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解析贾甲:呼民主莫如唤道德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7日讯】实现民主是中国人一百多年来的诉求,中国的一切问题只有在民主体制下才能得以解决,只有民主才能救中国。只有实现民主才能结束中国人整中国人、中国人怕中国人、中国人杀中国人的恶性循环历史。只有实现民主,中国人才能生活在无暗杀、无报复、无清算和无恐惧的生活环境中。高智晟律师每一个行为都是在为实现中国的民主做突出贡献,他的行为深令我敬佩,我将全力的支持高智晟律师,与他站在一起,携手并进与海内外的民主力量共同实现中国的民主。”

以上是贾甲先生《关于中共迫害高智晟全家的声明》的首段文字,也可以说是表达了中共国寨的大多数受过较好教育的人质的思想认识。我在去年七、八月以前也基本上是这样的看法,读我去年4月到8月的传九评、促三退的文章就知道了。可这之后由于超越了自恋,我掂到了以前我轻视的道德的重量,今特地以文章形式跟贾甲先生商榷。我想告诉贾甲先生的是:呼民主莫如唤道德。

一、诉求国家民主,首先必须唤醒个人道德。

中共的党中央迫害高智晟,是它代表的中共邪教的邪灵本质的驱使,必须那样做,否则就不是中共,就不是中共中央了。高智晟让中共与国人震撼的并不是他对民主的呼声和追求,对民主呼声比他高、追求比他久的人多的是,比如刘晓波,比如你,比如我。可为什么我们那时候没有能够让中共严重的恐惧?因为在法轮功受迫害的问题上,我们没有能够像高智晟把道德良心的“不”字槌敲得梆梆梆的巨响,而这巨响是高智晟首先敲响的,人们震撼的不是高智晟喊民主,而是他敢于对中共流氓迫害一个跟他不同信仰的群体高声说不的道德勇气。大多数中共国寨人质不敢这样,所以我们震撼。震撼是因其道德勇气而非民主追求。中共最终关押高智晟,也不是隔绝他的民主呼声(这个声音党中央也有人喊),而是隔绝他的道德勇气,迫害他家人就是想利用亲情来逼使高智晟软弱。而中共所以能够最终把高智晟关押起来迫害,也是因为很多人缺少站出来的首先勇气。

我想对贾甲先生说的是:我们诉求国家民主,千万别忘了首先唤醒个人道德。

二、求民主长期不得,是守人德不够和循神道太少。

中国娶民主美女为妻新婚即离,道德是首要原因。国民党为夺取政权跟苏共交易,结果被中共附体分裂了政党和军队,搞起割据的山寨国。道德良心如果不能遏制人的私心私利,民主追求就会变异。抗战时期中共在重庆新华日报上讲民主说得跟美国人说的一样动听,却是骗美国两党人士和中国民主同盟。共产党在中华民国时代表里不一地哼民主曲唱集中和专政的歌。这就是极其严重的道德问题。失信再跟整人运动相结合,就成邪灵作恶和邪教洗脑了。中共一直就这样打着社会主义民主的招牌整、杀中国人,整、杀得中国人怕中国人。中华民国的历史告诉我们,实现民主制并不难,难的是中国人如何能够自觉依照民主制国家里的宪法和法律过守法的生活。中共统治下,将人性严重的兽性化,许多人确实已成披着人皮的狼了,成了小毛泽东、小邓小平、小江泽民,例如很多已经染人血、带命案的警察特务、党政官员。这些人注定在天灭中共之际跟中共一起去地狱,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才会减少振荡的因子。幸存的人看到周围鲜活的人如同萨斯时期的病人无可救药地成为僵尸,被共产党长期的坏书报坏影视教育邪恶了的心灵才会归正过来,才会自觉归正、自愿做天道规定的好人。无暗杀、无报复、无清算和无恐惧,不仅需要法制的外部强制,更需要道德的内心制约。只有当中国人普遍具有神道人德的规矩意识,神恩赏赐,民主美女才会嫁给中国,不再离婚。

中国人百年诉求实现民主而不得,其实就是人道考虑太多而遵循神道太少。

三、神的旨意究竟是什么,我们是否弄清楚了?

