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行(之1)

黄河清:墨尔本拜谒杨小凯墓记

黄河清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1日讯】墨尔本是中华民族杰出的儿子杨小凯埋骨之所。

1968年,19岁的杨小凯在文革万马齐喑的岁月里写出了《中国向何处去?》振聋发聩大逆不道的文章,传遍神州大地。有西方人文思想基因的杨母陈素先生因此被怀疑为后台,受逼迫至死,杨小凯自己则身陷囹圄整十年。

1978年,杨小凯出狱后,先后上大学、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武汉大学、就读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就聘于澳大利亚莫纳尔大学、1987年被莫纳尔大学聘为正式教授、1990年被莫纳尔大学聘为终身教授、1993年当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1998年就聘于美国哈佛大学客座教授、2000年为莫纳尔大学经济学系首席教授。杨小凯与其经济学研究成果被推荐为诺贝尔经济奖得主。

在钻研经济学的同时,杨小凯强忍病痛,撰写《牛鬼蛇神录》成书,为祖国的苦难历史留下了独有的珍贵的一页见证。

2004年7月7日,杨小凯因癌症不幸病逝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寓所。

2006年11月24日,我偕美国羊子大姐飞抵墨尔本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甫抵墨尔本机场,羊子大姐就与杨小凯遗孀吴小娟女士通电话,约定当晚吴小娟来我们住宿的宾馆相晤。14年前王若望先生携羊子访问过澳洲,王若望当时为“64”后滞留澳洲40,000留学生的合法居留向澳洲政府陈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五年前王若望去世时,杨小凯吴小娟多次给羊子大姐电话慰问。杨小凯去世时,羊子大姐多次电话慰问宽解吴小娟。

24日晚8时许,我在羊子大姐的房间里看到了吴小娟女士。听着她们之间的对话,不禁感慨万千。吴小娟说:“小凯刚走时,我真受不了,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来电话,我一说就哭,没办法,忍不住,就要哭啊!那时我才知道,我以前给你电话安慰你时,你也是一接电话就哭,不是你爱哭,就是会哭的啊!”羊子大姐说:“没有亲身经历,是不知道我们的心情的。那时一想到老伴生前所受的委屈,心真痛啊。河清为我写的发言稿,提到往事,我看着看着,还是会流泪。那太使人伤心了。现在好了,终于走出来了。”在以泪洗面近一年后,吴小娟也终于走出来了。现在羊子大姐和吴小娟都能不时地伴随着笑声回忆讲述先夫的往事了。我深切地感受到吴小娟对杨小凯去世曾有过的刻骨的悲痛和现在真切的怀念。

25日上午,我参加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开幕式。会场上摆放着王若望、杨春霖、林牧的遗像。大会向他们致哀致敬。这件事做的太好了。回想前晚听羊子大姐和吴小娟的交谈,我不禁想起了在赴会前给大会写的一封短函:

这次大会邀请了王若望先生的的未亡人羊子大姐,并请羊子大姐带来一帧王若望的照片,给王若望留一个位置。这件事做的太好了!阶级斗争泯灭了人性,中共不讲人情。海外的流亡者也受到了影响。王若望晚年的凄凉境况就是明证。

王若望去世后,羊子大姐已近古稀之年,孑然一身打工养活自己。关心她的人有,但不多,就那么有限的几个。一次某精英的婚礼上,人来人往,举杯相庆,喧哗声声,热闹非凡。羊子大姐孤零零地坐在一个角落,人人经过她的身旁,却久久视若无睹。我的朋友纽约的陈立群见状前去问候,陪伴她。

陈立群告诉我这些情况后,我在与大陆的一些友人通信中提到此事。友人们潸然落泪,很不理解。不是说,我们要如何热情地永久地无微不至地关爱羊子大姐,那是不可能的;而是我们,我们整体,我们的思想观念里,我们的行为模式上,要永久地记住有一位为自由文化奋斗了终生的王若望,我们曾经对不起这位老人、这位战士、这位先驱、这位长辈,我们不能继续对不起他的未亡人。他的未亡人曾是在他最后的凄凉岁月里给他唯一关爱唯一温暖的人,是与他并肩为自由文化奋斗了22年的人。我们应该永远地记住这一切。永远地记住这一切,不仅是记住王若望、记住他的未亡人羊子大姐、记住两位老人,也是记住了自由文化的精神。薪火相传,自由文化不灭!这才是我们与中共的区别,这才是自由文化与斗争文化、无产阶级专政文化的根本区别,这才是人性!

