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15)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8日讯】离开中药店,他俩又到了一家在小祠堂开业的小茶楼买八个包子﹐随后便改路转回家去。走上自东而西防范东江洪患的河堤、修建于清朝同治(早年有嵌于堤腰石印为证)年间,经过大皇庙、文华书院这两座望南村文化标志的古建筑后,十来步便是一片浓荫处,此是本村先贤一、二百年前手植五棵如今已干粗叶茂的木棉树所形成。两人并排坐在树下休息乘凉,许多外村过客也常乐于在这阔荫下作短暂逍遥。

  茂林开口说:“阿朗,刚才参观洋楼,看过三间铺子之后,先前你说不知诚公哪来这么多钱修起洋楼的疑问,现在弄懂了没有?”看去似想心思的小朗,瓮声瓮气说:“也懂也不懂啦。”“看你说的,什么意思?”“爸,楼公、葵伯、中药店给了客人东西,客人再付他们钱,这是我亲眼看见的,我想,这就是他们三家都靠做买卖赚钱啦。可黄鳝眼诚公,我不认识他老,又不知他在村外干什么,你说我怎会知道他从哪里弄钱建起这么高的洋楼?”

  茂林不听也罢,一听竟然心花怒放,暗想道,这孩子了得,说来合乎实情,他的确不知诚叔在香港干的什么营生?孩子的脑筋可清楚,够聪明,这正是有作为生意人应有的天分!做父亲的似乎不想泄露这个天机,换了轻松的口吻说道:“我说你呀,吃了人家诚公的鸡腿不口软。”“什么,我吃过他的鸡腿?”“不错,你今年十六岁,在三岁时,十三年前吧,诚叔长子仁林娶妻,他回望南主持婚礼。正日那天,就是迎新娘子进李家门那天,阵仗可大,晚上这餐实行“封井”。意思就是,诚叔请全村李姓乡亲男女老幼一千多口,同村别姓六十以上男女寿星,全来出席晚上婚宴,赴宴者当晚就不用挑水做饭了。”“这么多人,哪有大厅摆酒?”“办法自然有,南方小宗祠堂、二房厅、三房厅全都摆上八仙台,一桌八人,容纳不下,诚叔便预先到石虎镇请人来在祠堂前围面,建起又大又长的竹棚做临时宴会厅,本村人和诚叔外村亲朋近二千口人,分两批入席。那晚,你坐在我同你妈中间,你的头刚够上台面高,一碟白切鸡送上台,上面循例摆着鸡头和两个鸡腿,示意是全鸡。坐对面的洪叔一看就说,阿朗最细,让他吃鸡腿,顺手举筷把鸡腿夹给你了。你说,是不是吃过诚公的鸡腿?”小朗嘻嘻笑着说:“听起来真有趣,可我全记不得了。这“封井”大宴,在望南多不多?”“不多,几乎是百年一润,我四十出头才轮上这一回。‘封井’,得大堆银子啊!”“爸,我真弄不明白,诚公哪来的这么多钱?”

  时近正午,日头当空,五月天有点烫人了。可木棉下浓荫密密兼南风习习,父子俩都愿多坐一会。茂林说:“呵!诚叔的故事,我刚才还没有给你讲完呢。他同你一个样,小小年纪就失学放牛。十五岁,也跟父母学会多种农活了,快可顶一个大人用。一家温饱,过得乐也融融。谁料暑天一到,望南疫症流行,不几天,诚叔父母相继丧亡。他独自一人,叔婶便照顾他生活。天下事常祸福相依,一年多之后,婶娘在香港开五金店的胞兄函告,要他们在乡下帮物色一个诚实勤劳后生仔,到他店里当杂工,并兼做家务。叔婶自小看着向诚长大,很爱这侄儿,便把他推荐给兄长。兄嫂从信内得知这后生仔品性,嫂子几日后便从港来望南村会面。经两天仔细观察,看向诚从朝忙到黑,不说苦不叫累,也常亲切地称呼长辈。而且,这哥嫂心里也分外喜爱向诚双目眯缝般甜蜜的笑容。第三天,他便对姑姑说,决定聘用向诚。”

