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徐郎不是池中物——谈名医气节

【字号】    
   标签: tags:

  徐灵胎出身于书香门第,祖父曾为翰林院官员,撰修《明史》。他幼承家学,饱读诗书,20岁时考中秀才,在仕途上发展当不成问题。但他厌恶科举制度,鄙视八股文。在一次岁考试卷上,题诗道:“徐郎不是池中物,肯共凡鳞逐队游”,抒发自己不随流俗,胸怀大志的抱负,竟被考官除名。从此抛弃科举,钻研学问,尤其在医学上独树一帜,成为康乾一代名医。笔者在此借用“徐郎不是池中物”一句,赞赏那些志存高洁,不为权贵、金钱折腰,守正不阿,保持人格尊严,坚守正义气节的历代名医。展阅历史,他们在外敌、强权、金钱等利诱面前显示了无私无畏的气慨,其高风亮节,犹如医林中的劲松峻柏,令后人景仰不已。

  华佗拒不事曹——名医华佗甘为劳苦大众服务,不慕名利。东汉末年,曹操患了“头风眩”病,发作时头痛如裂,每次均是华佗为其治好,针到病除。曹操就想将他留在身边当侍医。华佗不畏权势,不甘为曹操一人服务,便托辞回家取方,请假归乡。曹操多次派人敦还,他借口“妻子有病”,拒绝归曹。曹操得知佗妻有病是假,怒而押其回到许昌,竟将他杀害。

  一目存誓,拒治皇后——宋高宗之母、钦宗的韦妃显仁皇后患两目失明,遍召名医治疗,均无效果。有位道士善长眼科,被召到宫中为显仁皇后医治。道士用金针拨障法,将左眼翳膜一拨而去,立即恢复了视力。显仁皇后非常高兴,要求再给她治疗右眼,并答应不惜财物予以酬谢。

道士说:“皇后用一只眼睛看东西就够了,另一只眼睛留着实行你的誓言吧!”皇后听罢吃了一惊,忽然醒悟,只得站起向道士谢过回宫。原来显仁皇后与宋钦宗曾一起被金兵俘虏到北国,她被释放时对宋钦宗发誓说:“我先回去,然后想法解救皇帝,如果不来迎接国君,就瞎了我这只眼睛!”后来,宋钦宗一直被金兵扣押而死去,所以道士才说了上面的话。皇后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只好不治了。事见元•郭翼《雪履斋笔记》。

  傅青主誓不事清——1644年,明朝灭亡。傅青主坚守民族气节,隐居山中,誓不事清。平时身穿朱红外衣,以示不忘“朱”明。康熙十七年(1678),清廷为了网罗明末遗贤,开设了“博学鸿词”科。有人向朝廷推荐了博青主。傅青主以年老有病为由,坚辞不受。地方官员让役夫抬着傅青主的床,将他强制送往京城。

在离北京还有30里的地方,傅青主以死相抗,不进京城。康熙念他年老多病,准其回归故里,并特意加封为“中书舍人”以示恩宠。按律傅青主应当入朝谢恩,但他拒绝前往。官员们就让人抬着他入朝。行至午门,傅青主感慨于山河易主,不禁泪下。相国冯溥等人强按青主,让他叩谢皇恩,青主执意不从,横仆于地,就是不跪。回归山西后,仍以“平民”自居,有人称之官职“舍人”时,拒不应答。

  我自行医有自由——叶熙春(1881-1968年),浙江名医,解放后曾任浙江省卫生厅副厅长。一生正直,爱恨分明,不畏权势,从不把金钱放在眼里。解放前在上海行医时,反动官僚、买办豪绅等慕名求治者很多,总是借口拒之门外。实在无法推拖者,绝无阿谀奉承之态。上海某银行的孙董事长财大气粗,讲究排场。

却不幸得了不食不眠不泄之症,面黄肌瘦,形容憔悴,请了好多医生,都没有治好。经人引荐,找到了叶熙春。孙喝了几剂药,竟立竿见影,于是再三请求叶先生“留诊”,每天给50元银元酬金。有一天,叶先生在家看完病人,赶忙来到孙家看病。孙正在客厅抽烟,脸色阴沉,怪罪叶竟敢怠慢他,骂将起来。叶熙春默然不语,开好了方子,留下字条:“尔自富豪有钱势,我自行医有自由。若要卑躬侍候,尊驾另请高明”。次日即不复往诊。孙家无奈,只得托人出面说情,又亲自上门赔了不是,叶先生方淡淡地应允了下来。

  章次公傲骨峥嵘——章次公一生不好名利,对荣辱恩宠处之淡然。在旧上海,身为名医而素有“平民医生”之称。在民族危亡之际傲骨峥嵘,表现了一个名医的高尚气节。1937年,上海沦陷,虽然章生活比较紧迫,日伪机构欲委他以重职,被章严辞拒绝,说:“宁可全家饿死,也不当汉奸”。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治腐败,岐视中医,章目睹之,深恶痛绝,常在家里说:“国民党不亡是无天理,中医如亡亦无天理”。

  顾筱岩不畏敲诈——沪上名医顾筱岩(1892-1968年)以外科擅长,人誉“疔疮大王”,顾氏平时温恭谦让,对病家态度十分和蔼,但对恶势力则不畏惧,十分坚强。1931年夏,先生治一神志昏糊男孩,诊为疔疮走黄,症情危急,急投药救治,药力未及,当夜而死。病家闹上门来,陈尸堂前,诬先生药误致死。时卫生局未加调查,竟吊销了先生的营业执照。

为了应变,顾临时挂起门人沈楚翘的牌子,照常应诊。但诊所门前每天挤满闹事者,有人也趁机前来敲诈。朋友劝先生花钱消灾,私下了结。先生镇静自若,正色说:“死人在,病在,方在,药对,我无错。

我一生不做鬼祟事,救济贫病我从不吝啬,若要敲诈冤枉钱,我顾筱岩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斩钉截铁,决不含糊,与平日和善待患判若两人,令来者瞠目结舌,悻悻而退。后来,沪上中医学会等组织联合出面,向各界说明真相,法院不得不以“不起诉处分”了结此案,卫生局也只得发还营业执照,顾筱岩不畏强暴由此出名。

文章来源: 大中华健康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