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14)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4日讯】茂林一家住在望南村围外西边,不远处有一弯养着鱼虾的长长水潭,潭边一块接一块自耕菜地,果树、竹林、瓜瓜菜菜,好一片绿意盎然的田园景色。沿着潭边园旁的泥路,茂林边领儿子朝围中走去,边眺望着这一美景,它的勃勃生机同他今日满腔的光与热正好情景相融,诱发着种种新希望。走到转弯处,他炯炯有神的双目才离开望南村这条优美的风景线。

  来到村中这“鹤立鸡群”的“鹤”前面了,父亲刚停下脚步仰头翘望,儿子却先惊叹道:“哎哟!我好久没来这边,黄鳝眼诚公的洋楼建好啦!真好看。”“是呀,真好看。你想上它楼顶看看吗?”茂林转向孩子说。好呀!快上去看看。建筑队主要人物来自城里,也在望南请了几个工匠和小工,茂林同他们相识,一打招呼,领工便允许父子俩进入新楼参观。眼下工程进到装门装窗,砌炉砌灶。这父子一踏入四层高洋楼门前被槛杆围住的”地塘”(土话,可乘凉、晒谷的水泥地),影入眼帘的地板是用他们作梦也梦想不到的闪亮而带红花瓷制地砖铺成,两双黝黑光脚板在它上面轻轻挪步,生怕踩碎似的。入楼内一望,对父子俩,简直是崭新的世界。一层又一层上去,厅、房、窗台,精致还是精致,小李朗看得连说,好靓,好靓!上到天台(楼顶),环视一周,更是难得的天然与人工混合的美景。前望不远,滔滔微蓝的江水蜿蜒地自东而下,江岸那漫长的翠堤,像两条绿色草龙长与东江为伴;后望一二十里外的罗浮山,层峰叠峦,艳阳下清晰入目;近看,稻浪,密集的树叶、竹叶、蔗叶,合成一片绿色海岸,村边七个鱼池,艳阳照射下好像镶在大地上的七块大明镜…年近半百的茂林得此高楼之赐,还是头一次能从高而下看到家乡美丽的全景,心胸为之开朗。

  小李朗停立天台中央,双目多番轮转四顾,饱览如在画中的望南景色后,未历沧桑的少年胸怀不禁好像风吹浪的起起伏伏,高兴地问父亲说:“爹,你说黄鳝眼诚公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能修起又高又靓又可看风景的高楼?茂林一听,心中暗喜想道:“给孩子提点出路时候已到。”于是故作随意答道:“你先考虑考虑,大来你想不想像诚公这么有钱,怎样才能得到这么多银子?去抢去骗吗?”“当然不能抢不能骗,可怎样才会有一大堆一大堆钱?我想不出来。”“你再想想,当诚公像你今天一般大,是不是就有一堆一堆钱?”“我想不会吧。”李朗见父亲问得有趣,不禁笑了起来。

  从洋楼天台下来,茂林领着儿子又从围中朝围东走去,这段路开有六间村中小店,边走边讲着诚公的故事,李朗静静地听着:诚公原名李向诚,孩童时一双眼睛长得长而小,笑的时候总眯成一条缝,神似黄鳝眼。望南有给人起“花名”(地方话、诨号)的风俗,只要起得恰当,被叫的人大多不反感。说话间来到新闸门杂货铺子,茂林说:“阿朗,进去后,你要看人家怎样做生意。”儿子便站在一角,眼瞪瞪盯着。茂林朝高高瘦瘦、额角微秃的老掌柜说:“楼叔,近来生意好吗?我想买包石虎烟丝。”闻声,他一转身便从后面货架上拿下一包,放在台上答道:“生意嘛还算不错,精仔林,今日不出田,领孩儿过来买东西。”“是呀!”边说边掏钱付账,掌柜依价退了余钱。