为此,我衷心感谢这次会议对王若望和羊子大姐的安排,我感谢袁红冰先生的人性与人情味。卑微如我,为能受到邀请参加这次大会,深感荣幸。我是在得知这次大会对王若望和羊子大姐的邀请和安排后最终接受邀请的。自由高于一切,人性高于一切!远离残酷斗争,不要血腥屠戮。让我们的人性多一点、人情味浓一点!谢谢大会,谢谢袁红冰先生!

写罢以上这段话,我想起了在海外去世的刘宾雁、王若水、金尧如、杨小凯诸人。建议大会也为他们设一座位。在会议开始前,感谢他们,感谢他们为自由文化所付出的一切。

——(2006-10-03)

我赴澳洲与会,原就有拜祭杨小凯墓之意。因羊子大姐得与吴小娟相晤,即约定第二天去拜谒杨小凯墓。25日下午,我请墨尔本友人罗云庚先生开车送我们去吴小娟家。罗云庚是这次会议迎来送往的会务人员和司机,且他自己打一份管道装修工,杂务繁多。但听说是去拜谒杨小凯墓,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一位台湾来的夏祷女士与羊子大姐同房间,也要去。我们一行四人:羊子、夏祷、罗云庚、黄河清,溜出“中国的苦难──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群英演讲会”会场,驱车近一小时到了吴小娟家。这是一幢独门独院的房子,院子里绿树遍布、鲜花绽放。吴小娟说,这都是小凯生前亲手种植的。吴小娟请我们进屋坐坐。客厅里,摆放着一架钢琴,墙上贴着中文写的赞美诗歌词。吴小娟多次说过:是基督引领着她走出痛苦和黑暗;小凯也皈依了主,受了洗,小凯很虔诚,所以,临终时,小凯走得很安然,没有痛苦。我们在院子里照了相,我还在房间里单独照了相。吴小娟找出一帧杨小凯生前的照片,让我与他合影。

杨小凯墓地在墨尔本郊外。吴小娟陪同我们驱车前往杨小凯墓地。因为匆促和疏忽,我们没能准备好鲜花,吴小娟竭力劝我们别买了。我临时在吴小娟家书写了挽联带往墓地。在墓地门口,也找不到买鲜花的地方。于是,羊子、夏祷、罗云庚都在我书写的挽联上签了名。

阳光灿烂、天空蔚蓝,朵朵白云静静地悬在墓地上空,四周是绿茵草地,杨小凯就静卧在这中间。圆顶的一米见方大理石墓碣正上方镌刻着三个中文大字:“杨小凯”,其余的都是英文。碣的左上方是一帧杨小凯在哈佛大学划船的照片,碣的最下方是杨小凯经济学的一个图解。碣的前方是一大片草地。杨小凯土葬,就埋在这片草地底下。碣的正文我请友人万之汉译为:

