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洋裁与我<中>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这样一来,我们三个人真是欲哭无泪,知道上了贼船!大郭忍不住了,首先发难,一个半月之后逃之夭夭!小杨勉强撑了两个半月,也就随之打退堂鼓了!如今剩下我形单影只,更是兴致全无!为了避免母亲嘀咕,学了三个半月之后,借口得花钱剪布开始实际操作缝纫,但没这笔预算而划下句点!尽管母亲心知肚明,但嘴上没说什么。

接下来,每个人的人生旅程,就像导好了的影片一样,按部就班的放映下去,你就不由自主的扮演着老天给安排好的角色。于是我就调校、结婚、生子……,日日在粉笔、作业、考卷中灰头土脸;天天泡在柴米油盐里焦头烂额!什么华衣美食,都抵不住孩子成长的笑靥与频繁的病痛!所有的梦想与抱负、理念和计划,全都销声匿迹!那崭新的缝纫机上布满灰尘!而底座的脚踏板成了刚学爬的孩子的玩具!那曲尺、角尺成了扮演侠士时的佩剑!买菜时,偶尔瞥见地摊上便宜的布料,只能叹口气,掉转头,将目光移向那营养高的当令时蔬。洋裁与我渐行渐远,几乎不常在脑海里出现。

一晃眼,十几年过去了,孩子脱手了、上学了,社会转型成功了,成衣大量涌现,取代了传统的一切!于是纺织业面临危机,布店倒的倒、收的收,洋裁店关门大吉,成匹成匹的布料开始在地摊上贱卖,只为“求现”!那缤纷的花色、那触手的轻柔、那闪光的质感、那柔和的色调,牢牢的吸引着我的目光,勾起那久远的记忆!挑动我未了的宿愿!

于是有那么一天,将尘封已久的绘图簿找了出来,详加研究,找来外子,指导他如何正确的帮我量身材尺寸,再将旧报纸铺开,趴在地板上将原型画出!然后到书店里买来一本日文的时装杂志,叫“别册”,在那一堆弯弯曲曲的“豆芽菜”里找出几个国字,猜灯谜似的揣摩其意,再摸索出制图中各种记号所代表的意义,然后找个最简单的款式,在报纸上依样画葫芦的绘制出属于自己尺码的纸型来,剪下之后,用大头针别在布料上裁剪出来,然后在断断续续,不够流畅的缝纫机声里,一片一片的缝缀起来……。

那段时光里,日夜沉醉在梦想即将实现的兴奋中,慢慢的知晓了“布衬”的妙用,再后来一烫即黏的各式“纸衬”出现了,不但省时、省钱而且缝制成的成品平顺、美观。渐渐的明白了“烫功”的重要,那亮闪闪的熨斗与白茫茫的蒸气,经常陪伴我至深夜!只要发现同事穿的衣服上,有我突破不了的技术瓶颈,就要求她将衣服脱下来,让我翻寻研究;那懂诀窍、会缝、会裁、会剪的女老师更是我经常请益的对象!就这样一点点、一滴滴、一天天、一月月,在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缝纫机踩得顺当啦!领子做得“立起来”啦!袖子的弧度合宜啦!裙䙓圆润啦!“西装翻领”成功啦!拉链上得平直啦!……家中的布料越积越多,裁剪下来剩余的零碎布到处是,塞满了整个衣橱、抽斗,快媲美布店啦!

就这样,荒废了十几年之后重拾技艺,更上层楼,在母亲嘉许的眼光里,在同事的赞叹声中,衬衫、窄裙、洋装、套装、喇叭裤……陆续出笼!一个月一套!两星期一套!到后来每周一套!白天在校务、级务、家务的缠绕下理清头绪;夜晚在孩子沉睡后,牺牲睡眠,聚精会神的做自己爱做的事,从不影响“家”与“学校”,总把别人的事完整处理好再顾及自己的嗜好。没有不公与偏废!各方没有抱怨的言语!再后来孩子的休闲服、外子的香港衫、西装裤,母亲的居家服、大妹的宴会装……亲朋好友,全都量身订做大放送!

