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18)

朱执中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8日讯】李朗想了好一会说:“平常去赶墟,我总是沿街走走看看,凑凑热闹,没心思注意缺哪一行。”

  “不怪你,不怪你。我近些年,确曾常常带着‘阿朗做哪行生意才好’这点心意去看小墟场,我印象中就是缺了衣食住行的“衣”,也就是缺了用来做衣服的‘布料’这个行当,我想你是不是先做个挑起布担走村赶乡的布货郎?这样本钱会少些,爹妈容易为你筹措。 ”

  听父亲这一说,遇事藏不起来的李朗,顿然面有难色,心想挑起布担在众乡亲、特别许多买布女人的面前晃来晃去,多不好意思,一时难以回答。茂林深知儿子这点脾性,于是柔和地说:“不急,你多想想,眼下不作决定。”

  夏收割禾打谷即将收尾,秋造的拔秧插秧也接连跟上,在这农忙日子里,李朗多日总是闷闷不乐地干活。一天日头当空,正在田间荒坡树荫下午饭、休息,李朗突然说:“爸、妈,如果家里筹钱不易,卖布的事放一放吧。”茂林会意,同妻子交换了一下眼色说道:“朗,筹钱我们虽然有点困难,但有办法对付,现在主要看你的决心。”母亲接着说:“你爸从去年起,多租了两亩田耕种,我也多养了两头猪几十只鸡,就是想在这两三年内多赚些钱做两件大事。”“什么大事啦?”李朗急着问。母亲微笑地瞅住儿子说:“一是用来为你成婚,二是给你做生意攒些本钱。”小妹听了首先乐得说:“哥,这可是大喜事,我快有个大嫂了!”引得父母也开心地咯咯笑起来,小朗却迅即羞红了脸,对着乐得既拍掌也哈哈的汝珍说:“你这小丫头,看我揍你…”他腼腆地说不下去,好一会才说:“爸、妈,既然你们都有准备,那我就去做布货郎吧!不久前爸也说过,“做生意是天经地义的好事”,多日来,我常想起诚公、楼爷、葵伯他们这些生意人的故事,当老板既帮了大伙,也赚到了钱,确实像爸说的是大好事。”此后,李朗从农转商的半生命运,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在一个农家田头午餐上自自然然地定下来了!

  瞬间,李朗有福喜娶良妻,时光到了李朗十七岁这年的立春时节。年初,杏儿请望南村大皇庙不出家的道士给家中老幼都算了“流年”(方言,一年的运程)。令她开心的是,道士笑着说,你儿子李朗今年时逢“红鸾星动,天赐佳眷”,立春后你就请人为他说媒。

  半个月来,村里大媒引杏儿去看了两个邻乡姑娘。一个长得清秀,水灵灵的,惹人喜爱,可惜身子单薄。杏儿同丈夫密商后,觉得不宜农家,也就作罢。第二个,倒也长得粗壮,看来是个劳作好手。可杏儿暗中多看几眼,发觉她一双大眼睛白多黑少,怪怪的,也拦下了。在转回望南村的路上,媒婆对杏儿说:“大嫂莫急,我走跛了脚,也要给你找个好媳妇。”“四娘,那就多劳你了!”杏儿笑笑地谢过。

  谁知这一拦块将两个月,媒婆还没传来新口信,茂林妻想起年头大皇庙南摩升(土话,意思是居家、可结婚的道士)说的“红鸾星动”,生怕孩子好姻缘给错过,正想往村头另请一位媒人,那日适逢家事缠身,还没腾出身子,老媒又蹬蹬地来了。一踏过门坎,她便高声喊道:“大嫂、大嫂”,杏儿边应声边急忙放下针线活,从小厅出来迎接媒人说:“四娘,可有好消息?”“喜事、喜事,我千托万托,终于给你李朗找到好娘子!”她坐下喝了几口茶,便一五一十说开了:“姑娘姓陈名淑贞,十六岁,望南六里外榄岭村人。她面甜身子好,又心灵手巧,田间农活学得快,家中烹调、针线、养猪样样能,讲起文来,她会读书会写还会算。讲脾性,孝顺父母,敬重兄嫂。在榄岭,她可是人见人夸好闺女呀!大嫂,你说,这样好的媳妇哪里寻。”杏儿听罢,媒人对陈家闺女这番夸奖,心里似喝了蜜水一般甜,满脸笑容说:“大娘,那谢谢你了!她家道怎么样?”“她家道好的没得谈,父母健在,三兄三嫂,个个精健劳力强,良田四十多亩,高房大屋好一片,仓里谷子满,栏内大猪小猪一大群,陈家还养了一口大鱼塘。大嫂,人家这光景还可以吧!”

  这媒人不愧是望南的大媒,到陈家待了三几个时辰,吃了一顿饭,便把姑娘和家底弄得清清楚楚,杏儿听得不禁目瞪口呆说:“四娘,依你说就怕我阿朗配不上人家!”“不、不,姑娘爹妈听了我的仔细介绍,对李朗这孩子和你一家的状况都说蛮合意的,特别是听了茂林教子从商一事,还大赞他好眼光呢。我看成事的成分很高,不过…”“不过什么啦!”杏儿越听越兴奋,生怕中途变卦,抢先问道。四娘回说:“我想事情是这样,我去说媒后,父母向三个儿子通报了此事,跟着,三个媳妇自然也听闻了,唯独把女儿蒙在鼓里。可这姑娘耳灵心巧,偶然听到嫂子议论,便猜个七八。那天午时吃饭,我正好坐在姑娘斜对面,也就不停偷偷看她,越看越喜欢她的模样,喜欢她斯文淡定的吃相,心中暗想,这下可好了,我为阿朗找到如意媳妇了。”(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