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看看中辍生——思考强迫入学十二年

李家同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希望我们将“强迫入学”的年限延长到十二年。理由很简单,国中生不升学,常到社会里较不好的地方去工作,立刻交上了坏朋友。根据法务部公布的资料,青少年罪犯中,中辍生的数目是在校生的三倍,但是中辍生的数目是很少的,可见中辍生问题的严重性。

政府最近提出了十二年国教计划,对很多在教育界服务很久的人而言,恐怕大家困惑的是十二年国教究竟定义为何。

如果以我国国小和国中作为范本,我们不难看出,国教必须符合强制、免费,以及公平的原则。我们政府在全国各地设立了同一标准的国民小学和国民中学,使我国的孩子们,不论他在何处,都可以接受同等品质的教育,这种教育不仅免费,而且具有强制性。

可是将九年国教延长到十二年国教,是一件简单的事吗?假设我们住在乡下,附近只有一所高职,因为国民教育一定会采区域性的,难道我就一定要念这所高职吗?反过来说,假如我就住在建中旁边,我就可以去念建中,久而久之,建中的光荣就会走进历史了,我们也许不喜欢看到国中生为进入明星学校而废寝忘食,但我们喜欢看到明星学校完全消失吗?

我国的国中和高职中间,有不少是私立的,一旦十二年国教,我们如何处理这些私立的高中高职,政府可以补助所有的私立高中高职,使他们可以免收学杂费,可是这就等于接收了全部的高中高职,政府有没有这么庞大的经费是一个问题,最麻烦的是私立中学水准不齐,有的办得非常好,有的办得非常差,如何补助呢?就以台中为例,明道中学、晓明女中和卫道中学等等,都是大家向往的中学,但台中也有一些不是很好的中学,总不能一律同样补助吧!

国民教育应该有所谓的一致性,也就是大家所读的都差不多的,我国目前中学里,仍有不少是高职,而且是私立的。如果我们实行十二年国教,应该是大家都进入高中,职业训练拖得越晚越好,实在有学习障碍的学生才去念职业训练。

美国的情形就是如此,他们的高中并不过分强调职业训练。但以我国目前的国情看来,这件事也非常困难。因为有这么多私立高职,如何能将他们转换成高中呢?师资就是一大问题。

照以上的分析,报载“延长国教至十二年”是不可能的,也不应该,国小升国中,采取免试方式,国中升高中,总不能采免试吧。难怪杨部长说十二年国教将有新的定义。在定义没有弄清楚以前,一切讨论都没有什么意义。

虽然我认为“延长国教至十二年”为不可能,但我却要响应连副总统的想法。我希望我们将“强迫入学”的年限延长到十二年。理由很简单,国中生不升学,常到社会里较不好的地方去工作,立刻交上了坏朋友。根据法务部公布的资料,青少年罪犯中,中辍生的数目是在校生的三倍,但是中辍生的数目是很少的,可见中辍生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我们看各城市的飙车族,也不难发现其中多为中辍生。

学生留在校内,不一定要照一般的课程来学习,即使他们学技艺,上体育课,也是好事,因为他们会受到老师正面的影响,老师也许并非圣人,但老师大多数都是好人,没有不良的习惯,过正常的生活,青少年不到社会去工作,而留在学校内,对他们的人格成长帮助很大。

这种“延长强制入学”的办法,不需要大幅度地修改学制,所需的经费也不需要太多,但会减少青少年犯罪的机会。既然连副总统已经提出延长国教的主张,我们教育界何不好好考虑扫除中辍生,使所有的青少年都留在学校里。

我的主张也不是轻易可行的,学校的配合意愿是主要问题,因为中辍生常是不喜欢念书的孩子,如何设计一套适合他们的课程,将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基于有教无类的原则,我们仍应努力设计这种课程的。@(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孩子们小时候所受到的文化冲击,对他们一生都有重大的影响,小时候就看过经典名著的孩子,当然会比较有思想。不要说别的,就以作文来说吧,常常看课外小说的小孩,作文一定做得比较好。
  • 中国总统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离开,下午四时,他和全体重要官员到北京城的天坛去做最后的巡视,天坛依然存在,但到天坛的路上只剩下一条羊肠小径,总统在天坛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这时候,整个北京城已被各种植物所覆盖了,绿意盎然,由于正好是春天,好多树开满了花,北京城成了一个大花园。
  • 我决定帮助吴教授解这个谜。我给吴教授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叫他白天用这随身带着的录音机,一旦头痛就对着录音机将当时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 女服务生告诉我们,老太太每年圣诞夜都会来享受一顿正式的晚餐,总有一位计程车司机会去接她,饭店主人几乎免费地供应她这一顿饭,她只象征性地付一些钱,事后也会有一位计程车司机送他回家。
  • 张伯伯在新竹清华大学念书的孙子正好来看爷爷,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件大陆乡下人穿的棉袄,苦苦哀求我送他,我发现他穿了那件棉袄,的确很酷。看了这位台湾年轻人的样子,我立刻想起了那位即将在大陆上大学的年轻人。
  • 苹果花盛开,校长请我吃饭的时候,坐在靠窗的桌子,一面用餐,一面欣赏窗外盛开的苹果花,真是一种享受。
  • 他去看过他的弟弟,第一次见面,是一个星期天,他的弟弟穿了白衬衫,白长裤,打了一个红领结,站在教堂的唱诗班里,当时他就不敢去认他弟弟了。第二次,他又悄悄地去造访孤儿院,这次发现,他弟弟在打电脑,他发现他弟弟不但会用电脑,还会英文,而他呢?
  • 张义雄说:“你可以说我在演戏,可是演这一个角色,没有台上台下,没有前台后台,要演这个角色,幕就会永不落下。”
  • “爱的种子,必须亲手撒出,而且每次一粒”,这不是我说的,而是德蕾莎修女说的,我希望每一位只想捐钱,而不肯亲自帮助别人的善心人士,能够细细体会这句话的真义。
  • 将来他如果有一天渴望别人安慰他的时候,很可能发现电话不通,好友尽去,他不妨想想别人的不幸遭遇,而且设法去安慰别人。到那个时候,他会发现电话通了,好友也都回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