杨小凯墓志铭

以爱心铭记
杨小凯
生于1948年10月6日
殁于2004年7月7日

为吴小娟深爱之夫

小凯笃信耶稣。
大胜尘世功名,
其胜非同小凯。
赢得不朽生命。

为小溪、泽思、泽华敬爱之父

我伫立在杨小凯的墓碑前,想起了近40年前与家乡朋友一起读到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时的那种震撼性的感受。现在,蒙吴小娟善解人意,得以与这位心仪已久的中华英杰合影,得以瞻仰祭拜这位远远走在前头的自由文化践履者的遗骨,我深深地感动,感动人性向往善、追求真、崇尚美的一致、复归,感动人性的永恒,感动永久的生命。我站立的这片草地下,静卧着杨小凯的肉身,我无异于站立在杨小凯的身上,也可以说是站立在巨人的肩上。杨小凯作为政治的先知,作为经济学的大师,不愧为中华民族杰出的儿子,不愧为中华民族的巨人。我向杨小凯鞠躬致敬,我为同乡友人向杨小凯鞠躬致敬。我同时想起了不久前离开我们的中华民族另一位杰出的儿子、另一位巨人刘宾雁,想起了一起编辑《刘宾雁纪念文集》的知交好友。虽然杨小凯生前从经济学的角度,尖锐地批评过刘宾雁的《人妖之间》,但是他们悲天悯人的情怀是一致的,人性的光辉同样闪耀。正同瑞典的万之所说的“殊途同归”。我相信,我的这些友人同我一样,不仅对刘宾雁,也对杨小凯怀着敬爱之心。于是,我在挽联上写上了他们的名字。行前受徐文立先生之托,我也写上了徐文立先生的名字。我在杨小凯的墓前,默念着友人的名字。小凯,我与友人一起,不会忘记你,永远陪伴着你!

我擅签的名字是:刘国凯、郑义、北明、陈迈平、一平、苏炜。当我事后告诉他们时,我得到了他们一致的赞同和感谢。其中苏炜的感谢具有戏剧色彩,也很有代表性。因为当我签下苏炜的名字时,同行的台湾夏祷说自己认识苏炜。我将此转告了苏炜。兹征得苏炜同意,将他的回函录下,以见活着的人们对杨小凯的怀念敬爱,以见世界真小、冥冥中“缘”之一字的力量。

河清:

其实真要谢谢你,把我的新缘、旧缘都接上了茬。我跟杨小凯算是旧识,80年代中他还在读普林斯顿博士,我人在哈佛,他在张罗留美经济学会,到哈佛来开会,就和他认识了,只是私交不算深。“6.4”后也跟他在海外参加过几个会议。承蒙他总记得我,在他的几篇访谈里常提及一句话,说欣赏苏某人对文革的一个看法云云,网上关于杨小凯的文章常引及,因此便常常接到关注杨小凯成就的朋友来函询问,问我说过的是什么话?我从网上查到了杨小凯所提及的那段话,我自己记不清他指的具体是什么,大概是“6.4”后跟他一起参加的会议中,我较早提出的“党文化”和“毛式话语”的问题吧。我和杨小凯《牛鬼蛇神》一书的英译者也熟,小凯骤逝后,曾想过托她代我致祭未果,没想到,河清你帮我还了这个心愿。我本人也是文革中就崇拜“杨曦光”的,记得还在一个什么小场合专门请杨小凯谈及那一段回忆,不过现在都成前尘往事了。河清你若人还在澳洲,得便请代我向小凯遗孀吴小娟致意,如果没记错的话,有一个场合我也曾和小凯一起见过她。你说的台湾女士“夏祷”,是我的一位哥们儿多年的女友,后来一起在视线里消失了。河清你若有她的地址,给我传一个,也请把我的地址给她。她其实是台湾才女,东西很大气,文字、思想才情都不在许多台湾闻人之下,大陆情怀也很重,……此乃题外话。絮絮接续上这些故事,再谢河清──祝你在澳洲玩好!

苏炜

谨以在杨小凯墓前致祭的挽联结束本文。

哲人其萎

杨小凯(曦光)先生千古

政治先知,卅七年前,察沉沉大陆风云假象,
吁行民主宪政大道,关心民生,文传四海,曾奏小凯;

经济大师,二十载来,究莽莽神州泡沫真相,
指走资本市场小路,问鼎诺奖,名播九州,正露曦光。

西班牙马德里黄河清敬挽

(2006-11-26于墨尔本)

羊子、罗云庚、夏祷、徐文立、刘国凯、
郑义、北明、陈迈平、一平、苏炜

(2006年12月4日草稿6日改定)@
——原载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12-11 3: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