“中共采用声东击西和迷惑国际社会的陈旧技俩,企图在世界范围内用重兵围堵抓捕我……我可以告诉你共产党的党中央:你们休想抓到我,因为我所有的行动都是按照神的旨意在行事,我所有的行为都是按照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国民众的要求在运作,他们就是我的支撑和靠山。”

贾甲先生面向公众说出这番话,其意义已超越了对实现民主的诉求。他明确告诉中共:它休想抓到他,他的航船方向是神旨,有神维护安全。在我所知道的中华民运人士之中,像贾甲这样清晰地说自己遵神旨行事不会有事的可谓第一人。高智晟不时地提到他能时刻感受到神在和神恩,却似乎还没明确其行动是在遵神旨,似乎更多的是无所畏惧地在奉献他从母亲那里继承的仁义精神和身体力行地在遵循《圣经》里的博爱教诲,做君子儒和基督徒比较到位。听贾甲陈述自己神奇地脱团出机场,被解送离台北时在机场突如其来的灵感使自己赢得了营救人员赶到香港机场的时间,在香港机场在距离警察只几步距离的地方茫茫人海中被人识别和解救,在香港、泰国两次面临旅游证过期而将被警察解送回大陆或拘捕关押前夕奇迹般地走脱,神与他同在是很明显的了。如果贾先生真的“所有的行动都是按照神的旨意在行驶”,那么安全定然无忧。问题在于《关于中共迫害高智晟全家的声明》中所说“神的旨意”,贾先生是不是真的领悟清楚了?

四、诉求民主的人,须积极三退并促三退以蒙神恩。

贾先生说:“我所有的行为都是按照广大党员干部和全国民众的要求在运作,他们就是我的支撑和靠山。”这明显是党文化的思维语言。事实上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大井冈山或梁山泊式的国寨,党中央类似一百零八将的盗匪集团,广大党员干部就是盗匪喽啰的千万个中小头目,全国民众就是被绑架在国寨里的14、15亿人质。这些喽啰头目和国寨人质从来都将自己的思想意志统一在党文件和政策上,没有六四时期那样的新闻大开放和热切的关注背景,在中共掩盖危机的谎言还被大面积封锁的前提下,党干和民众抛得开中央吗?还抛不开!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统一的实现民主的要求。实际上我接触的大多数党员干部都不爱跟我谈政治走向的问题,一句“那是中央操心的事情”就搪塞开了。我想跟贾先生说的是:党干和民众的要求多元混杂,跟神确定的旨意相差太远,所以虽盼民主却总局限在内斗层面:大多数诉求者很容易被共产党统战,拒绝统战者很容易被隔离。

看传九评促三退给中共邪恶统治造成的空前危机,神的旨意就是解体并清除中共。贾先生,实现民主是我们人的要求,并非神的旨意。天灾灭共之后,如果大多数的幸存者思想意识深层次上是多神的自然神论者或泛神论者,是有良知的无神论者,而非一神的人神同形论者,中国可能还是非民主的政体。当然,当希望实现民主的大多数人都如贾先生退队我退团,遵从神旨解体中共,神恩也就会满足现代人实现民主的诉求,前提却必须是求民主者三退或促三退。

五、广传“共产党是邪灵、邪教”八字真言,救人救世界。

神解体和清除中共的旨意并非天上悬起写着“天灭中共,三退求安”八个天字的两幅天纸一天到晚、时时日日月月地在国寨上空东南西北的飘,字跟我们写的不一样又都能识别其意思,飘来飘去的条幅高射炮弹和火箭导弹都击不中。如果是这样,胡锦涛看了休克,温家宝瞅了跌倒,各省书记和市长看了纷纷宣布退党起义——加入中华民国或中华联邦国。如果这样,江泽民、黄菊也来三退了,这怎么可以?邪恶到最后不受审判和裁决,神的威严何以体现?如果中共组织不存在了,党心邪灵——暴力和撒谎的社会意识——还在,那么它换个地方(例如朝鲜、伊朗)还将兴风作浪,那么中华和世界还有大灾难,只是时间推迟了。

