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洋裁与我<下>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那长达十年的光阴里,洋裁技艺日渐纯熟,周周有新衣亮相,同事由初始的赞叹到见多了习以为常,终至不闻不问,但心中的羡慕溢于言表!知道我的布料来源都是“伸手牌”(地摊货),一身合宜的三件头套装,成本只不过新台币三十元至八十元不等,从没超过两百元!常有意无意的损我:“省下这么多的治装费干啥?”哪个人身怀六甲了,赶紧做两套孕妇装送她!遇到教师节,事先找到儿子的老师仔细量好身材,做件洋装或外套的送她当礼物,物美价廉又合身!不像买的成衣,街头巷尾老遇到穿相同花色与款式的人,擦身而过,都成了制服呢!

不久,我又向前迈出一步,向高难度技艺挑战,开始缝制“格子”布料,剪裁时得“对格子”,既耗时间又费心力,而且所用尺码相对来说,很难预估及准确计算。经常是用心的把格子对来对去的对好了,一经裁剪才发现全盘皆输!剩余的部分再对个格子却不够长,欠了左袖或其他,急得满头大汗!后来学乖了!同样格式的买回两块,放心的裁,就不再有这种状况发生了!

接着,我又将目光转向“丝绒”布料,那柔软而闪闪发光的特色;那不同角度不同颜色的变化,对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一经缝制才突然间明白:那“丝绒”部分,在布面上是“立起来”的,有一定的高度,缝合时,两面一叠合,再压上缝衣机的压布脚,那些立起来的丝绒就东倒西歪、左突右起,缝起来就走样、变形,只好拆掉重来!拆的次数多了,那些丝绒就松脱掉离,那真是搞得焦头烂额,心力交瘁!终于摸出点门道来了:缝衣机得慢慢踩,丝绒布得缓缓送,一点大意不得!而且针脚得放粗些,才能缝得平整美观,整烫时得垫块布在上头,才不会将丝绒压扁而无光泽!

缝著缝著,脑子也飞快的转着:如今终于弄懂了,为何洋裁店对这种特有的丝绒服制作,要收取双倍的工钱?是因为难度太大啦!其实,隔行如隔山!这种收费的做法,一定有他的理由!只是我们不在其中,我们搞不清楚,只是心中一味的不服,一味的埋怨。如果凡事能站在他人的立场设想,就能包容、体谅别人不同的做法,相信他一定有他正当的理由,那不就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纷争与矛盾了吗?

随着地球温度的不断攀升,随着人类道德的急遽下滑,布料的质地也起了巨大的变化,薄纱布料大行其道!而服装的款式,每一季有每一季的风格,每一季有每一季的色彩,因此过时即换,才能赶上流行!到如今设计得半掩半盖,穿起来胴体若隐若现,而且……总之是“暴露狂”的展现!情势演变成这样,我也就傻眼啦!真是始料未及!这种花样我可做不来也穿不出去,那么多布料怎么办哪?有啦!灵机一动,不是学了一期的国画花鸟吗?那可没白学!有一种压克力颜料,能画在任何材质上,快干而不脱落。找出素色的布料,先做件无领无袖的上衣,在前襟或后背部分,画上各种花儿,由简单的五瓣波斯菊开始,再到大岩桐、紫藤、莲、玫瑰……等等。

如此一来,同事们久未注视的目光,如今再度集中我这儿来了,一套套的新装可是艺术品哪!找遍各地绝无仅有!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就这样,我的洋裁制作、我的穿着打扮,独树一格!别人无法模仿,只有称羡的份儿!修炼之后,还用绒布做了两块打坐的坐垫,上头画上荷花,别致又脱俗哪!母亲八十大寿时,特地为她缝制了一件洋装,上头绘上朵朵寿菊,让所有与会的亲友眼界大开,我也就从此扬名立万!哈!

