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民-中国虚拟与现实民间社会的接轨者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2月27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铧采访报导)香港出版的最新一期《亚洲周刊》把“中国网民”评为今年风云人物。此前,美国的《时代周刊》也刚刚把网民评为今年的风云人物。

《亚洲周刊》的文章说,2006年中国网民的崛起,颠覆了主流权力结构。记者申铧采访了两位在中国的网站主持人,他们一致同意这一观点,并认为虚拟的网上民间社会正与现实中的民间社会接轨。请听中国四川“64天网”网主黄琦与河南“肝胆相照论坛”权益版版主陆军一起对今年中国网民的出色表现做一评价。

记者:《亚洲周刊》特别把“中国网民”评为今年风云人物,我请教一下黄琦先生,您觉得这是不是名至实归呢?

黄琦:这肯定是名至实归,因为毕竟这个时代里,在互联网上掀起了那么样的波澜,而且把以前社会上的主流声音彻底改变了。以前的主流声音,民间或弱势群体的声音在互联网上是见不到的。而在最近这一年以来,民间发出了大量的声音。

记者:您能不能给我们举个例子,比如说什么弱势群体的声音占据了主流媒体的平台?

黄琦:我举个最近的例子,曾建余就是个典型,本来他被关押以后…….。

记者:曾建余本来是四川泸州市的人大代表,后来也是维权人士,后来被关押了。

黄琦:对,他被关押的这种情况,历来官方对这事是控制得非常严格的,本来各个媒体都没能报导出来,后来由于曾建余的孩子和社会上一些关心他们的人共同的努力,在他失踪以后短短几天,就把这个事在国内的主流媒体,包括《央视国际》、《人民网》、《新浪网》等,几乎涵盖了整个中国重要的互联网路上面全都刋登了这个消息。

所以官方在无法辩驳的情况下,只得向曾建余的家人承认是由泸州当地的公安部门把曾建余抓走。的确,互联网和网路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不是当局耍一点小手段就可以阻挡这种声音的。

记者:我补充一下,曾建余被泸州公安抓走以后,大约一星期的时间都没有通知家属,家属不知道他的下落,所以通过媒体、通过网路寻人,后来由于媒体的介入,公安终于承认,终于通知了家属。

陆军先生,您怎么看待《亚洲周刊》把“中国网民”评为今年风云人物呢?《亚洲周刊》是说“中国网民”颠覆了主流权力结构,您同意吗?

陆军:我是同意这一点的,因为有这么个说法,说“互联网是上帝给中国人最好的礼物”作为一个乙肝携带者群体维权的工作者来说,是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第一、我认为通过互联网,冲破了现有对人们思想的禁锢,对弱势群体来说,它是权益启蒙的平台。

第二、作为弱势群体来说,他们能藉这个平台聚集在一起,为了自己的权益共同做出一些努力,他们也运用互联网来为他们的权益的意识得到实践而付出努力,并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所以网民既是互联网的受益者,又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推动者。

记者:刚才您讲到您是主要负责通过网路进行乙肝携带者群体维权活动,您这维权活动有没有从网路延伸到现实之中?有没有在现实之中取得一些维权的成果呢?

陆军:在2003年发生了中国乙肝歧视第一案,一位乙肝携带者在报考公务员时,被当地人事部门拒绝录用,我们就协助这位张姓的青年把当地人事局告上法院,并且获得了胜诉。在2004、2005年,包括今年一系列的诉讼案,可以说三分之二以上都是从网上发起的,由“网络论坛”网站来支持乙肝携带者提起这样的维权诉讼案。

另外,大量的政策倡导型文件,比如两会代表所撰写的反对乙肝歧视的提案议案,也大部分取材于网上。

记者:刚才两位都提到了在网上维权的一些情况,那中国青年网络非常活跃,还有很多别的焦点,比如,在网上恶搞、网络通缉令,以及在网路上揭露名人或当权者的阴暗面,这都非常引起网民的关注,而且也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震动。黄琦先生,您觉得网路上面对推动网上民间社会有什么好处呢?

黄琦:不管是网上恶搞、网上通缉令,对于推动中国社会规范化和法制化都是有很大促进作用的,因为网路的声音是来自于现实生活,大家在现实生活中受到种种禁锢以后,才会把自己的声音在网路上发布出来。所以最终这种推动作用是很大的。而且在大家的推波助澜之下,已经对现实社会的秩序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作用,逼迫政府方面和有关部门不得不做出相应的应对。

记者:陆军先生,您的看法是什么?

陆军: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中国社会的言论是不够开放的,网路的存在使得言论大开,言论开放对于整个人类的进步都是大有好处的。

记者:您说现在网路上的言论比较开放,可是也有网民告诉我,中国今年有些网民在网上的自由度几乎比去年少了一半。很多人都不能自由的在网上发表言论,邮箱总是发不出去也收不到;上网也很困难,受到网警的监控。黄琦先生,您觉得应该如何看待中共政权的这种越来越严的网路监控呢?

黄琦:每一个人不要把自己个人现实的处境看成中国社会的缩影,如果某人自己受到了打压,他就说网路言论或者言论空间越来越狭窄,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回首互联网多年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上个世纪和现在比,可以说网路言论大开,不能因为某人、某事、某地,或者某个集团的声音受到压抑,就说整个中国互联网是越来越严酷,或说今年就比去年严酷。正义的声音是永远挡不住的。

记者:那您同不同意,虚拟的网上民间社会会推动现实民间社会的发展?

黄琦:我完全同意这一点,但我觉得网路民间社会这个词已经不存在了,网路大部分是反应现实社会,虚拟的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了。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12-27 6: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