天灭中共邪灵的真实性,全在个人的心灵感悟。虽然神会不断用各种事件来点化人,但都是可以作这样、那样选择的人事,目的就是考验人心,让尽管还有很多私心和弱点却因唾弃暴力和谎言而善根尚存的人存活;淘汰十恶不赦和顽固不化的人,尽管其中很多人很聪明、很有才华、生命来源很好。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和新世界里,才智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正见和美德。贾先生由于有投奔台湾诉求民主而险象环生、惊后脱险的经历,当比一般人能比较真切地领悟“共产党是邪灵、邪教”这八字真言,因此应当结合自己的人生和奇遇广传“共产党是邪灵、邪教”的八字真言。贾甲现在在台湾,就在台湾努力传;以后去他国,接着在他国用劲传。如果再被邀请到美国、加拿大和新西兰,还是不遗余力的传。贾甲先生将这次的奇特经历用常识、常言大讲特讲,这将帮助许多人和国家因为清楚中共是邪灵而采取迅速离弃的正确态度。这样,贾先生虽然没有特别地去争取民主,却因为无私无我的救人救世界多国,行为遵从了神旨,另外退队之举将触及许多一样长久的在诉求民主却一直不懂三退意义的人的心灵,带动他们以唾弃邪教和告别丑史的良知态度积极解体中共。王者都敬神守德,那么如同宪政民主的思想奠基人洛克所说,这样的“和平、自由和互助”的契约国就是分权的民主国。如此民主国宽容宗教和信仰,却明确排除无神论邪说,国家将纯正而洁净。

六、帮助中共高官和台湾政府消除恐共心理。

贾甲先生在台湾,首先须弄清楚是不是确有“天灾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这回事?是不是拿着美国或台湾某个政治势力的钱在搞精神恐吓。如果这真是法轮功对中共的恐吓,那么老贾就不用理会法轮功,只管去联合海外民运人士退垮中共吧。理性地思维,法轮功说“天灾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肯定与恐吓无关。如果是恐吓,有政治势力在驱动,这便跟其“真、善、忍”的佛法修炼不相干了,法轮功的信仰就动了根本,就不是让江泽民总找厕所的法轮功了。如果是这样,这个三退活动根本就搞不了三个月,早自动烟消云散了。然而事实是,传九退三、促三两年了还劲头十足。这说明传九退三一定会解体中共。贾先生请思考,如果退党大潮的神旨并非政治上退垮中共,而是在解体其施暴和撒谎的邪灵,那么退党大潮变成“汇集天安门广场”和“踏平中南海”民主大潮的可能性就不大,促成谁做戈尔巴乔夫恐怕也不是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这个活动重点就在救人。

我想跟贾甲说,实现民主是我们政治上的最爱,却不必太刻意,最好无意插柳柳成荫地不求自得。我以为,贾甲先生由大陆到台湾到香港到泰国再到台湾,神旨赋予的特殊使命很可能是:帮助中共高官和台湾政府消除恐共心理。解体中共只须中共高官和台湾政府消除恐共心理就可以了。由此可知,贾甲离开大陆去台湾是智慧的,绕了一圈在神的安排下再回到台湾,目的之一是:以台湾为基地:近距离、大力度地向中共高官喊话,用自己的勇气带动他们勇敢地真名退党、弃邪起义;目的之二是:以一个人对中共的无所畏惧,带动台湾两大党和三千万人对中共消除恐惧意识,从而使台湾这个历史上的反共基地不负神安排她走向富裕和实现民主的用意:现实地转变成为解体中共的基地,就在此时就在今天!

结语:民主诉求者三退,让道德做生命的罗盘。

贾甲在被台湾抛到香港和泰国辗转不安了近40天,终于在台湾得到比较安全的庇护。这是我欣喜的事,但最让我欣喜的还是得知老贾父子声明退队了!依我对贾先生的观察,不在外面折腾一番,贾甲先生应该不会退队。现在看来,这也是神的特别的安排。安排贾甲退队除兽印,给所有看着他的民主人士看。退队声明看似儿戏一般。但如果从神道人德意义上来看,这却是最严肃的事情。贾甲在声明里说,他借此是要“摆脱共产邪灵控制”,这话说对了。共产党真的是邪灵啊!贾甲先生想想看,父亲被共产党害得不得好死,自己却还装着共产党塞进头脑的思想观念——三退是别人的事,反共者不需要三退——这是在遵神旨解体中共,还是在表现自己?在天灭中共的神迹不停地显现的时候,在最根本的道德问题上自己却还在拒绝神旨,这多危险啊!我也这样傻过啊,明白过来之后才全力传九评促三退。共产党阴毒地蒙着民主诉求者为它陪葬,我们岂能宽恕它?!

坏人和敌人如果弃恶从善,都可以宽恕,这样做是道德的。但非人类的中共邪灵绝不可宽恕,因为它的施暴和撒谎本性不可改变。宽恕拒绝归正的邪恶,同属邪恶一样不许。实现民主的政治诉求固然重要,除恶救人的道德行为却更重要。对人的生命而言,道德是本质而政治不是。退队是道德行为。三退——清除党的文化思想给自己的邪毒,让道德做生命的罗盘——理智的民主诉求者不该拒绝。

转自看中国(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12-07 1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