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东航:闻贾甲重入台湾有感

东航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日讯】贾甲再入台湾,不禁令人拍案叫好。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了中国复兴的希望。

很明显,台湾当局是中国民主制度的一般盏明灯,是中国自由永不熄灭的圣火。民主台湾的存在,对于中共而言,犹如芒刺在背,块石在喉,台湾的民主照出了大陆中共专制的黑暗丑恶。

以前大陆留学生和台湾留学生相遇时,他们总是笑骂台湾留学生是蒋匪帮……国民党败了,根据中国的历史常识,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台湾人成了匪帮。可是有人替他们叫屈,其中之一是辛灏年先生,其二是大纪元,第三便是张戎女士。辛灏年先生认为,成了事的未必正确进步,败了未必错误落后,大记元压根认为,中共是邪灵,是像吸血虫一样附着在中国人身上的寄生灵体。中共靠出卖国土种植经营毒品窃取了政权并不光荣,国民党丢了政权未免太老实, 张戎女士更通过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从文化的角度刻画出毛蒋春秋蒋介石虽英雄,也过于儿女情长。这或许就是他屈居台湾的原因。如果蒋也像毛一样六亲不认,历史肯定就会改写。

台湾小心翼翼地坚持民主道路,坚持自用民主理念对于中共中央“解放台湾”的吼声,依然心存储恐惧, 而中共中央也是小动作不断。可中共喊了五十七年,嗓门都喊哑了,至今也没敢跨越台湾海峡一步,何也?——教训在前,华东野战军两个师全军覆没,葬身海峡使毛泽东却步,当年中共的海军不行,现在中共中央有钱了,海军初具规模了,可以称强,可与海军大国相比,毕竟与美国还差得很远,中共一直强调,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问题,不放弃武力,可美国和爱好和平自由的全世界人民把台湾看做中国自由民主的基地。台湾问题实质是民主与专制,自由与镇制之争。在自由主义看来,人权大于主权,所以台湾问题不单单是中国问题,在专制主义看来,主权大于人权,所以台湾问题不容外人染指。争了几十年,再后还是实力说了算。

萨达姆因滥杀无辜,犯了反人类罪,他认为伊拉克问题不容外人染指,结果被美英联军活捉,判了绞刑。 将来江泽民会被判什么刑,全世界也在拭目以待。

毛泽东活着的时候,一直嚷嚷要打核大战,江核心也悄悄地喊过,小胡上任后,又蹦出来一个朱成虎,也是虎头蛇尾。江核心瞧不起稀特勒,他认为他比稀特勒更稀特勒,还有太子党认为他们能比秦始皇更秦始皇,更伟大,要“踏平台湾海峡”,要在台湾海峡上“架桥”,要造一条比长城更伟大的现代长城。反正各种狂人都在断断续续地表演叫喊。—共产现代史就像走马灯……

台湾终于看明白了,中共中央只不过喊喊而已,。目前中共中央的喊声里,夹杂着中共中央对于自己身价性命利益的恐惧,自《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海内外的退党运动如火如荼,“九评”的力量,最令人感动的是,他从思想上,解放了所有的中共党员,中共中央在使用恐惧操控人民时,它自己也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恐怖之中。袁胜贾甲的存在证明了退党大潮的真实存在,诚如贾甲分析,不想退党饯恋权位的,也不过就是中共中央那一小菆铁杠杆党徒而已,而中共的邪教体制,使他们自己也不可能互相信任,既然没有道德底线,他们的境界至多也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他们在最后利用这个政权,都把子女送去国外,预留后路。他们缺少自信!

台湾终于看明白了,接纳了贾甲,中共不敢把台湾怎么样。马上发动台海战争?怕是力不从心,自顾不暇,在没有镇压法轮功之前,或许可能,镇压之后,已经希望渺茫了。为什么?中共失去了人心。中共此举使其不搞自臭。许多朋友断言,中共中央若在此时敢冒天下之大不为,必然加速其灭亡。从押解贾甲出到接纳贾甲入,台湾去掉的是一个“怕”字,怕贾甲是特务,怕引来麻烦,怕遭至中共中央的大动作,甚至于动武——有那么严重吗?——一个政权怕一个中共特务,台湾当局也太胆小了吧! “九评”称中共是流氓黑道邪教,以笔者之见,毛泽东所说的纸老虎更形象,你看中共对台湾喊叫了近六十年,最后留下的只不过是录音噪声。,

台湾从贾甲的果断行为中,似乎发现了新东西,是什么,台湾也说不清。以笔者之见,或许就是专栏作家三人行所期望的气概吧……贾甲的勇气激发了台湾当局的勇气, 激发了台湾当局为自由民主而战斗的意志,增强了台湾人民保卫和平和自由民主决心——贾甲所期望的决不仅仅是个人的居留自由。

台湾当局终于看明白了,在正邪的决战中,上帝决不会永远是中立的。中共中央在贾甲脱离队伍投奔自由之举上,绞尽脑汁,做了很多手脚,然而均以失败告终,想动用最后的手段暗杀,又得失难断,正在中共中央举棋不定时,贾甲又神奇地回到了台湾, 贾甲最想居留的地方。 几次神奇地走脱,中共一流的特工人员都啧啧称奇,台湾当局也不敢相信,贾甲之行真的似有神助!头上三尺有神灵”的古语,在民间悄悄地复活,任中共怎样铺天盖地地宣传无神论也是徒然,中共中央地高官僚绝大多数都在背地里悄悄地烧香拜佛。时过境迁,当年不可一世的中共已不再存在,它已经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利益集团。

笔者一直在跟踪天象的变化,大陆六月飘雪,七月桃艳,黄尘落京都,云龙显两边,当迷信的老人念念不忘贵州省平塘县掌布河谷从天而降的巨石时,“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不但刻石头上,也刻在人们的心坎上。一些朋友在联想南韩优昙婆罗花开,印地安人失而复得的水晶头骨。多愁善感的我,不禁喟然长叹:生于此时,必有大戏相伴。蜗角沧桑,静观世变,本没有必要动情,可世界的巨变令你动情。

中共明明是世界恐怖主义的总后台,911美国吃了一个哑吧亏,实证的僵化思维模式却阻碍美国人进一步思考。自由的理念使美国政府拦不住美国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向彼岸,世界之外似乎有一种力量,要在中共垂死之际,还要肥它一回,非驴非马,非牛非羊,肥它何益?明知道金钱主宰世界不是好事,可世界偏偏楞是让金钱主宰了几百年,当廉价的中国奴工商品源源不断的流向世界市场时,活人的器官也在跟进输出。这些年来,似乎财神爷也糊涂了,干正事的常常经济上困难重重,黑道邪教干坏事却从来不缺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笔者从贾甲一出一进中看到的是台湾当局的进步,看到的是去掉了恐共心理的民主台湾的雄姿,看到了大洋对岸熊雄燃烧的自由圣火,看到了民主中国的灿烂前景看到了中国伟大复兴的希望……我爱你,台湾!

11/29/2006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岀処)(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12-01 12: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