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17)

朱执中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6日讯】“爸,你同妈希望我什么啦?”李朗像许多没经历多少世面的乡下后生、一听陌生事便会睁圆眼睛,满脸惊异地问。

  “朗,从你爷爷到你这三代人,都靠牵牛犁田为生,我爷爷当年也曾说过,从他爷爷到他这三代人,也是靠插秧割禾度日,你看,前前后后这五代人,代代都作耕田佬,在望南这一带,还算幸运能够吃上饱饭,可就是连给家居铺地砖的钱也拿不出来,多寒酸呀!我同你妈就常常想着从你这代起,要改变谋生的路子了!”茂林满怀期望地瞅着儿子说。

  “改变谋生路子?爸,要我怎样改?”小朗双目睁得更大地盯着父亲说。

  茂林亲切地答道:“朗,正如早上你在家说的,要赚更多钱,不靠抢不靠骗,当然也不能靠霸!我们李家要光明正大地去赚钱!你想,这半天,我为什么领着你去看黄鳝眼诚叔新建的洋楼?为什么把他在香港发达前前后后的事讲给你听?又为什么带你去新闸门市集看楼叔、葵哥怎样应对顾客?那个老婆婆怎样摆摊做买卖?而我们呢,花不了一个银圆,便买个烟、鱼、姜葱和饱子。这几家兄弟作这样的营生,既方便我们在望南村就能够满足口腹之欲,他们呢?又可从我们的上门光顾中得到些少微利。朗,你年纪轻轻,要开始学人动脑筋,才会少受骗或不受骗!你看,这样的买卖是不是对各方面的人都有益处?它是不是世上合乎天经地义的大好事?我和你妈就是想你去做这样天经地义的好事,要走这条路去改变我们家五代人一成不变(望南村方言,意思墨守成规)的谋生方式!”说到这里,壮年的茂林激动地骨碌一声从草地上站立起来,一双聚神、显得炯炯般的双目望着儿子说:“朗,爸这么一讲,你是不是看出可以改变我家五代以务农为生的新路子了?”

  “爸,你讲得好!我领会你同妈妈对我的期望:去学做生意。”小朗仿佛像学生一样,终于弄清了老师提出的一道复杂的世上难题,也高兴得霍地急急站立起来,深情地望着可敬可爱的爸说,内心却一闪念,怪不得村中兄弟多年前就给爸爸送了个花名:“精仔林”了。顿了顿又说:“爸,说实在,我还是有点怕,怕自己不是个做生意的料,字不识几个,连加减数也不熟,见生人容易害羞,真难。可爸你教我黎犁田、耙地、插秧、割禾,种蔗、种黄豆等等农活,倒是熟练了,有点舍不得。”

  茂林笑着轻抚儿子的背说:“有这点想法不奇怪,当年我也曾发生,后来因你爷爷身体欠安,我才打消学做生意的念头。今天不同以往了,我同你妈会尽力帮助扶持,这几天你多想想,先打消做生意难的想法!”

  李朗微笑地点点头,跟着父亲沿着两岸泛绿、一泓清水的长潭,缓步地走回村西的家去。

  小旱的夏季水稻,因车水戽田,与稍后甘霖所赐,保有一个好收成。今日一早,茂林家同全村上百农户,都已开镰割稻,连绵一片黄灿灿的稻穗,正等待辛劳几月的农民去尝尝它新鲜的果实。大女儿美珍去年出阁(嫁),茂林夫妻,二儿、李朗、幺女汝珍立在几寸水深的稻田里,边弯腰割禾,边让小鲤小鲫那软软嘴唇吸吮脚面和脚跟,痒痒的,却令操劳的农民别感一番情趣,也是像珠江三角洲一样水田区特有的一种农家乐。茂林家从这块七分稻田中打下四百多斤谷子,也捕捉到二三十斤鱼虾,当日收工回家杨杏儿煎了三四斤,拌了蒜葱豆豉,成为晚餐一味新鲜可口的菜肴。茂林父子还因它多喝了一杯特有醇香口味的珠江牌双蒸米酒呢。李朗后来一生都喜爱这种水田捞起晒成的鱼虾干,就是从少时养成的习惯。这天晚饭后,天色暗黑,父子俩坐在屋门前空地上乘凉,小朗突然说:
“爸,这些天我想了又想,怕做生意的心思渐渐少了,可我就是想不出做哪行生意才好?”

  茂林晚餐中饮了三杯酒,正半醉未醉,听儿子这么一讲,啪的一声拍向大腿,哈哈大笑道:“好呀,你终于想定去做生意了!这是李家祖先有灵,让你这一代发起来!做哪一行想不出来,你年少嘛,不要紧,爸已替你选了一门,看你怎样想了。”

  “爸,你说吧,做哪一行呀?”

  “阿朗,你看看,不论在我们望南村,或者邻近几个小墟场,卖杂货的,卖鱼肉的,卖药的,卖竹器木具的,卖饭卖饱子的……许多行当都有人在做买卖了,唯独有一行还空着位子,你猜猜?” (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