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谈谈影迷如我<下>

画与文/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还有一件事儿值得大书特书的,记得好像还念女师吧!有那么一天,和同学一起去观赏心仪已久的音乐经典名片“翠堤春晓”。史特劳斯优美动人的华尔滋舞曲,虽不会跳却早就耳熟能详,再经报纸影剧版着力推荐,我俩早已迫不及待,好不容易上演了,怎能错过?那时晚上演两场:七点和九点。我们买了七点那场的票,进场时已八成满哪!

当那青春洋溢的男女主角,清晨里驾着马车出游兜风,四周景物依稀、迷濛,两旁暗沉沉的树丛,在斜织的晨光里苏醒。寒意渐消,温暖笼罩,叶片儿在微风里轻颤,鸟儿在曙光中惊觉,开始了此起彼落的鸣叫!那场景!那气氛!立刻挑起了两人音乐创作的灵感与热情!我清晰记得:随着搭拉—搭拉——搭拉拉的随口吟哦,到声声的鸟叫适时伴奏,俄顷“维也纳森林”流畅迷人的旋律倾泻而出,满溢每个人的胸怀,全身的细胞都不由自主的随着悦耳的音符,欢快的跳跃、舞动……。那感觉、那震撼!只能用“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于耳”来形容!

剧情告终,灯光打亮了,我们仍意犹未尽的沉醉在轻快柔美的乐音里,舍不得离去!忽然!我俩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同时往洗手间冲去!出来之后,磨磨蹭蹭的觑准两旁角落里的一大片空座位上挪去!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接下去又免费观赏了一遍!

散场后,快步踩着脑海中仍回旋萦绕的舞曲拍子,往家奔去!心中隐隐浮现不安,事先没打招呼,这会儿已过十一点,家教甚严的父母……果不出所料!宿舍木制拉门,由里边紧紧锁上!敲了半天,声息全无!心知闯了大祸!愣在漆黑的夜空里不知所措!也不知过了多久,心软的母亲才开了木门放我进去。面对怒气冲天的父亲,免不了一顿数落!

那些年,人们的道德、心法尚存!纯真、善良的本性并未泯灭!无论是东方或西方,拍出的电影大多寓教于乐,颇具正面的意义!观众单纯的心,很容易就融入纯净的剧情里!即使是涉及男女情爱的,也都是点到为止,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一如抒情的诗、写意的画般,给人带来淡淡的欢笑与幽幽的情思!

随着工商社会的繁荣进步,人类传统的古老道德,逐步的冰消瓦解!曾几何时,那“金玉盟”里坚贞的爱情已不再现;那“罗马假期”里慧剑斩情丝的魄力已不复存!取而代之的是“自我意识”高涨!“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似乎是民国五十二年左右吧!进来一部法国影片“孽恋”,报章、广告上大肆标榜唯美、浪漫的创新作品,因而以黑白呈现,千万别错失良机!我与同事小杨,特别利用下午没课的机会,跷班到台北观赏。果真名不虚传:那“夜色”的运镜,轻盈朦胧、如烟似雾;银色的月光,在花草树丛间轻洒、闪烁,仿佛隐藏着一串串小精灵的眼睛;轻柔的溪水泛著粼粼的银波,推拥著爱的小舟。迷离梦幻的场景,让观赏者舍不得移开视线!只可惜那剧情就不敢苟同了!表现的就只有偷情的欢愉,而无罪恶的愧疚。这一部破坏伦理道德的影片一出厂,往后的一切拍摄制作,更是百无禁忌!什么都可以入镜!什么不正的都可以搬上银幕!

两年之后,随着老天的安排,我展开了人生另一阶段的旅程:调校、结婚、生子,一头栽入繁忙的枷锁里动弹不得!这“影迷”的封号也就自然而然的摘除!顺理成章的也就没机会接触那些伤风败俗、充斥色情、暴力的低俗影片啦!