  茂林见身边儿子听得津津有味,又像说书人一样把故事讲下去:“兄嫂私下一宣布这个决定,叔婶俩为侄儿获得这前程大好的新出路而高兴,但膝下无儿的他们确也舍不得。但为侄子前途想,还是当即转告了向诚。这个从未离过茅庐的少年内心也是喜愁各半。既想去香港这大地头闯闯,见见那大千世界;可内心却很舍不得年多来待己如儿子的叔婶,舍不得打哇哇下地就生活在这个富裕、温饱、和睦、美丽的家乡-望南村。一时拿不定主意,没有立即答允堂舅母要去香港做工。叔婶一再开解,舅母也殷殷敦促。第四天早上,向诚才跟三位长辈表白:好,我去香港!当时向三位亲人叩谢,并请婶娘为他准备三牲酒水、纸钱等祭品,午后自挑到村外荒坡坟地,拜祭祖父母与父母坟莹,叔婶也陪他去。从此向诚的孝顺在村中出了名。

  “他到了香港,堂舅父让他当杂工,首先要他认一千几百种五金大小商品名称,记住它们在铺面、仓库存放地方,方便存货取货;每天所有货物搬进与运出(零售与批发),少则十来单,多则二、三十次,都由他一人承担;每天清扫铺面前人行道两三次,避免罚款,晚上收铺、清扫、整理铺面;到舅母准备午餐、晚餐时分,向诚便暂停铺面工作,走进厨房帮助洗米、洗菜…尽管这么忙和累,向诚不但件件做得老板夫妻都满意,而且做起来又认真专心,一个月下来,千多种五金商品名称,他几乎都叫得出货名来了。

  有一晚,堂舅故意考考他,地上放着五十多样货物,他竟然一一对答如流,没有一个答错名,当场大受老板赞扬。到港三个月后,向诚从报纸上看到各种补习班广告,他对舅父说,想晚上去补习中文、英文。老板颇为开明,当即答道:“你去学吧!学费由店里开支。”向诚乐得几乎跳了起来。从此,他白天做工,晚上读书,既用劳力,又动脑子,辛苦有加。好在耕种多年,练得一身铜皮铁骨,晚上从补习班回来又复习课文兼做练习,常常钟敲十二下才去睡觉。可第二天一早起来,他又聚精会神地做杂七杂八的粗工,干得利落,堂舅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觉得这后生仔可教。”

  小李朗不久前看过诚公新建的漂亮高大洋楼,脑中已留下清晰直觉,现在又听父亲像讲故事一样叙述楼主的发达史,兴趣浓,又句句入脑,可茂林说了第一回,却骤停下来,滋滋油油地抽烟,儿子有点不耐烦地问道:“爸,诚公当杂工做了多久呢?再讲嘛!”茂林见儿子听得入神,自是高兴,说道:“午饭时候到了,你先吃个水晶糖包顶顶肚,我抽完这根烟再讲。”李朗实在有点饿了,便拿了一个吃起来,边说砂糖水晶肥肉粒够香够爽边叫爸也吃。茂林却说抽个烟要紧。

  捻熄烟头,他又讲起望南村掌故:“诚叔当了一年多杂工,对店里五金商品摆设已了解七七八八,中英文补习三个学期学会的字词也有助他熟悉业务,舅父见他有了这样本领,便调他当售货员兼管店面商品,工资又给他升了五成。诚叔铭感于心工作做得越来越精。他在望南村就得人和,到港接待任何顾客他都能发挥他人和这天生特长,更兼有那眯眯双目的甜甜微笑,常常一下子就获得生客好感,而且他还有一大本领,不论你买的是通用工具、零件,或者冷门的器具,他都能从满铺面摆得密密麻麻的上千件商品中,转转眼就帮客人拿到他们要买的东西。不多久,老客们一来,便“诚仔”、“诚哥”,甚至“黄鳝眼诚”这诨号,也都对他叫开了,而他总是笑笑地点点头或应上一声。这一来,在五金店所在地头旺角区,常光顾的街坊邻里和装修工人都晓得李向诚这个售货员,喜欢来找他买五金用品了。堂舅为此更信任他,又知道这一年多来他继续夜修会计,大有长进,于是又升他为会计员,管理店中出入账并兼采购货物,同时提升工资五成。  几年来,向诚工余时间大多用来读书,香港花花世界的不良习气一点也未染上,省吃俭用,令他在银行有了一笔可观存款。每年一次回望南探望叔婶,总是带上一大袋吃的、用的、穿的、补身的商品,孝顺两老,叔婶自然高兴。但从他十八岁起,每次团聚都会催他成家,直到二十四岁,望南这个年纪的男人大多已有两三个孩子,可向诚还是单身汉。他这一点“缺陷”,常令叔婶记挂。作侄儿的也总是平平和和,眯缝双眼甜甜的笑向老人家说:“阿叔、婶娘,你俩常为我的终生大事操心,实在感激!至今我存的这笔钱还未够呢,不想动用,我不久将来会令它起大作用。什么作用呢?他总是没有向叔婶明说。”

