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细语人生:贾甲的故事(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8日讯】(新唐人细语人生采访报导)大家好,又到《细语人生》的节目时间了。山西省秘书科协会秘书长贾甲先生到台湾寻求政治庇护,公开与中共决裂这一事件引起了世人广泛的关注。

点击下载

在上一集节目中贾甲有谈到如何在这社会中艰难的生存,一次又一次的奋力拼搏,一次又一次的承受打击,那么由于他才能和才干,终于有了今天的业绩。

在上一集节目中呢,他又有谈到他为何选择到台湾寻求庇护等话题,今天由贾甲先生继续来讲述他的人生故事。

主持人:接下来这个话题,我想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想问您当您做出这样的抉择时,选择到台湾去庇护,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一旦您的计划必成,后面面对的将是什么,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贾甲:当然我既然这样做了,我肯定要考虑到这个东西,为什么现在就是说很多人全世界的人都为我担心,共产党对我多凶,派兵把我围起来、围堵我,一定要武装把我押解回去,你想那家伙说得多可怕,可是为什么我不害怕呢?

你看谁能说我的心在害怕共产党?但当你打算要跟共产党斗,打算实现中国民主,打算结束残暴的共产主义的统治,我认为必须做好牺牲的准备,一个失误就被共产党抓走了,这共产党就把你抓到大牢里和把你往酷刑里收拾,把你枪决这肯定的。

共产党搞的这活,你不想想,这大兵都在查我追我,但是你打算要做这么伟大的事情,你没有这样的准备是做不成的,说现在共产党打算要胁我,现在一直打电话,亲戚朋友都打电话要胁我,我也说的很清楚。

主持人:您目前在中国大陆还有什么亲人呢?

贾甲:关于我在大陆亲人的问题我告诉你共产党,你愿杀你就杀,你愿剐就剐,你愿意拿坦克车压你就压,你休想撼动我实现中国民主的决心,你休想撼动我结束残暴共产统治的意志,你休想吓住我!

我跟共产党说的很清楚,我们打算实现中国的民主,我们打算结束共产党主义的残暴统治,我们就是要全身心、全精力的,全部的投到事业当中,不得三心二意。

不能说我到了国外了,唷!这国外的民主社会生活怎么这么好,我在这享受享受歇歇吧,弄个职称吧,交个朋友玩玩吧,这都干不成!这必须是全心全意,全部投入到这件事情上。

另外还有一个“全不怕”,生命牺牲就牺牲,只要推进我中国民主事业的速度和进程,这就都值得;只要给中国人民树立楷模,牺牲就牺牲,只要给中国人民做表率,牺牲就牺牲,不怕。所以说前一段时间我为什么说要回去呢?既然做就做,损失就损失。

所以有时候这个东西我们不能考虑,自己的事业家庭啦,这个金钱,你考虑这个不就上了共产党的党当了,共产党为什么能够统治五十七年,就因为中国人都考虑这个东西,是不是,所以不能考虑这个东西,谁考虑这个东西谁就上了共产党的当。

不论共产党说什么用什么方式,用什么要胁你,你全不怕,你说你用大兵收服我,你收服不了我,我照样干。不能怕!不论共产党说什么,全不要相信,共产党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他,如果大家都做到这点,共产党即刻就完蛋。

主持人:台湾当局他没有接受您庇护的请求时,把您送上飞机的那一刻,您都想了一些什么?

贾甲:那个时候,我对台湾抱着很大的期望,能够为中国的民主做一个重大的贡献,能够藉由台湾这个民主基地作为一个强力的反对派,基本的设想还能够结束共产主义的残暴统治。可是这个台湾,我可以说几十年来,可以说四五十年来,在国内创造了这么大一个的想法,全部付之东流。

当时我觉得确实很绝望,也确实很可惜,当时我和孩子通电话的时候,我也和孩子说,说的清清楚楚。所以我告诉孩子,我到了国内之后,不论谁给你打电话,你千万不要回来,就是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要相信我,任何人到共产党的手里都必须按共产党说话的方式说话,共产党整人的方式太残酷了,不论多坚强的汉子,我们只要到共产党的手里,都得屈服。