现在回忆起这一路行来的点点滴滴,一来做个回顾的巡礼,二来顺便告别那久远了的纯真年代,将记忆中的珍藏与读者分享。在那号称“双手万能”的时代,在那尚存的人类的本质、真性下,每个人都不敢也不会存非分之想!大多数的人们,无怨无悔的在老天的呵护中,努力的过活,凭自己的双手撑起自食其力、自得其乐的一片天,即所谓的天助自助者——你有这份心,老天一定会让你如愿以偿!这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心得与体会,以及心灵深处获得的满足、成就与定静,那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年女师毕业后,开始就业教书了,当时还不满二十岁。填写各种履历、资料、报表时,那“年龄”一栏实在难以下笔,知道人家一定都另眼相看: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虽然对无法上大学一事,内心一直耿耿于怀,可总算捧起了解决八口之家“吃饭”问题的铁饭碗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 这位敎水彩画的老师,温文儒雅、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尤其醉心古典骈文,一路行来那真是著作等身。年轻时即享有盛名,如今跨足画坛,以水彩渲染画的田园风光展露头角!他的教法与国画正相反,一定当堂先画一张,多半以八开为主,间或画几张四开。作画的步骤交代得很清楚,边画边告诉你如何控制水分;如何拿捏恰当的湿度;什么时候画远景;中景何时下笔;近景又怎么表现……,事无巨细,全都倾囊相授!示范完之后,我们再依样画葫芦的现场临摹一张。而且他为人幽默,言谈风趣,因此人人学画的兴致非常高昂!我把这每周有限的三、四个小时,视为心灵与艺术的补给站!
  • 初中和女师六年的寒暑假,就在阅读、习字与素描里快速飞过。几年书敎下来之后,不能免俗的升格为人妻、为人母,在级务与家务里浮浮沉沉!整日里,手中拿的不是粉笔、红笔与教鞭,就是奶瓶、尿布与锅铲!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将所有的艺术细胞消磨殆尽;把仅有的一丝绘画念头泯灭于无形!
  • 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业,不外乎演算些题目,读几本指定的优良书籍写个心得报告……等等,其中必不可少的是临摹二、三十篇书法,许多同学都把这视为苦差事,而我却乐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作业就是书法。

  • 这六年当火车生的日子里,除了中国古典诗词和西洋文学名著之外,鸳鸯蝴蝶派的言情小说大行其道,我们这些清一色情窦初开的女生,迷得不可开交:那一波三折,爱得死去活来的恋情;那错综复杂的多角关系;那哀感顽艳的情节以及缠绵悱恻的描述,把我们弄得神魂颠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马王子,编织著恋爱梦!日日在“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许”里痴迷沉醉……!现在想来,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极了!
  • 老实说,在那忙碌万分的初中入学考前,如果没有这些课外读物的调剂,纾解精神压力,那些日子真是很难熬过!从彩云借给我的书中,读到不少西洋名著,什么“仙履奇缘”、“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等等,但是总觉得格格不入,民族性不同吧!其中有一本叫“孟加拉湾民间故事”,内容有些类似“一千零一夜”,但是恐怖成分居多,把我吓得半夜睡不着觉,噩梦连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勉强看完,赶紧还了。一段时间之后,仍然忘不了那些奇特的情节,于是动念想再看看,可惜彩云早已移居日本,而我找遍台北市各大书局都没这么一本书,心中怅然!
  • 二战过后,饱经轰炸摧残的台湾子民,开始了重整家园的工作:从废墟中寻找新生的力量;从残破里激发重生的勇气;在断垣残壁中翻找可再利用的物资;在满目疮痍里清点出旧日的器物!胼手胝足,夜以继日,慢慢的有了家的约略雏型!渐渐的有了家的温暖感觉!再加上国民政府迁台,力图振作,于是到处一片盎然生机!
  • 初中课业与小学大不相同,当时老师的传道、授业方法,全是靠讲课、板书。以课本内容为主,再穿插些补充教材。于是“速记”的本事就在此时练就!课文旁的空白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尤其是国文课里,文言文的白话翻译,你得仔细聆听再快速记上,否则只好课余请教同学或传抄一下。同时随堂测验不断,再加上三次月考与一次期考,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于是不约而同的开起了夜车来!
  • 因为每班越区就读的人,为数不少,学校体谅通学迟归之苦,于是组织编排成队伍,特准放学时,提前二十分钟排队离校,赶搭火车,把这一帮学生名之曰:“火车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