  说书及此,茂林又嚘然而止。小朗正听得起劲,急问道:“诚公存的钱究竟有什么大用呢?”父亲笑笑说:“这要等下回分解了。来,你再吃一个包子,我也尝尝,剩下的带回给你妈和妹妹。”父亲边尝香甜包子,边沉浸于望南村多个美丽景点中这个处于村西南角的一景,南面东江上泛着几叶鱼舟,渔夫俯身拉网清晰可见;偶而一艘拖着大木船溯江而上的大火轮,发出嘟、嘟的号音;眼前四面环水的沙洲,一望无垠的甘蔗青青叶儿正迎风吹起阵阵绿浪;坐的浓荫处,几株木棉树沐浴在南风中的繁茂叶儿,也像不时独自放歌,唱出沙、沙的柔软之音;近旁文华书院后侧,一排五棵都高约三四层楼的老年巨树,也向他父子俩传来芒果花的清香。茂林虽然不懂景致、风光、名胜这类词,可与种种植物打了半辈子交道的他,不仅屡尝它们结出的果实,而且对它们青春期绿色美姿和人造景观所构成望南村的一幅幅田园美景,真是赏不够赞不完!一会儿前离开村中小市集,如果沿着来时路的村巷回村西,十来分钟便可到家,可他却领着儿子改走河堤、潭边的长路回去,就是为了重临木棉树下,边欣赏四周美景,边借讲故事好把自己曾萌生过的美好愿景转托给儿子李朗啊!
(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天,正是农闲时节,不用下田不用耕地。一早,满头黑发,方脸上转着聚神眼睛,身穿白色变黄土布汗衣,下穿薯莨绸短裤,身段健硕的李茂林,在一间低矮农屋小厅中间站着,俯首指着黑脏的地上问时年十六岁、已长成一个肩宽胸厚的儿子说:“阿朗,你喜欢屋里黑泥土还是铺上一层地砖?”
  • 说到此,李朗歇了歇又道,“说实在,我们到石虎镇这些年了,光顾荷塘馆也就这几回,每回都是为了重要的同业应酬。我们这些小本生意人,就靠赚得多花得少,才能多点积累,把生意一步步做大。爹、娘多次来石虎,我们这才第一次陪你们来这么高级的餐厅享受享受,现在还要请两老原谅原谅。”李朗边说边向父母轻轻点头。母亲急着说,“父母子女间,用不着计较这小事。”茂林笑笑道:“几年前,在望南村就听兄弟们传说,嘻,李朗发达了,还照旧很少上茶楼吃点心,不爱去餐厅食饭,我一想,这可好呢,阿朗懂得赚钱,也懂得怎样用钱。”儿媳俩听进耳里,乐得直笑,在石虎镇这次小住,夫妻俩或者一同、或由一人陪二老又上了几次馆子,让他们再尝尝陆雨亭等酒肆的清甜脆冬瓜角,美味千层糕,鸡丝鲜笋黄鳝面,干贝汤饺等石虎名食。他们想,父母老矣,是尽孝道的时候了,再错过时辰,那就难以自恕了!
  • 石虎镇,朗记布店店东李朗,早年从布货郎上升万贯富翁,买卖上又谨守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商德,多年来美誉已遍传镇上。虽然他从四里外的望南村迁入石虎镇近二十年,可少时自贫穷农家养成的一些习性,至今未改,也成镇民喜闻乐道的趣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