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19)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2日讯】杏儿听到这,眉开眼笑得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示谢。四娘又说:“姑娘她,胆子也大,久不久瞅我一眼,定定的看上一小会。瞅了几回她不再瞅了,低着头默默吃饭,默默想事了。我猜那时她准是认定我是媒人了。果然,当我吃饱先离台,刚在门外站了一阵子,见姑娘也离席,拖着她娘的手往屋内走去。她母女俩会谈什么呢?我当时也猜中几分。”四娘喝了几口凉茶又说:“快到告别时,她娘从屋里间走出门外送行,把我扯到屋角,低声地说,我女儿要求先同李家男仔会面,才考虑这门婚事呢。我正想问为什么,她却先开口解释了,这一年多来,外村曾有三家派人来求亲,都是有钱有地的。可我那宝贝女却对爹妈说,我不稀罕人家的钱和地,只问那男子是什么样的人?依本地风俗,结婚前男女不宜见面,没办法可想,只好把这三次求婚辞退。可这回听你大娘说,李家男仔纯品孝顺勤劳,她爹听了也挺喜欢,前一刻我俩都同意女儿先与男仔见面,出格一回也罢。因此他们求我转告这事,如果你们同意,商定时间,那就双方到平洲墟见面。”“呵,原来如此!刚才我耽心会中途变卦呢。这事我没意见,相信孩子爸也会这样,而今已是民国九年了。”杏儿放下疑虑,快人快语地表了态。

  经过媒人传话,李、陈两家当事年轻男女,在双方母亲和媒人四娘陪伴之下,选定不是墟期的那一天,先后来到平洲墟东边墟亭的南口,各站在左、右的亭柱前面了。依约,两人只能隔着一丈多宽空间相对而望,不许拉手,也不许对话,在当年当地乡下,也算开明的了。媒人识趣,眼看李朗和淑贞一人一边刚站好位,便急不可待地四目相投时,便招引两家母亲走向墟亭中部,也都注神地眺望着她和他﹐让这双少男少女安静地相望。

  这时,墟里行人稀疏,偶而三三两两在亭边走过。留着一条鸟黑长辫子,脸圆面润的淑贞那双黑白分明水灵灵的眼睛一盯上对方,便定着不动了,生怕浪费一分一秒地从头望到脚,又从脚望到头然后定位脸上,直瞅着对面这陌生的男子;而肩宽胸厚,不高不矮不肥不瘦,刚剪成平平整整的满头黑短发,下连微突额头与宽宽下巴之间有一双圆而凝神眼睛的李朗,在注神地望了淑贞一会,忽地心一虚,忙把视线挪左或挪右,瞬间又朝直望去,春心动荡地欣赏眼前美少女那芙蓉般的容颜;当淑贞一次两次发现李朗视线不定,初识对方天生害羞却纯情的特点,芳心不禁微生爱意,原先紧绷的脸庞渐渐舒松,到越看越合心意时,便微微张口浅笑了;而刚刚略显胆怯的李朗,一见淑贞浅笑,羞怯感顿然不翼而飞,也敢于转也不转地与淑贞对望了。年虽小却都春心常动的李朗和淑贞,一分又一分钟地对视着,那两颗青春的心到了不受约束变得好似野马奔腾,率性的淑贞禁不住张口大笑了,谨小慎微的李朗也被感染得嘴巴微张。此时此刻,她和他多想迈开步子走向对方,牵手、拥抱…可那时代中国乡下青少年大多人品纯真,谨守乡规俗约,未婚男女还是授受不亲的。李朗、淑贞也都自约地站着不动,只相视而笑。当由于职业关系对青年后生的爱与婚姻有深刻体验的媒人四娘,一回到墟亭南口,见此情状,身子一转,高兴地对两位母亲说:“嘻,好啦,我又为一对好鸳鸯配上了!”声声“感谢”便随之而起。(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