共产党对整人上,方法是空前绝后,共产党整广大党员干部,叫他交待问题的时候,很简单的一个方法,把你放在十三层楼上,大平台上:这个问题你说不说,就问他,不说我们就把你推下去,就说是你自杀,说不说?好,再不说,推他,你说你能不说吗?它说说你自杀。

另外把烧红的大铁条,放在你腰上烫你,上面脸用镜头照你,你不说怎么可能!所以说任何人到了共产党手里,请外面的世界都不相信他的说话了,只要他到共产党的手里,就不要相信他的话,说的都是反话。

所以在台湾的时候,我跟孩子说,不论谁让你回去你都不要相信它,我在电视台呼吁让你回去,你也不要相信,你好好在那里学习,千万不要相信它。

既然我们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了,我们当然相信台湾,台湾现在抛弃了我们,我们也不后悔,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但是我想历史总要给我们一个正确的答复,总要给我一个正确的评价,是我抛弃了我创造的四五十年的巨大事业,一瞬间都没有了,怎么还没有,还不是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吗?

我告诉我们孩子,你要很满足了,从今天开始你有一个中国最大政治犯的爸爸,你也够有资本了吧,你也应该高兴啊,是不是!

我们当时边说边哭,边说边哭,说是当时我被押解回来的时候,确实很绝望的,因为我对台湾、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抱有热切的希望,我带着强大的重托,五十多年的事业都扔的一干二净,没有后路来到台湾,结果台湾把我押解回去,当时对我打击确实是史无前例的。

主持人:那么说到这里,我们就联想到报导说您三次脱险的过程,您说的一句话印象非常深刻,您说:关键时刻如有神助,能讲一讲您三次脱险的过程吗?

贾甲:第一次脱险过程是飞机刚到台湾机场的时候,台湾就询问我,说您怎么从桃园机场出来的?我说我就是拿着证件从正确的渠道就慢慢自己走出来了,他说不可能。

你赶紧走吧赶紧走吧,可我想,还是等一等吧,结果这第一趟大巴就开动了不等我了,可想想还再等一等吧,我就还再等会。可是我旁边又买了第二辆大巴的票,我又在那坐了待了半个小时,我一看还没有人,这我坐上了飞狗的这么一个大巴车就到了台北市。

后来他们台湾政府调查我的时候,我这么说他们就不相信,不可能,你一定是有高人接应你,我们这些关口你不可能过来,不可能,实际我当时确实就是这种情况,他们报上也登说是有高人,说是什么组织接应我,没有。就是这我说的实情,这是第一次感到神助。

主持人:那么第二次呢?

贾甲:第二次他们早上起来的时候把我接走,送我到桃园机场,结果就好像把我遣返了,各级干部各级警官一大群人陪着我,那飞机开大门等着我,大家都来送我,跟我说这说那,跟我聊天,陪着我说说笑,也给我照相什么的。

我正要上飞机的时候呢,突然又上来一种灵感,干嘛这么便宜他们呢!对对对,我得有个要求,我说你们得让我开个记者会才能走,不开记者会我不走。

因为你们原来咱们昨天说的好好的,你们说搞政治庇难,叫我写材料了,我都跟你配合了,把材料写好了,写好了你们才找领导批准,找上一级政府来批,你批完之后结果你必须要告诉我啊说:“啊呀!我们台湾这没有政治避难法。”

你这给我说清楚,你这突然要我走,走也可以,我有个要求,我要召开一个小规模的记者会,我就走。大规模你不准我就要求小规模的,否则我不会走的。他没遇到这种情况,我就没有走。没有走他们又把我请到另外一个地方。

我一到另外一个地方,这时候当官的就少了,大概有三、四个警官跟我在一起,这三、四个警官就说:贾先生您看您这一来,我们有多少天没睡觉,我们对您这么客气呀,对您这么…。跟我说了多少软话,说着说着我也觉得你看我这事也确实肯定给人添麻烦,人家好好的我这一来,台湾政府倒是成了这了,我心里突然又软下来了,好吧,我走吧。

