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加坡判反对党领袖徐顺全入狱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如疆新加坡报导) 新加坡初等法庭23日下午宣判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等三人非法演讲罪成立,徐顺全被判罚款5000新币或坐牢五个星期。被控的另外两人是民主党党员甘迪和民主党支持者叶景和,分别被判罚款3000和2000新币,或坐牢三个星期和10天。
  
三人全都拒付罚款,被迫入狱,以表示对新加坡司法不公的抗议。闻判后,徐顺全妻子带领三名年幼子女上前与丈夫拥抱道别,三人与在场的其他亲友和几十名支持者道别后,从容地跟随警察离开法庭。他们过后被带往女皇镇拘留监狱服刑。
  
徐顺全等三人因今年4月22日在新加坡义顺居民区售卖民主党党报《民主报》并与民众交谈,被指在没有准证的情况下发表公开演讲,违反了“公共娱乐与集会法令”。 除了今年4月22日的这起事件外,徐顺全和叶景和还接到了警方发出的另外七张类似传票,针对他们在其他时间地点的活动。这次的审讯结束后,新加坡总检察署和法院将安排对其他七起控状的审讯。
  
徐顺全结案陈词赢得热烈掌声
  
23日共有约三、四十名亲属、民主党党员和支持者到庭聆讯。徐顺全等三人没有聘请代表律师,整个审讯过程都是自我辩护。
  
法官谭东光在判词中说,徐顺全等三人在审讯过程中没有提出能够推翻控状的证据,既否认演讲是在公共场合进行,而发表此演讲是没有准证的。对于被告对这起案件“存有政治动机”的大量论证,法官的回应是“论点与此案无关”。
  
徐顺全以20分钟的时间宣读了题为“对司法公正的嘲讽”的结案陈词,赢得旁听席上支持者的热烈鼓掌。但是支持者的鼓掌遭到法官严辞警告,法官和庭警要求他们遵守法庭秩序。
  
徐顺全在结案陈词中说:“吴作栋资政在1997年承认,当时的反对党人邓亮洪曾向警方举报行动党人。这份报告马上就被呈交给内政部长黄根成、黄根成又马上呈交给内阁资政李光耀。这之后,李光耀动员他的十名同事与他一起展开了一项大规模的针对邓亮洪的诉讼”。
  
“根据这些记录,有谁会相信(在这起案件中)警察是如他们自己所说的根据公众报警执行任务,而不是根据行动党领袖的指示(对反对党)采取行动?”
  
徐顺全指出审讯说明警方的指控缺乏证据,但他表示:“我并不想利用这个情况为自己辩护,因为我并不想否认我在2006年4月22日这一天所作的一切,即使在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我也不否认。我为什么要否认自己引以为傲的行为呢?”。
  
“但我为什么要将这些揭露出来呢?我要让人们知道,这起诉讼根本就不是一项警察对违法者采取的法律行动,而是一起(执政的)行动党人滥用职权压制反对党人的计谋”。
  
徐顺全进而指出新加坡司法系统的沦落:“就算警察没有办法拒绝上司的要求,司法系统至少能够阻止这样的计谋从而维护自己的名誉不受玷污。就这起案件来说,难道我们的司法系统不应该去认真地分析和看待它背后的原因,以确定它是否抵触了法律精神吗?我们的法官,曾宣誓维护司法公正的法官,难道看不出这是一起执政党滥用法律系统迫害反对党人的游戏吗?”
  
徐顺全在结案陈词的结束部分展示了他为争取新加坡的自由民主抗争到底的决心:
  
“今天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坦荡和毫无悔意的人。我来到这个法庭只为一个信念:新加坡有一天终将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请求你们的宽恕,因为只有做了错事的人才会请求宽恕。今天,我已准备好再次入狱。尽管我希望我的判断是错的,但根据以往的审讯和判决我不会对判决结果报任何幻想”。
  
“政府以刑事起诉对付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制止类似行动。他们达到目的了吗?显然没有,否则我今天就不会第四次站在这里”。
  
“以刑事罪起诉违法乱纪者和以刑事罪起诉民主人士有不同效果,对前者是制止对后者则是鼓励。我在狱中度过的每时每刻都将更加强我为新加坡自由民主献身的信念”。
  
被告杯葛审讯 表示对审讯“彻底失去信心”
  
这个判决为上个月开始的这轮极具戏剧性的审讯落下帷幕。这个案件原定五天审讯,但被告发现审讯过程存在太多可疑之处,在法庭上一一提出来与主控官和法官争辩,期间也多次以刑事法动议上诉高等法庭,使案件的审讯拖长到十几天。
  
被告在审讯过程中发现的欺诈性行为包括:警方说有民众报案却无法提供报案记录;主控官李立贞未经法庭许可,就擅自让一名尚未供证的警方证人在其他证人供证时停留在庭内;警方拒绝向辨方提供在事发现场拍摄的录像带。
  
审讯过程中,法官也多次阻止徐顺全等人对警方证人的盘问,被告表示在对审讯“彻底失去信心”的情况下,决定杯葛这次审讯,使这次的审讯不了了之。
  
新加坡民主党是一个非常小的政党,在国会中没有席位,秘书长徐顺全曾在过去几年中因被控“无准证演讲”多次坐牢。徐顺全也因无法偿还李光耀和吴作栋诽谤案的50万罚款而被迫宣告破产,为此早已失去竞选资格。
  
新加坡经常遭到来自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的批评,指它的领袖通过滥用诽谤官司迫使反对党人破产,来严格控制小国的言论自由。
  
路透社在23日的新闻中说:“这个城市国家自1965年独立以来都是人民行动党一党执政,它通过“公共娱乐及集会法令”来限制公开演讲”。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11-25 9: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