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21)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9日讯】李朗同淑贞的婚礼,依照珠江三角洲的风俗坐花轿、奏八音,送嫁妆,大摆开厨,正日(两餐)、散厨四顿酒席。婚前一日,男家给女家送礼饼、猪肉与鱼等程序,在隆重热闹中度过了,为秋禾丰收后的望南村平添新的欢乐,为李氏宗族兄弟亲朋间增添了新的和谐。村中不论老幼,不论贫富,在自创较富裕的物质基础之上 ﹐便沿着先祖逐步在婚嫁等伦理上立下的族规乡约,每岁都通过像这般热闹的婚礼,以及拜新年,吃添丁酒,年初一到元宵期间,分头造晚造四顿火锅宴、春秋二祭 (清明、重阳)、三五年一度的游会、粤剧班演出等众乐,一年复一年,一代又一代,相沿几百年和和乐乐地在东江之滨这块宝地传下来了。这是中国南方从蛮荒之野逐步走向文明村庄的一个重要标志,一个个令村民难以忘怀的和乐缩影,即使为之辛劳花钱也甘之如饴。但愿它天长日久!随着时代变迁即使形式不能不随之变化,但愿望南村和乐的精神与本质亦不变啊!

  望南村全村的和乐,来自百家的家中和乐。茂林家是百家中的一家,他们家五代贫困,贫中有苦,屋内红地砖也砌不起来。可苦中也有乐,如今榄岭村十七岁闺女陈淑贞嫁进来了,会给茂林家增添什么呢?

  成婚半月,李朗、淑贞这对小夫妻,日日夜夜相处,犹如鱼水相欢,也像蜜蜂吮吸甜甜的花蕊﹐两人看似雷打不散的一对小鸳鸯。淑贞感受丈夫深深的爱,很快便适应了夫家的新环境,从大屋搬到小宅,从踏着干爽的红地砖到踩在乌黑的泥地上,她已然习惯如常。不但如痴如醉地爱着丈夫,也真心爱着翁、婆和小姑汝珍。每天,她常以清亮的声音喊爷叫婆,茂林夫妻日日接受媳妇这温馨的称呼,心头有说不出的乐,整天总是笑眯眯。这新婚期适逢农闲,全家一齐下地机会少,淑贞起早摸黑主动做家务,往日割薯藤、检野菜多由婆婆、小姑承担,淑贞好言劝她们待在家里,独自到菜园和野地,每找满一担,挑回家便把它剁碎,熬成猪食,鸡鸭饲料,把牲畜饲养得妥妥贴贴。两老看在眼喜在心,杏儿更常常铭感上天赐给的这好媳妇。为此,她曾给媒人四娘送了一个厚厚的红包,还久不久请她来家吃顿好饭。

  茂林为儿子办完终身大事后一个多月,一天找出编织了一半、直径三尺宽的大竹筐子,坐在门前龙眼树下继续加工。面前地上还放着几根粗长的青黄皮色老竹,多片破开了的竹篾,他拿来一片插入半成品筐底那十多条已编在一起,正往外伸的竹篾中去,他带茧的十个粗指头灵活地上下翻动,把新竹片一格又一格地编织进去,加了一片又一片,筐子也随着一寸又一寸地扩大了,看去他俨然是个熟练的竹器编织师呢。还穿着新的蓝布衣服的淑贞这时为了喂猪喂鸡,接着又要煮午饭,在住屋、厨房、猪鸡栏之间进进出出,每次都看见十来步远的树荫下,背屋坐在矮竹凳上的爷爷,双手翻来覆去在编织大筐子,转眼快一个时辰了,她便端了一杯凉茶,走到他身边说:“爷!请饮茶!”茂林一听放下手中活,接过杯子半仰地朝媳妇笑着说:“家嫂,你待我们真周到,谢谢!”“这是我该做的。”淑贞答后问道:“爷,你编这么大的筐子,是做什么用呢?”“呵,它是给阿朗将来卖布用的,这可是我家一件大事新事,抽个空,我同他妈还要找你商量商量。”“爷,好哇!这可真是大事,到时你吩咐我吧。”淑贞大半年前同李朗初次会面后,便从妈妈口中听闻此事,现在再从爷爷这里听到,也就不大惊讶了。(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