  走出店外,茂林问道:“刚才一买一卖,来来往往,你都看清楚了吧?”儿子说:“记下了。”“钱柜对面三张长条凳上坐着几位老伯,你注意了吗?”“看见了。”行了一小会,又来到被村人叫做”新铺仔”的杂货店前,李朗止步兴趣浓浓地望着这栋低矮、装潢上却有点新花样的小楼,二楼前端是个半圆形凉台,它的围栏中央涂满白石灰,上下画了两条粗黄线,并以红漆写下“益均栈”三个大字,凉台下面左右又竖起两根白色细圆柱子,这一点点花俏,便给望南这个有六七百年历史的古老村庄,添了些微的现代洋气。它的楼上住人,楼下作铺面,摆着生活农作、捕鱼捞虾用的小商品。留着本地怪异发型,头顶刮光,左右后三面却留有两寸多长头发的老板养鱼葵,这时正坐在凉台下门前一张卖鱼台后面,看顾着几大块还未卖出涂得鲜红鱼肉,不时抓住用小竹叶扎成的小扫,挥走嗡嗡叫着的绿头苍蝇,见来人便笑着说:“茂林老弟,今日什么风把你从西边吹来,这里两块大鱼腩,等着你来“帮衬”(地方话,购买)呢!”“葵哥,看你没客仔,屁股都坐痛了,就给我切个大半斤吧。”“好家伙,看你多啬,留着钱买地哩!”“家里人少,尝尝鲜也够了。”茂林摆手叫儿子过来,快喊声葵伯,李朗依着叫了,养鱼葵抬头一望说:“看你儿子,长得比你还精灵,调教好,长大后有出色。”“老哥,承你贵言!”茂林付钱拿了鱼,笑着告辞了。在益均栈与杂货铺相夹着的一小片地,是望南村有悠久历史的新闸门市场。晴暖天早晚两集,一、二十个摊档,出卖自产瓜菜水果鸡鸭,自捕鱼虾,以及猪、牛肉等。茂林向摆摊老妇买了姜葱回家蒸鱼。

  父子来到村东,在百寿堂中药店前看了一阵,茂林说:“阿朗,你看掌柜称药多细心,称尾翘高了便从称盘捡出一些药,尾低了,又加上一点。为什么要这样讲究?药称多称少对病人都不好,一定要按照医生处方所定的份量给药。”“爸,依你讲,做生意,要比耕田更细心了。”“你说对了,卖糖卖米,也一定要称够数,少了,顾客会说你克斤扣两,称多了,老板却要亏本。”(未完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到此,李朗歇了歇又道,“说实在,我们到石虎镇这些年了,光顾荷塘馆也就这几回,每回都是为了重要的同业应酬。我们这些小本生意人,就靠赚得多花得少,才能多点积累,把生意一步步做大。爹、娘多次来石虎,我们这才第一次陪你们来这么高级的餐厅享受享受,现在还要请两老原谅原谅。”李朗边说边向父母轻轻点头。母亲急着说,“父母子女间,用不着计较这小事。”茂林笑笑道:“几年前,在望南村就听兄弟们传说,嘻,李朗发达了,还照旧很少上茶楼吃点心,不爱去餐厅食饭,我一想,这可好呢,阿朗懂得赚钱,也懂得怎样用钱。”儿媳俩听进耳里,乐得直笑,在石虎镇这次小住,夫妻俩或者一同、或由一人陪二老又上了几次馆子,让他们再尝尝陆雨亭等酒肆的清甜脆冬瓜角,美味千层糕,鸡丝鲜笋黄鳝面,干贝汤饺等石虎名食。他们想,父母老矣,是尽孝道的时候了,再错过时辰,那就难以自恕了!
  • 石虎镇,朗记布店店东李朗,早年从布货郎上升万贯富翁,买卖上又谨守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商德,多年来美誉已遍传镇上。虽然他从四里外的望南村迁入石虎镇近二十年,可少时自贫穷农家养成的一些习性,至今未改,也成镇民喜闻乐道的趣事。
  • 望南村,地处沃土平川,河网纵横的珠江三角洲。前临曾是清澈微蓝的东江水,后邻闻名全省的罗浮山。相传村始祖建村于南宋末年,至今村史七百多年了。
  • 资深媒体人朱执中先生以古稀之年开始创作小说《望南春与冬》,显示其老而弥烈的壮心。小说中的望南村及主人翁均以作者家乡人和物为原型,通过主人翁在民国年间和中共统治时的不同境遇还原中共暴力土改真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