他们一听说我走,又派了很多官员过来赶紧领我去他们那飞机场里头的高级饭店请我吃饭,当然我看那个饭店也很豪华,什么都有。您爱吃啥吃啥,请吃的。那顿饭是我出来前吃得最好的一顿,也吃最多的。

回就回吧,坐了第二班机我就回到香港,我这一路上身边都有警员陪着我,我又不能说人家是押解我,都是陪着我,谁也不能把贾甲弄跑了。

后来他们和大陆协商好,就说直接叫我回深圳,我出了飞机场之后,就这么几位警察陪着我,在前面一出大厅不远的时候,就有回大陆的大巴,大陆警官警察就在那儿迎接着我哪。

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就有一个小女生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是贾先生吗?”“喔!好好好,我不能回深圳。”当时又来了很多朋友,就把我围起来,就这样我就总算逃脱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要是坐第一趟飞机来香港的时候,我这些朋友就赶不到,我坐第二趟飞机,我刚一下飞机他们才刚刚赶到,你说巧不巧?我马上都要上大巴了,我都看见大巴了,再走几步就上了,一上大巴,那警员都在车上眯着呢,就把我押解回去,就在这时候,有人拍一拍肩膀,我就没有上那大巴,你说玄不玄?

另外飞机场多少人,他们也不认识我,你想他们也没见过我,这么多人山人海的情况下能找到我,你说这不是神帮我是谁帮我呢?只能是神帮我。险哪,实在是险,要不然我早到了共产党的大狱里边了,多险哪!

最后从香港逃出来的时候,那也很险,刚刚一上去泰国的飞机,飞机就开动了,再晚来一会儿,又上不来了;上不来了,当时香港武装警察就准备武装把我押解回大陆了。

可惜我就差一瞬间,我就上了这班飞泰国的飞机,一上来你大门一关,飞机就呜呜呜就动开了;就这么玄,再晚上一分钟,飞机就启动了。

说这三次我感觉都是神在帮我,我想我在这里应该告诉我的神,我绝不会辜负他对我的厚爱,我绝不会辜负广大党员干部,我出来的时候,很多党员干部、很多中国民众都对我抱以热切的希望。

另外现在国内有很多人说,前两天我看了网上说的,网上写的很好,因为在国内的时候,很多中共的干部都曾经向胡锦涛进言,给他写信、给他打文件,要求他在政治改革上做出大动作,组建政治体制改革或者建立民主政府,或者改共产党的党号,这都是广大党员这几年一直在做的东西,可是胡锦涛一直不做。

这次我一出来我一做,国内的广大党员干部就写了很多文章,说“胡锦涛不做,现在总算有贾甲做了,哈哈…”。这文章写得很好的,“哈哈,总算有人做了!”所以说我想我不会辜负国内的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对我的重托,我希望大家携起手来,提早实现中国的民主。

主持人:海外学者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知识份子被作为御用学者和官僚相互勾结,形成利益集团,互相利用来控制中国社会。那么像您这样的技术官僚正是中共很需要的,像您这种人都跑出来了,那么是不是这种过去的联盟也正在解体中呢?

贾甲:最后这句话,我觉得倒也很正确。

贾甲:这种联盟是在逐渐的解体,这倒是不用担心,但是我们不能把知识份子比作是共产党的御用学者,和官僚相互勾结,是知识份子战胜共产党的一种多少年来摸索的、有效的、和平过渡的实现中共民主的有效措施和方法。

那么也就是说,因为过去多少年来,中国人和共产党这样面对面的争斗有多少次?五十七年来始终没有断过,但是始终没有战胜共产党。

后来由于知识份子水平的高涨,知识的浓厚,慢慢悟出了道理,只有入进去,救它们的心脏,夺取它们的权力,当有适合的时机,这些人都将是民主真正的柱石,都是中国民主的大柱子,关键是一有合适的时机,他们都将站出来。