也许年轻时的环境清纯,心地善良,感受力强而容易情绪鼓荡,观赏影片时总是全身心融入剧情里而随之哭随之笑。如今年纪一大把了,饱经沧桑,孤独寂寞随之而来,此际,心情沉淀之后,再来回味、思索,才有深刻的体悟:人生里的每一步,其实都是经过缜密的安排的!你以为呢?@*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年女师毕业后,开始就业教书了,当时还不满二十岁。填写各种履历、资料、报表时,那“年龄”一栏实在难以下笔,知道人家一定都另眼相看: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虽然对无法上大学一事,内心一直耿耿于怀,可总算捧起了解决八口之家“吃饭”问题的铁饭碗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 这位敎水彩画的老师,温文儒雅、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尤其醉心古典骈文,一路行来那真是著作等身。年轻时即享有盛名,如今跨足画坛,以水彩渲染画的田园风光展露头角!他的教法与国画正相反,一定当堂先画一张,多半以八开为主,间或画几张四开。作画的步骤交代得很清楚,边画边告诉你如何控制水分;如何拿捏恰当的湿度;什么时候画远景;中景何时下笔;近景又怎么表现……,事无巨细,全都倾囊相授!示范完之后,我们再依样画葫芦的现场临摹一张。而且他为人幽默,言谈风趣,因此人人学画的兴致非常高昂!我把这每周有限的三、四个小时,视为心灵与艺术的补给站!
  • 初中和女师六年的寒暑假,就在阅读、习字与素描里快速飞过。几年书敎下来之后,不能免俗的升格为人妻、为人母,在级务与家务里浮浮沉沉!整日里,手中拿的不是粉笔、红笔与教鞭,就是奶瓶、尿布与锅铲!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将所有的艺术细胞消磨殆尽;把仅有的一丝绘画念头泯灭于无形!
  • 每逢寒暑假,各主科照例都有作业,不外乎演算些题目,读几本指定的优良书籍写个心得报告……等等,其中必不可少的是临摹二、三十篇书法,许多同学都把这视为苦差事,而我却乐在其中,一放假,最先完成的作业就是书法。

  • 这六年当火车生的日子里,除了中国古典诗词和西洋文学名著之外,鸳鸯蝴蝶派的言情小说大行其道,我们这些清一色情窦初开的女生,迷得不可开交:那一波三折,爱得死去活来的恋情;那错综复杂的多角关系;那哀感顽艳的情节以及缠绵悱恻的描述,把我们弄得神魂颠倒。人人在心目中都塑造了一位白马王子,编织著恋爱梦!日日在“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许”里痴迷沉醉……!现在想来,真是自作多情,可笑极了!
  • 老实说,在那忙碌万分的初中入学考前,如果没有这些课外读物的调剂,纾解精神压力,那些日子真是很难熬过!从彩云借给我的书中,读到不少西洋名著,什么“仙履奇缘”、“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等等,但是总觉得格格不入,民族性不同吧!其中有一本叫“孟加拉湾民间故事”,内容有些类似“一千零一夜”,但是恐怖成分居多,把我吓得半夜睡不着觉,噩梦连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勉强看完,赶紧还了。一段时间之后,仍然忘不了那些奇特的情节,于是动念想再看看,可惜彩云早已移居日本,而我找遍台北市各大书局都没这么一本书,心中怅然!
  • 二战过后,饱经轰炸摧残的台湾子民,开始了重整家园的工作:从废墟中寻找新生的力量;从残破里激发重生的勇气;在断垣残壁中翻找可再利用的物资;在满目疮痍里清点出旧日的器物!胼手胝足,夜以继日,慢慢的有了家的约略雏型!渐渐的有了家的温暖感觉!再加上国民政府迁台,力图振作,于是到处一片盎然生机!
  • 初中课业与小学大不相同,当时老师的传道、授业方法,全是靠讲课、板书。以课本内容为主,再穿插些补充教材。于是“速记”的本事就在此时练就!课文旁的空白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尤其是国文课里,文言文的白话翻译,你得仔细聆听再快速记上,否则只好课余请教同学或传抄一下。同时随堂测验不断,再加上三次月考与一次期考,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于是不约而同的开起了夜车来!
  • 因为每班越区就读的人,为数不少,学校体谅通学迟归之苦,于是组织编排成队伍,特准放学时,提前二十分钟排队离校,赶搭火车,把这一帮学生名之曰:“火车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