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为何美国一再发生校园枪杀事件?

李家同
【字号】    
   标签: tags:

美国有二亿人口,民间有二亿枪支,看起来,连才出生的小婴儿都可以配到一枝枪。当年美国人推翻英国暴政,就因为当时的美国人人人带枪,因此宪法保护美国公民带枪的权利。理由很简单,如果美国政府又变成了独裁政府,老百姓还有机会,推翻政府。他们忘了美国政府武力强大,老百姓有这种枪是无法推翻政府的。

美国又惊传校园暴力事件,这一类事件发生以后,总统以及一些大官一定会立刻发表声明,谴责暴力,凶手(都是小孩子)的家长也会发表谈话,向全体受害者道歉,校园里一定会举行仪式,追悼全体受难者,存活的学生和老师会表示哀伤,最后,电视会有葬礼出现,通常有人会唱 “奇异恩典”,牧师或神父会念一些文词优美的祈祷文。这一切过了以后,又会有一次校园的喋血新闻,校园又变成了杀戮战场,一切又再来一次,谁也不能防止这种事件再发生。

美国人似乎已经将校园喋血事件看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教育界的反应是“加强戒备”,今天在电视新闻中看到校园警卫搜身的行动,有二个一年级的小女孩,也傻呼呼地举起手来接受搜身,真是天大的笑话,我如果是美国人,一定会认为这是奇耻大辱。世界上有那一个国家,要将一年级的小娃娃加以搜身的。

可是搜身绝对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大多数美国学校是没有围墙的,大学校园幅员广大,既使有围墙,也不可能阻止带枪的人进入校园。

美国的媒体早已麻木了,他们很少检讨为何美国校园不断发生这种事情。最使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们为何不问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只有美国会发生这种事情。

总不能说美国心理不正常而又有暴力倾向的孩子特别多,我相信那一个社会都有这种年轻人,只是在别的国家,这种年轻人无法拿到枪,而美国是个枪支泛滥的国家。今天这二个年轻人,大概也不需要去抢去偷,一定是轻而易举地从家人和亲友那里拿到了威力强大的枪,也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子弹。

美国有二亿人口,民间有二亿枪支,看起来,连才出生的小婴儿都可以配到一枝枪。当年美国人推翻英国暴政,就因为当时的美国人人人带枪,因此宪法保护美国公民带枪的权利。理由很简单,如果美国政府又变成了独裁政府,老百姓还有机会,推翻政府。他们忘了美国政府武力强大,老百姓有这种枪是无法推翻政府的。

政府没有被推翻,各种可笑又可悲的枪杀事件却层出不穷,一位好心的太太,买了一个生日礼物给丈夫,她将礼物藏在车子的行李箱内,为了给丈夫一个惊喜,她晚上偷偷地去拿,丈夫从二楼看到有人在开行李箱,毫不犹豫拿出枪来,一枪打死了心爱的太太。

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和他邻居的小女孩吵嘴,小男孩回家,用他爸爸的枪打死在园子中玩的小女孩,枪上有望远镜,瞄准起来非常容易,你能将七岁的小男孩怎么办呢 ?总不能将他关进监牢吧!

美国其实已经非常痛恨枪支泛滥了,可是国会永远不会通过严厉的枪支管理条例,因为美国的来复枪协会资力雄厚,会员又非常团结,他们的金钱影响力,使得美国永远是个枪支没有什么管制的国家。

昨天是丹佛市发生校园枪杀事件,丹佛市位于柯罗拉多州,这个州正准备通过法律,以保障枪支制造业的权利,经过这次事件以后,不知能否通得过。

美国是一个讲究“个人权利”的国家,可是过分强调这种不该有的带枪权利,最后害到了整个社会的集团安全,美国人不太承认他们的政治有浓厚的“金权”气息,无论多少警察被黑枪打死,无论多少无辜的人死于枪杀,无论多少震惊全球的校园枪杀事件,他们就是通过不了严厉禁枪的法案。

美国的暴力电影也在推波助澜,可是美国是个自由国家,法律保护这些这些充满血腥暴力的电影。有一首歌满好听的,叫做“上帝保护美国”,是唱这首歌的时候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久前报上有一张彩色的大照片,一万个尼加拉瓜的饥饿儿童排队领食物,大部分孩子的脸上都含着泪水,如果这张照片打动了很多人的心,使他们增加了一点悲天悯人的情怀,世界上的穷人总有消失的一天。如果大多数的人看了这张照片以后,仍然无动于衷,恐怕一百年后,我们还会看到这张饥童流泪领食物的照片。
  • 虽然城南旧事借用了小孩子的口吻写,却是给我们大人看的,我之所以喜欢看这些故事,因为这些故事写的全是小人物的故事
  • 基督徒应该常常低头问问自己的是:我们相信耶稣基督是天主,但我们有没有像耶稣基督那样地爱人呢?
  • 为什么凶残文化没有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原因很简单:社会的主流人士仍然没有感到这种压力。的确,我们一般人被凶杀的机会不大。就像那两位中学生吧,对于建中同学而言,他们一定会觉得,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一女中的同学更加不会有这种恐惧了。我们大学教授中有不少是社会学专家,可是他们也都不会亲身地感到这种凶残事件的可怕性,因为他们极少去KTV,也根本不会去酒廊。
  • 我们很多家长不鼓励孩子多看课外书,认为看课外书会耽误正课,其结果是这些孩子一定写不出好的文章出来的。
  • 我认为我们不该过分地自己吓自己,我们也该听听电脑专家的说法,他们会告诉我们,大多数重要的电脑都是非常安全的。
  • 美国人让枪支泛滥下去,结果是无辜的人受害。我们如果不能铲除黑道的势力,我们如果不能大量减少暴力色情电影的流行,我们如果不能执行公权力,以阻止人们用不正当方法取得财富,我们就会看到接二连三的凶杀案件,我们应该知道,下一个受害人就可能是我们的家人。
  • 有一位受刑人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师在他被判死刑以后去看他,他对牧师说:“牧师,我很惭愧,我没有听你的话,才弄到这个样子。”那位牧师没有一点责备他,反而说:“是我才该惭愧,是我做得不够好,才使你没有接受福音!”
  • 我希望新政府能够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一切的措施都要顾及到考生的权益,尤其弱势考生的权益,我也希望各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们注意一件事,以大学目前教务处的人力,能够将入学招生事务做得十全十美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