所以现在我非常看好中国的知识份子,现在不是共产党利用知识份子,我认为是中国的知识份子在利用共产党。

现在很多知识份子已经都利用成功了,已经掌握了很大的权力,这我都很清楚,我们经常一起聊天,大学的校长、大企业的领导,我们在一块儿吃饭的时候,骂共产党,掌握了巨大的权力,这就是所谓的你们说的御用学者,他们已经取得成功了,有一个风吹草动,这些中国大陆的知识份子都掌握了巨大的权力,一瞬间就都会站出来,会有效的推动实现中国的民主。

我非常赞赏中国的知识份子用这种方式来推翻共产党的暴政,来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来和平过渡。只有这样,那也是共产党最怕的,共产党无法抓看不着的东西,所以我们一定要支持他们,不要误解他们,他们心里都有一套民主的设想,我都和他们待过一段时间,是这个道理。

主持人:还有您这个事情出来之后,我们电视台的网站也有很多观众的反馈,所有的反馈都是支持和救援贾甲,可是也有一例说您是叛党叛国,那您能谈谈,您对叛党叛国的认识吗?

贾甲:说到这个问题,我也很高兴,共产党总算给我平了个反。因为一开始,共产党说我是闹情绪,共产党什么有矛盾,共产党历来都是这样,对所有实现民主的,所有反对共产党的,它都把他划为是精神病,所以它说我我习以为常。那么现在总算共产党给我平反了,不说我不穏定了,不说我闹情绪了,说我是叛国叛党好了。

主持人:不是共产党说,是有一例反馈。

贾甲:要说反馈呢,我想人民不会说这些东西,是共产党授权,它利用人们的口来说这些话,人民谁说这个,我出来就是为了广大党员干部,为了全体国民实现民主,每个人生活在幸福之中,再也不要生活在恐惧之中了,有什么不好呢?

我们实现民主大不是要杀哪个党员,要杀哪个党员干部。我们说的很清楚,宣布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历史已经结束了,我不相信会有中国人站出来骂我贾甲,那只是共产党操纵的一个人。

但是我想,共产党自称代表人民,代表国家,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国家?代表人民?你连自己本身代表你共产党还代表不了呢!你说有七千多万共产党员,谁选你呢?为什么这么多广大党员都要退党呢?所以这共产党的话不要相信它。它说我叛党叛国,好了,我就要叛它这个党。

主持人:这个概念怎么区别?因为有的人总是把它会混淆起来。

贾甲:我们必须要说清楚一点,共产党不是中国,中国不是共产党,是两个概念,中国也不是十三亿人民,十三亿人民也不是共产党,共产党说有七千八百万多共产党员,我认为这也是瞎扯!

共产党不是七千八百万多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就党中央那几个人,所以共产党说叛党啦,好,我要叛你这个中国共产党你这个党中央这个党。要说叛国那不存在,它共产党代表不了这个国家,没有人承认它,它自称是人民的主席,哪一个中国人选你了?

中国大陆的人看电视时说,老百姓看电视时说,呸,不要脸!人民主席?我选你了?我怎么不知道呢?大家看到都在骂,代表人民,代表国家?谁选你了?呸!看电视大家都是这样骂。所以它怎么能代表国家呢?怎么能代表人民呢?更代表不了七千八百万共产党员,根本不是为了它,都是为了生存和工作。

主持人:那因为有人会把它相提并论呀!

贾甲:没有,它是这样的,因为有些个干部就是为维护共产党的利益,我家里存了点钱,所以我才跑不掉,他以为是站在这个自私的角度,实际上我说是持这种观念,那是没有的。所以现在我们说的很清楚,共产党就是党中央,广大党员都是好的。我认为这种观点很快就会没有了。大陆人很少有持这种观点的,我没听说过。

主持人:《九评》出来后到2006年11月中旬已经有超出一千五百万人退出中共,您说远远超出了这个数字,您能不能讲一讲您所了解到的这些中共的高官对于《九评》、“退党”的态度?

