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美梦成真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人生如梦,似浮云变幻,飘忽不定!像逝水滔滔,永不止息!如红日西坠,何等快速!这曲折的历程,给每个深陷其中的人,不同的体验与省悟。“老来可喜,是历遍人间,谙知物外,看透虚空,将恨海愁山一起挼碎。”(朱敦儒.念奴娇)在历尽沧桑之后,大都能看透红尘,超然物外,人间的忧患不必在意,空虚的失落感无需喟叹,那是纷繁复杂的世情与执著不放的妄念,所产生的幻象而已!只要思想能超越,心情能解脱就什么也不是了!

的确!心境的转变,往往只在一念之间 ,当心里充满欲望的时候,永远不会对现况满足!而一旦停止了贪求,才会重新认识身旁事物的美好!永远没有一个人能自负的说:我得到了我所想要的一切!只有彻底了悟的人才会说:我乐于拥有属于我的一切!“知足常乐”!一个人只要内心宁静,无论什么境遇,都能随遇而安!相反的,贪欲过多的人,却是终日坐拥愁城、寝食难安!境况好,有好的不满!坏,有坏的苦恼!那真是终其一生,身陷囹圄,可怜复可悲!随其自然,无求而自得是最佳的人生态度!

其实,人一生里所能获得的,老天早就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啦!只要名利得失的念头淡一分,潇洒自在的境界就多一分,管什么贵贱?论什么高低?想开了,就明白一切的苦恼烦忧,都是人自找的!只要敞开心胸,随缘适性,人世的乐趣挺多,正等着你去发掘哪!

就像我的学画,初始的念头再单纯不过了:只因欣赏纯正的美!只因爱看古典的画!然后想到,如果我也能画,那多好啊!只此一念而已!同时因自己个性急,什么事都讲效率,动作又快,相对来说,闲暇时间就长啦!又不爱逛街、旅游、打牌、聊天的,想想退休之后,那漫漫长夜,绵绵白昼,怎么消磨?如何打发呢?去学点技艺什么的,就不会无聊了,如此而已!从没想过成名,更没动过念当什么画家开个展的!可是后来的发展却是出乎意料之外!

如果说我有什么痴心妄想的话,那就是学生时代,有一阵子想当作家!那时是报纸的全盛时期,经常举办“征文比赛”,优秀作品日日在副刊连载,弄得我心猿意马。后来掂掂份量,再透过管道明白,每家报纸都有自己的人马,外人想踏入其中,可是难之又难!于是知道这只是水中捞月的徒想而已!

二十年前,课余之暇,被同学硬拉去她姐姐所开设的课后辅导班里敎儿童写作,一敎就是五年。这期间,课前准备的指导材料及示范文章,一积累就是四、五本笔记。想不到二十年之后,拿出来删删减减、修修改改,再添加些时新的题材,就成了“小弹珠日记”这一个专栏!有意思吧!

再后来,把年幼时,曾经幸运地拥有过的那段悠闲时光,那些美丽隽永的回忆,写成了“奶奶的画与话”,企图唤回那远去了的岁月,重拾那无法挽回的闲情逸致!水彩画创作时,缤纷的思绪,配上独特的画面,整理成“画外思絮”,抒发自己的画论与体会!而今,退休后修炼的日子里,将大半生里记忆中的图像,挑出片片段段,写成这个专栏,这些全都在今日里,为了证实法而用!其实生命如果幸运的话,真是充满玄妙与神奇!

如今,我常会无限感慨的想:“我竟然能美梦成真!老天对我太眷顾了!”感激之余,再加上修炼之后,我清楚的知道:这并非我个人的努力,而是别具更深的意义与内涵,其中有自己应尽的义务与应负的责任。现在就更明白,原来这也是一种修炼的方式!

你从事这类技艺的学习,就得全身心的投入:锲而不舍,全神贯注,不得分心!沉淀杂念方能心无旁鹜,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而且所耗时间一定很长,在这段持续的过程里,你的思想只专注于单一的事,无暇也无法去顾及其他的一切,无形中就增加了定力!外在的影响力大大的减低,慢慢的对你失去了作用,形成不了诱惑,你的技能随着熟练,也就不断提高,也就能创作出更美、更有难度的作品,而你的定力也在这其中加深。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点体会而已,正确与否,不得而知!

