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栏】唐子:现在形势不一样了

——来自劝退前线的报导(64)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3日讯】秦琴今年19岁,亲历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七年,但她挺过来了,越来越坚强。

是形势将我跟天府的她在网上相遇。我所以采访她,有两个原因:1、好奇一个女孩子抽烟,却又在做促退党的义工。2、她跟她妈妈怎么可以在不长的时间促退几百人。秦琴跟我儿子一般年龄,还大一个月,却没书读三年了。

是小红介绍我与她在网上相识的。小红说:“她QQ中个人说明写的很堕落,充满恨。遇到我几次后,她跟我说:‘我决定不抽了,对我没有好处。’我说:‘嗯,真好,早就不该抽了啊。’”听小红这般说,我起了采访秦琴——这个跟我儿子一般大,一样在青春期以抽烟表示反叛——的念头。在一家网吧的视频上我见到她,乍看像个男孩子,眉清目秀,喊我叔叔,很有礼貌。我们从辍学、抽烟开始交谈。

“初三就没读了……17岁抽烟……坠(堕)落了一段时间……抽了一年……重新读法之后戒掉了。”我问她还会抽吗?她肯定地说:“不可能再抽了。”

秦琴告诉我,她是“7·20”之前就炼法轮功了。遭迫害后,停了一段时间,15岁读完初二就被逼得没书念了;哥哥加入了黑社会;妈妈不停地遭受骚扰和打压,两次被迫劳教,半年前才出来,依然该做什么做什么。她现在几乎天天上网,配合妈妈把劝退的人数发送出去。透过视频,我看见网吧很多人在电脑前,她身后也不时地有人走动。我担心她的安全,她说没事,叔叔你说我听,我打字。

“我从来没有不相信过。”回答我关于法轮功受迫害之后她是不是因为怕而动摇过对法轮功的信念,秦琴说。她也如实跟我承认:“刚开始有些怕。”

“现在为什么不怕了呢?”这是我想知道的,因为我能感觉到还是有很多“7·20”之前修炼法轮功的人因为害怕而窝在家里,没敢出来参与救人的活动。

“现在形势不一样了!”这话秦琴用语音传递给我:“现在它怕我们。”

“现在形势怎么就不一样了呢?”我饶有兴趣的问。

“现在小资料点正遍地开花,曾经镇压过的那些恶人得到了恶报,有利于我门讲清真相,很多警察现在也就是应付交差,也烦着呢。有些人就要我们给他退。”

“秦琴,叔叔想知道,很多人都想知道,你和你妈妈为什么不退缩?”秦琴打字过来:“当你的恩人救了你
然后恩人被遭诬蔑你会怎么样?”我继续问:“可还是有很多一样受过老师恩惠的学员退缩了啊?是不是因为看不到老师?”

“什么是修炼,就是靠个悟。”秦琴说:“师父不在法在,以法为师啊。哎,你可别悟邪了啊,悟正一点,神师父赋予你一切保护自己的功能了,多读转法轮,保护自己的方法里面都讲清楚了,你可别成为段誉。”秦琴有着天府人的幽默。

“神”这个词从一个孩子口里自然地出来,显然不可能是强逼和诱迫的。法轮功传播是心传心,跟共产党枪杆子和笔杆子传播马列邪说显然相反。我读过法轮功的所有书籍,李老师从没让学员把他当神看待,倒是明确说过释迦牟尼、老子、耶稣是神。是学员们根据自己师父十来年显现的无数神迹和形影不离的法轮、无所不能的法身保护,由衷地拿他当神看待的。这跟许多自心生魔的人完全不同。实际上心里清白的人很多。就有某公安局长根据法轮功越压越显强大的事实,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的师父就是神,出国见到他,请代我问个好。”我妻子一直在法轮功的门槛之外,她也对我说:“李先生不是人,法轮大王下凡尘。”的确,自吹自擂是神的人有的是,他们在女孩子秦琴面前却立不起一点威来。

“你说说明年这个时候共产党会不会完蛋?”我问。我盼共产党垮台已经很多年了,虽然现在已不焦虑了,却还是关注时间。我想听听这个女孩怎么说。我希望这个女孩的说法,能够给那些总也走不出来的世人和学员一个激励。
“我现在不想那些。”秦琴打字给我:“我就想尽快的讲清真相,叫世人清醒,救度被中共毒害的那些世人。你不觉的他们才是最可怜的么?”

我一时无语,真想让我的孩子、家人和亲友都来听听。活人这般活,岂止“活出了质量”?这活的更是境界。活人可贵的是什么?是生命?生命却有微生物、植物、动物、人和神(在地球上可以道、佛的肉身显现)。我能理解秦琴所说“被中共毒害的世人”何以可怜?因为他们被毒害而不知道,一脸青春痘还以为是美人痣。在共产党的毒害下,世人熙熙攘攘为名利,为了成功不择手段,活成了豺狼虎豹般的野兽动物;开开心心活到老,不管共产党怎样作恶,只要今天没整到自己就赶紧活出那份卑微的光彩和快乐,活成了微生物、植物和猪马牛羊。尤其是企望成为开心人的人,被人说穿了活法的卑微往往还怒不可遏,却不敢对共产党发威,而是对讲真相者翻脸:我走自己的路,不要你来说!其实他(她)哪里在走自己的路?他(她)一直在走共产党的路,去见马恩列毛邓的路;或者这世做车中人,下世做笼中鸟。是啊,这样的理都不明白,如此活的人实在可怜啊!