贾甲:这个是这样的,我接触过省级的干部、市级的干部,包括北京的高级学者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都是谩骂共产党的。当然有的人看过《九评》,有的人没看过《九评》,因为所有的这些年龄结构都比较成熟,他即便没有看过《九评》,他对共产党也不会有好感。

你想想共产党这五十七年来所做的恶事,哪一个人没有眼睛,都看得很到,但是《九评》这个文章是神的文章。

他关键是对于那些对共产党不太了解的,尤其年轻人,你看的是整体全面的了解共产党的罪恶,由于时间的长短,中国人也非常的健忘。当你再看到《九评》以后,你会对共产党有更新的更深刻的认识,反而不可能再跟它去上当。

所以说《九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文章。在大陆,人们都期盼想看《九评》,但是得到《九评》的渠道是很少,因为共产党对《九评》扼杀的非常厉害,只要逮到就马上要判个三、四年,所以说这个广大党员就是广大党员干部,尤其高级干部退出共产党这是个事实。

因为我接触这些高官我们都了解,都对共产党没有一个很好的想法,都愿实行民主。一实现民主了,哪个高官说老实话,想当总统竞选总统,想当省长竞选省长,谁能由着胡锦涛一个人在那里决定,谁愿意没有一个人愿意,光是这些东西我想我没有必要再去重复它、再去辩论它。

这想退党的我认为是绝对的是大多数,是百分之九十九,只有党中央的几个人不愿意退其他都愿意退,谁不愿意说在平等竞争基础之上,是吧!我想竞争哪个官、竞争哪个基层干部,想竞争哪个级别,老靠你们来这个给我任命,谁愿意,对不对?

只要他是一个正常的人所以我想在退党这个一千四百、五百万数字,当然我出来我说的很清楚,谁要不相信的话我可以为他做证,谁要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我们可以做一个实例的证据,不要说找中国我们找全国一个省,在省政府门前我们跟大家说,没有危险、没有迫害,自由选择谁愿意谁退你可以做一下试验,你看还有多少不退的,我不相信。

主持人:那您说《九评》是一部神书、是一部宝书,您再谈谈您的这个感受?

贾甲:所以刚才我不是说了,当你一看到这个书给你一个很全面的、很整体的认同共产党,你只要一看了《九评》,你再也不会上共产党的当,这个神书神就神在这里,你要如果不看这本神书的时候你很容易被共产党骗。

共产党说老实话这几年来就是骗中国人,老百姓说的很清楚,共产党的报纸就是日期是真的,这就是大陆每个人都知道这句话,是不是?

共产党报纸就是日期是真的,可是中国人一直上它们的当,为什么呢?来了个运动,结果跟的上最后倒楣的杀的杀、砍的砍是广大党员干部、普通民众。又来个运动又跟着干,一批一批一直上当一直跟着共产党干,最后都让共产党杀了,都上了共产党的当。好了,但如果你看了《九评》,你看完一遍《九评》,你确确实实理解了《九评》了,你就不会上当了。

主持人:你能不能谈谈您对“法轮功”的认识?你在国内国外可能多多少少的有接触法轮功,您对他们整体的印象是什么呢?

贾甲: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我确确实实从我们单位的一些人有炼的时候,后来我也不在那上班了我就到外边去了,经常讲学很少回单位了,在那儿见过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我们单位总工程师他炼过这个,我再也没有见过,哎!他自己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我在国内再也没有见到过。

但是我出来时候我确实见了些法轮功学员,而且我得到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热情帮助,所以我就对法轮功学员有个真切的了解。

那么我们要如果说国内对法轮功学员是个什么看法?这个我可以说直爽的告诉大家,每一个中国人发自内心的都敬佩法轮功,这是真实的。就包括广大党员干部,就包括直接就拿铁棍或者是烫那个法轮功学员的警员我认为他内心都佩服法轮功。

因为法轮功是什么他们是一个从善的群体,这我出来时候我接触的学员那些学员刚出来就是被共产党刚整完了出来,刚整完、刚烫完,那就被整残着出来了,咱一跟他谈话时候,你是法轮功学员你说什呢?就说是:我们不恨这些警员,他们是被邪所误住了,我们应该跟他讲真相我们想办法救助他,他们都是好人。你说你当听了这句话你多么受感动。

我出来见到这么多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人跟我说回去之后,日后我们要实现民主一定要杀了共产党出这口气,没有一个!都是在想办法在拯救这些党员、拯救这些干部,他们都是好人,他们被邪灵所误,就是包括胡锦涛也如此他是被邪灵所误我们应该拯救他。

你想一想共产党多少对法轮功学员镇压多么残酷是不是!你法轮功学员有一个说是要杀共产党的吗?