蚕蛾跳不出自织的丝茧!人也像藤萝一样,萦绕在万丈的红尘里,挣脱不开!生命如果想过得像白云的飘逸、流水的悠缓;或想拥有一池夏荷的淡香、几许美梦的成真,唯有加入修炼的行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晨,天濛濛亮,收拾妥当步行炼功去!晨风带着点儿寒意,习习吹拂,但浇不熄心头的喜悦!缓步前行,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心情无法再维持宁静安详!巷弄两旁停放的汽车挡风玻璃前,是两个可口可乐空罐;后车箱盖上,歪倒著一个味全牛奶纸盒;那自行车前的篮框里,有一袋没吃完的麦当劳薯条;摩托车的后座上,丢了个啤酒瓶!再转上马路边的人行道、候车亭,更可怕!到处是插著吸管的密闭式饮料纸杯、扯开了拉环的易开罐……,拼拼砰砰的随着风儿打转;候车长椅上,堆满了包装食物的纸袋和一堆堆流淌的酱汁黏液!想找个地方坐下休息都难!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 还有一件事儿值得大书特书的,记得好像还念女师吧!有那么一天,和同学一起去观赏心仪已久的音乐经典名片“翠堤春晓”。史特劳斯优美动人的华尔滋舞曲,虽不会跳却早就耳熟能详,再经报纸影剧版着力推荐,我俩早已迫不及待,好不容易上演了,怎能错过?那时晚上演两场:七点和九点。我们买了七点那场的票,进场时已八成满哪!
  • 小学时没什么娱乐,只有学校偶尔带大家到戏院观赏武术气功表演,什么开砖、卧钉板、金枪刺喉、耍刀弄剑……等等,也看过几场魔术和马戏团表演!那不可思议的戏法,那匪夷所思的变化,看得我们惊叫连连!还有那些狮、虎、马、猴、象……精湛的演技以及小丑逗趣的肢体语言,引得大伙儿欢声雷动!当时收费低廉,每个人出几角钱就能满足那小小心灵的好奇与刺激感。不久,有了外国电影输入了,旧戏院纷纷改装成电影院,新戏院如雨后春笋般不断的出现!随着国民所得的增加,人们开始注重起休闲消遣来,因此只要换上新片,电影院里就门庭若市!

  • 那长达十年的光阴里,洋裁技艺日渐纯熟,周周有新衣亮相,同事由初始的赞叹到见多了习以为常,终至不闻不问,但心中的羡慕溢于言表!知道我的布料来源都是“伸手牌”(地摊货),一身合宜的三件头套装,成本只不过新台币三十元至八十元不等,从没超过两百元!常有意无意的损我:“省下这么多的治装费干啥?”哪个人身怀六甲了,赶紧做两套孕妇装送她!遇到教师节,事先找到儿子的老师仔细量好身材,做件洋装或外套的送她当礼物,物美价廉又合身!不像买的成衣,街头巷尾老遇到穿相同花色与款式的人,擦身而过,都成了制服呢!
  • 这样一来,我们三个人真是欲哭无泪,知道上了贼船!大郭忍不住了,首先发难,一个半月之后逃之夭夭!小杨勉强撑了两个半月,也就随之打退堂鼓了!如今剩下我形单影只,更是兴致全无!为了避免母亲嘀咕,学了三个半月之后,借口得花钱剪布开始实际操作缝纫,但没这笔预算而划下句点!尽管母亲心知肚明,但嘴上没说什么。
  • 三年女师毕业后,开始就业教书了,当时还不满二十岁。填写各种履历、资料、报表时,那“年龄”一栏实在难以下笔,知道人家一定都另眼相看: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虽然对无法上大学一事,内心一直耿耿于怀,可总算捧起了解决八口之家“吃饭”问题的铁饭碗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 这位敎水彩画的老师,温文儒雅、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尤其醉心古典骈文,一路行来那真是著作等身。年轻时即享有盛名,如今跨足画坛,以水彩渲染画的田园风光展露头角!他的教法与国画正相反,一定当堂先画一张,多半以八开为主,间或画几张四开。作画的步骤交代得很清楚,边画边告诉你如何控制水分;如何拿捏恰当的湿度;什么时候画远景;中景何时下笔;近景又怎么表现……,事无巨细,全都倾囊相授!示范完之后,我们再依样画葫芦的现场临摹一张。而且他为人幽默,言谈风趣,因此人人学画的兴致非常高昂!我把这每周有限的三、四个小时,视为心灵与艺术的补给站!
  • 初中和女师六年的寒暑假,就在阅读、习字与素描里快速飞过。几年书敎下来之后,不能免俗的升格为人妻、为人母,在级务与家务里浮浮沉沉!整日里,手中拿的不是粉笔、红笔与教鞭,就是奶瓶、尿布与锅铲!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将所有的艺术细胞消磨殆尽;把仅有的一丝绘画念头泯灭于无形!
  • 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业,不外乎演算些题目,读几本指定的优良书籍写个心得报告……等等,其中必不可少的是临摹二、三十篇书法,许多同学都把这视为苦差事,而我却乐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作业就是书法。

  • 这六年当火车生的日子里,除了中国古典诗词和西洋文学名著之外,鸳鸯蝴蝶派的言情小说大行其道,我们这些清一色情窦初开的女生,迷得不可开交:那一波三折,爱得死去活来的恋情;那错综复杂的多角关系;那哀感顽艳的情节以及缠绵悱恻的描述,把我们弄得神魂颠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马王子,编织著恋爱梦!日日在“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许”里痴迷沉醉……!现在想来,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