“你跟你妈妈怎么讲真相和劝退的?”

“晚上把自己做的真相材料贴到大街小巷去。白日里路上遇到人,在公共汽车上遇到人都讲、都劝。”

“什么人都劝吗?不择人吗?”我问。“择谁啊?没人脸上写着‘我要退,你来劝劝我’啊?看机缘啊,觉得可以讲就讲。”她说。我想到一些人总说“我只要活得开心”、“共产党的事情我管不了”、“你别拿法轮功来烦我”,问她:“遇到就是不听的人你怎么对待?”她一两分钟没吭声后,过来一串文字:

“劝善劝善,不听就算。我已经通知到他了。如果他还是执迷不悟,那就等到结束的时候,他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惩之处。因果都是自己搞成的。我的使命就是通知每一个人我已经通知到他们了,他们要怎么样是他们的事。不要强求任何一个人,这是师父说的。我觉的就是这些。”

秦琴还真是不执著。这样的思想意识下,遭遇拒绝便会过得去,难怪她一直挂着笑容在跟我聊,没有我们这些搞民运出身的人提到人心的麻木就愤愤不平的苦脸,罗汉就是这样修出来的。做劝退活动的人是信使,更是天使、是修炼者,在地上行人事,根据心性的高度决定自己超分子细胞的生命回天的位置。秦琴才19岁,我相信她会在不执著的前提下更修出慈悲和祥和。这个女孩子有菩萨相。我相信她会在不强求的前提下更炼出耐性和睿智。大法溶人,她一定行的。

“觉得苦吗?”

“跟师父比,这点苦算啥?师父看全世界的人都是他的亲人,可多少人受共产党的毒害骂师父?这种情况下,师父还要救咒骂他的人,多少苦都由师父承受了,承受的是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的。留下的这些苦是我们剩下的业力,给我们提高的。所以我怎么做都微不足道。有人不听必有人听,世界上没有偶然,都是安排好的。我把退党的名单给小红,是师父的安排。我这么说你可以理解么?我的家本来就不在这,来这边受苦才能回去啊。师父为度咱们受了多少的苦?多想想师父为度人所承受的苦吧。”

我感谢她的鼓励。这已经不是采访了,呵呵。她的话走的不是逻辑的路,我也跟着跳:是的,我今天跟秦琴相遇也是安排,让我修去对时间的执著;修出对一个孩子“指教”的坦然接受的胸怀。坚信不成问题,如何劝退更多人才是问题。

“说说你炼功的情况。”

“打坐以前双盘,现在不行了,就单盘了。以前双盘还可以定下来,现在不行拉,现在盘的上是盘的上就是好疼啊,造业了。我6年没有抱轮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前天第1次抱的时候就可以了。”秦琴并不想在这上面多谈,话很快转回去了:“你也加油啊一起回家。也许你们大人的思想比我们的复杂多了吧?你要记住别叫邪恶钻空子,别带着常人心去想事情。咱们有自己的思维。咱们上网控制电脑,常人上网电脑控制他。共产党对他们毒害太深。为什么求平安的人不花钱、也不麻烦,就是不退呢?因为党文化在他们的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了。”

这孩子,三、四年没读书,却比我孩子和许许多多四、五十多岁的大孩子懂得的真理多啊。是啊,法轮功学员上网控制电脑为救人做事,可太多成年的男人、女人上网却被电脑控制着玩游戏、玩文字、玩情爱。”秦琴能够劝退比较多的人,是自然的。她一个女孩子,受迫害七年,还能正常地、健康地看问题,实在能让很多成年人比出惭愧心来,良心由此而苏醒,良知由此而起立。

知耻而后勇。共产党的邪毒之一就是将国寨人质的羞耻感伤惨重了。哀大莫过于心死,最弱就数开心人。企求在共产党的邪恶暴政下过快活的日子,必定忍过人的极限直到视贪生怕死为正常。人啊,就要像人一样的活着,不是说富裕了、显贵了就像人了,不是。敬神道、重德操做好人才是做人的根本。而退出共产党,清除党文化才是清醒做人的开始。三退未必是因为信神,却走近了神。

“你是什么时候振作起来的?”我最后问:“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秦琴说:“前几个月吧。我突然什么都想清楚了,什么都知道了。我想要的,只有师父才可以给我。就是这样,一切都想清楚了。我想要自己攒钱买个电脑、打印机,印资料、发传单。妈妈也会帮我的。你知道我常跟人说一句什么话?这年头,当买东西或者车坏了,常人都会和朋友说:得寻求学法轮功的人帮助,因为这社会只有学法轮功的是真的好人。他们都知道。”

我和秦琴在互道“加油”之后“拜拜”道别。

现在形势不一样了,的确啊。看看秦琴,看1600万三退人,难道不是吗?还怕著共产党的世人,还不敢讲真相的学员,认清形势啊,做自己该做的事。

(大纪元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12-13 10: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