布料的质地也随着时代的变迁、纺织技术的研发、审美观念的改变而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扫古老的厚重、暗沉与牢靠、耐用,而呈现轻薄、柔软和色彩缤纷。那下坠、透明而飘逸的薄纱,层层堆叠、包裹;那奇形怪状、打破“对称”的另类剪裁与缝制,让我的洋裁梦戛然而止!没勇气、没身材穿这种奇装异服;没本事、没耐性将那些滑不溜丢的薄纱料子整合起来!于是经常望着那一大堆布发愁!同时衣橱里的新衣,多得一个衣架套上好几套衣服乱塞乱挤,不仅“衣”满为患,而且“布”满为患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年女师毕业后,开始就业教书了,当时还不满二十岁。填写各种履历、资料、报表时,那“年龄”一栏实在难以下笔,知道人家一定都另眼相看: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虽然对无法上大学一事,内心一直耿耿于怀,可总算捧起了解决八口之家“吃饭”问题的铁饭碗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 这位敎水彩画的老师,温文儒雅、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尤其醉心古典骈文,一路行来那真是著作等身。年轻时即享有盛名,如今跨足画坛,以水彩渲染画的田园风光展露头角!他的教法与国画正相反,一定当堂先画一张,多半以八开为主,间或画几张四开。作画的步骤交代得很清楚,边画边告诉你如何控制水分;如何拿捏恰当的湿度;什么时候画远景;中景何时下笔;近景又怎么表现……,事无巨细,全都倾囊相授!示范完之后,我们再依样画葫芦的现场临摹一张。而且他为人幽默,言谈风趣,因此人人学画的兴致非常高昂!我把这每周有限的三、四个小时,视为心灵与艺术的补给站!
  • 初中和女师六年的寒暑假,就在阅读、习字与素描里快速飞过。几年书敎下来之后,不能免俗的升格为人妻、为人母,在级务与家务里浮浮沉沉!整日里,手中拿的不是粉笔、红笔与教鞭,就是奶瓶、尿布与锅铲!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将所有的艺术细胞消磨殆尽;把仅有的一丝绘画念头泯灭于无形!
  • 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业,不外乎演算些题目,读几本指定的优良书籍写个心得报告……等等,其中必不可少的是临摹二、三十篇书法,许多同学都把这视为苦差事,而我却乐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作业就是书法。

  • 这六年当火车生的日子里,除了中国古典诗词和西洋文学名著之外,鸳鸯蝴蝶派的言情小说大行其道,我们这些清一色情窦初开的女生,迷得不可开交:那一波三折,爱得死去活来的恋情;那错综复杂的多角关系;那哀感顽艳的情节以及缠绵悱恻的描述,把我们弄得神魂颠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马王子,编织著恋爱梦!日日在“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许”里痴迷沉醉……!现在想来,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极了!
  • 老实说,在那忙碌万分的初中入学考前,如果没有这些课外读物的调剂,纾解精神压力,那些日子真是很难熬过!从彩云借给我的书中,读到不少西洋名著,什么“仙履奇缘”、“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等等,但是总觉得格格不入,民族性不同吧!其中有一本叫“孟加拉湾民间故事”,内容有些类似“一千零一夜”,但是恐怖成分居多,把我吓得半夜睡不着觉,噩梦连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勉强看完,赶紧还了。一段时间之后,仍然忘不了那些奇特的情节,于是动念想再看看,可惜彩云早已移居日本,而我找遍台北市各大书局都没这么一本书,心中怅然!
  • 二战过后,饱经轰炸摧残的台湾子民,开始了重整家园的工作:从废墟中寻找新生的力量;从残破里激发重生的勇气;在断垣残壁中翻找可再利用的物资;在满目疮痍里清点出旧日的器物!胼手胝足,夜以继日,慢慢的有了家的约略雏型!渐渐的有了家的温暖感觉!再加上国民政府迁台,力图振作,于是到处一片盎然生机!
  • 初中课业与小学大不相同,当时老师的传道、授业方法,全是靠讲课、板书。以课本内容为主,再穿插些补充教材。于是“速记”的本事就在此时练就!课文旁的空白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尤其是国文课里,文言文的白话翻译,你得仔细聆听再快速记上,否则只好课余请教同学或传抄一下。同时随堂测验不断,再加上三次月考与一次期考,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于是不约而同的开起了夜车来!
  • 因为每班越区就读的人,为数不少,学校体谅通学迟归之苦,于是组织编排成队伍,特准放学时,提前二十分钟排队离校,赶搭火车,把这一帮学生名之曰:“火车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