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20)

朱执中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5日讯】在回村归途上,李、陈两家主妇,都用婉转的口气,向儿女探询“会面”的感受,李朗笑而不言,只朝母亲连连点头;淑贞呢?没等娘的问话说完,便爽朗地说:“我喜欢他!”妈妈佯装责备地说:“看你这丫头,疯了!”两位母亲都像儿女一样心有同感,还没回到家,这门好姻缘已有八成胜券。

  自然,这也是媒人的胜利。第二天,四娘又承接李家的委托,带着求亲的红贴和口信,来到榄岭陈家。陈家也把它看作喜事临门。昨日母女回家,母亲大赞“李朗好”,幺女又明说“喜欢他”,老爷子和三位兄长也就默许了这门婚事。今日李家托媒求婚,迅即获得欣然接受。至于出嫁礼金,老爷已知未来亲家目前的境况,便请媒人转告“酌量给”就是了。因此,媒人四娘享过丰盛午餐款待后,便依老俗例,带着陈淑贞生辰八字的红柬回转望南,交给一家之主李茂林,转达陈家诚恳接纳求婚的心愿。

  喜事临门第二天,杏儿带着儿子和准媳妇两人的生辰八字,喜匆匆来到大皇庙,请南摩升算算两人的命水合得怎样?他仔细看罢两人八字,端坐默想良久,又一会翻相书,一会点手指,或饶有兴味地摸捏着下巴左边那黑斑上的毛,快过去半个时辰了,才开口说道,你李朗命属土,淑贞命属水,水土相容,万物齐生齐发,好一个搭配!他俩匹配成双,将有长长的好运程!南摩升说声恭喜,又默默不言。杏儿为前面的论断心安,又耽心他后面算出什么?心中卜卜跳。南摩升复又一字一字慢慢说道:“作丈夫的四十过后会遇克星,妻子到时要为他多求神庇护!”“遇什么克星呢?”“这是天机,恕我至今还未能向你说清楚。”杏儿便带着大喜,也怀着点担忧离大皇庙。她边行边想,人在世间过得不易,总难样样好。

  大事既定,茂林夫妇从多年积蓄中拿出五十个银元,用大红纸包了,又请媒人送上陈府,作订婚聘金。经陈家收下,便表示李朗与陈淑贞订了婚。那时乡下还不兴摆订婚酒,城市也只偶然出现。

  经左挑右拣,茂林夫妇独子李朗婚期定在秋收后的一个吉辰吉日。为了筹措婚礼开销,儿子从商小本,困难可不小。这一年,茂林家咬咬牙又租了两亩田,连自置、已租的四亩多,一共要耕耘六亩多田地了。一家四个劳力,都拿出全部力气和本领,去达成家庭定下这两个眼前的与长远的目标。茂林是主力也是指挥。不论播种,耘田、除草、收割,安排得妥妥当当,农忙时,一家子从早干到黑,多累,没人叫声苦。丰收、好收成接踵而至。农闲,茂林砍竹编竹器,挑到各墟场出售;阿朗四出托人找短工,到墟上或到石虎镇去卖劳力,尽力多挣几个银子,杏儿到远近荒地找野菜,好喂大四口肥猪和近百只鸡鸭,这都是乡下婚宴的主菜呢,十五岁的汝珍几乎天天跟着村里大嫂大娘去后山边捡干枝砍小杂树或割野草,她记住爸爸说,四顿婚宴得烧千多斤柴火。这家子默默地干了八、九个月之后,茂林同妻儿一道核算收入,比往年多收了三千五百多斤谷,现款收入三百八十多个银元,估计扣除婚礼一切开支后,到时再卖些谷子、花生、豆子,就可以凑到二百多块银元,给阿朗作卖布本钱了,因此,茂林一家便喜气洋洋地办婚礼,迎新娘子了。可有一点令他久存遗憾,钱不够,没能给屋里砌上簇新的红地砖,无奈只好让一对新人仍跪在泥地上拜堂了。(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