层一层化,一层一层破,外国人什么都拿不走,这肯定,肯定的!

所以提醒这个外资企业不要和这个共产党合作,可以去投资的地方很多,不要去上共产党的当,共产党就是到最后到垂死的淘汰了,他们不管一切了,他们现在把他们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我要告诉大家,就是糟蹋世界了,你把中国破坏了,美国那边也坏了,而这个地球是一个整体,他不是分开的。

你两个月球上你行,你糟蹋那个月球上,这地球就是一个整体。你把他肝弄坏了,全身你都完了,你把一个胃弄坏了,你全身都完了,甚至于我告诉世界要进入联合国,不能和共产党合作,千万不要上当,要从整体上考虑,不然人类就要遭殃了。

主持人:今天节目的时间又要到了,在下一节节目中贾甲会有更多精彩的人生故事,要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忘记收看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附第一集录音:

点击下载

(据新唐人电视台《细语人生》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11-23 5: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