所以前阵子我跟有的人就说了,我说我日后想办法给大陆胡锦涛写封信,是啊!我们应该号召党中央,应该想尽办法把法轮大法这个群体应该请回国内,因为非常需要这样的楷模群体,叫中国人来学学这些法轮功的高格的高尚品德,他们每天都在播撒善良、收获善良,中国正需要这些东西,所以我刚才说了这大陆人民都非常敬佩法轮功。

为什么敬佩法轮功?其中有一个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中国人民恨透了中国共产党,惧怕共产党,而法轮功学员就是不怕共产党,而共产党就是怕法轮功学员,这下真是赢得了中国人民大部分的佩服。

共产党说老实话在国内五十七年镇压了多少人!我的妈!就包括六四吧!没有一个中国人不出来的,没有一个党员干部不出来的,最后还是被党中央的共产党给镇压下去了。

唯独法轮功学员共产党就是镇压不下去,每天还发展壮大,结果现在不在国内了还发展到全世界,你说这中国人说老实话能不佩服吗!

我跟好多共产党干部在一块儿聊天,共产党高官就跟我发愁,他说:贾甲你看看这法轮功学员怎么都就是不怕死,你说这玩意的他不怕死你说这下怎么办?这是高官跟我发牢骚,所以这个反映了他们内心也是非常敬佩法轮功学员,但是高官们在敬佩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他们还惧怕法轮功学员。

主持人:那为什么呢?

贾甲:为什么呢?怕日后共产党一倒它一实行民主,他们脑袋要掉到地上了。所以说我为什么想给胡锦涛给广大党中央写封信,我说你们不要误解法轮功学员。

我在国外现在就见到法轮功学员,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要杀了你们就是实现民主他们也没有这样的诉求,他们整天在说想办法在救渡你们说你们都是好人,说你们被邪灵所误就包括胡锦涛也是好人,我们应该拯救他们、帮助他们,这是法轮功学员直接跟我说的而且我看到。

所以说我号召广大党员干部和全体民众向各地领导要说真相,要向各地领导转达给我所讲的这些话,摆脱对法轮功学员的误解,我们要号召各地领导大家要出现一个声音,要把法轮功学员请回国内因为他本人就我们自己的同胞就是中国人,要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家园,他无非就是炼炼功,我想大家一定把这个事转达给各个家庭、各级领导、各级领导干部一定把这事做的好好的。

主持人:那么我们今天节目的时间又要到了,您还有什么要和大家说的吗?

贾甲:广大党员干部、解放军、武警、公安和警政人员大家要迅速的用真名实姓退出中国共产党,我号召各级领导干部和各各单位的负责人要带领自己的广大党员干部和不同民众集体的退出中国共产党,因为这个“退党”是一个非常平和的、和平的非暴力的向民主过渡的一个有效手段。

主持人:好了,非常感谢贾甲把您的人生故事和大家分享,同时也预祝您一切顺利。通过和贾甲先生的谈话使我们了解到了,他冒着生命危险选择自由民主这条道路的根本原因,也使我们更多的了解了中共的历史以及中共和中国的区别。

贾甲事件带给了人们深深的思考,像贾甲、袁胜、陈用林、郝鳯军等等这样的人他们在生活待遇上都是非常的优越,可是他们都选择了同一条道路,其理由是什么?相信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判断的能力,同时也希望国际社会各界民众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接纳贾甲给他一块自由的空间。非常感谢您收听收看本集的《细语人生》节目,我们下回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细语人生》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11-28 7: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