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24)

朱执中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9日讯】这晚,当她依计划给丈夫讲完一篇国语短课文,便准备转向算术加与减的练习了,她认为这方面对买卖十分重要,加减算不准确,要不顾客多付钱,要么就老板赔了,阿朗先要学好算术,才能应付生意上的急需,学中文的速度可以稍稍放慢。在操练心算前她忽然问道:“朗哥,你爸近来编筐功夫赶得紧,不知他有什么新打算?”此前,丈夫已一而再向她介绍了李家,父亲教子从商的动人故事,因此,眼前她最关心的是“新打算。”

  李朗双手攀住妻的肩膊,面碰面地说:“不错,爸确实有新打算。早些日子他告诉我,要赶时间做好这对大筐,像我一样,趁农闲也外出找短工做,好多赚几个钱,早点凑够我卖布的小本钱。”“呵,原来如此,你爸为了儿子的前途,真肯费心呀!你将来有出息,可要记住这一点!”“好老婆,我记住了!你这人肚里墨水多,家中各各方面,都比我想得周到。”李朗说着,便轻吻妻子红润微厚而又唇棱美妙的双唇。淑贞轻轻推开丈夫,问道:“眼下,家里存款有多少?差多少才够本钱呢?”“爸说现有一百八十块,待存到四百元才成,这数估计能买三十六、七匹布,两个筐子约摸装三十匹,剩几匹备用。”

  淑贞微笑说:“老爷书也读得不多,可计数挺精。如果只差二百二十块,筹起来并不难。早先曾对你说过,我存有一笔私己钱,大概一百多块,也带来了,我拿出来点一点。”她从箱子里捧出一个涂了桐油的小木盒,打开盖子,把银纸、铜纸、铜板一古脑儿全倒在梳妆台上说:“我懂事起就学着储钱,一直到出嫁,爹妈从未动过一文。朗哥,你数银纸,我数铜钱、铜板,看一共有多少?”淑贞数得快,数目记在心上,丈夫点罢便报数,纸币一百二十元。淑贞就对他说,你先来个心算,记住:除你报的数,再加铜板十二元五角,铜钱两元二角五分,把三个数字加起来总共多少?李朗默默想了一阵报说,一共一百三十四元五角。妻子立刻指出,还漏加一个零头二角五分,整数应是一百三十四元七角五分。淑贞于是给学生评定说,大数算对了,零头个数没算清,给个八十分吧。说罢轻轻扭了扭丈夫的耳朵,以后心算,先计清大数,再计清小数,加起来就不会错了。   “老师,我记住了!”李朗笑着说,老师也满意地点点头。此后一连几个月淑贞就是这样认真耐心地教丈夫学加、减、乘、除,既学笔算、心算也学珠算。李朗天资聪颖也学得专心,不到半年,买卖上大大小小的算计和结账,都能准确地算出来。他一再赞扬妻子算术了得又教得好,谢了一遍又一遍。淑贞总是淡然一笑说:“我不算什么。讲实在,我读到四年级,父亲就要我记全家收入账,加加减减,经常要做,熟能生巧嘛,就是有这么点经验。”其实,她这点经验对于李朗改农从商并获得成功起了很大作用。自此,“李朗娶个巧妇,真是命大运好”的传闻,便在望南村及四乡远扬,这是后话。(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