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69)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约翰犹豫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在威尔身后。他们沿着墙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个通道的台阶那里。他们走下了台阶,到达最底层的时候,威尔走向那个被阴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约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他小声地说着。

  威尔把他的手甩开,又开始走向那个入口。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岩石从上面落下来、擦过通道的石砖地板的声音。他们掩身在一个灌木后面,屏住呼吸地在那里等待着,接着,他们爬进那个入口,向着那个角落的周围窥视着。从另外一个方向透进来的光线显示出,这个通道可以通往堡垒的墙那一边。

  “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啊,”威尔说。“或许那只是一块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砖头而已。”

  约翰低头看看他们前面的地板,指著一排清楚印在那些柔软的沙子上的脚印。他们互相对看着。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约翰问。

  “跟踪这些脚印,我想。”

  “但是,如果他藏身在这个通道的某个地方呢?”

  威尔想了一下。“那么我们再走回墙上去,看看另外一边是什么样子。”他建议著。

  他们再走上刚刚的阶梯,很快的,他们已经回到堡垒上那些墙的顶端。在低下身子趴在城墙上后,他们来回地看着各个角落。下面的那个入口显然已经被弃置很久了。威尔看到有一棵柏树正沿着墙生长著,他朝着那里走过去,用手势要约翰跟着他。

  “我们可以从那棵树爬下这里。”他说着,手指著那棵柏树。

  威尔抓着树干,让自己沿着墙壁爬了下去,很快的就不见踪影了。在他沿着墙壁攀著树枝下去的时候,整棵树都剧烈摇动着,接着,那个剧烈晃动停止了。约翰往旁边看下去,他正站在墙脚下。

  “快点下来!”威尔说。

  约翰轻易地从边缘挪动脚步,学着威尔爬下墙的方式下到地面,然后,他们一起开出一条路走到堡垒的入口处。那个门已经因为风吹来的沙子而永久地开着,而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印着一排的脚印。那排脚印从堡垒的地方一直延续到下面那条狭窄的路径上去。

  那两个男孩子跟着那排脚印走,穿过了树林,然后往北走,前往那片开阔的海湾。路上只要有柏树散落的针叶把整个步道埋起来的话,脚印就会消失不见,但只要往前走,走到松散的沙子上,脚印就会再度出现。

  突然之间,那些林下灌木丛到了尽头,他们正站在海湾的岸边,就在距离他们系住船不远的地方。那些脚印沿着海岸线走,朝向远离海湾口的地方。但是,就他们最大的视力范围,他们看到了那个狭窄的海岸显然被废弃不用了。很快地,男孩们便走到了他们停泊“命运号”的地方,它还安全地系在原来的地方。在这里,脚印停了下来,绕着船走了一圈,然后,继续沿着海岸线走。

  “我们现在应该要怎么办呢?”约翰问。

  “继续跟着这些脚印走,看它们能把我们带到哪里。”

  “可是,既然他不来干扰我们,所以也许我们也不应该去干扰他。”

  “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啊,”威尔说。“我们只不过是出来午后散步罢了。”

  “我不知道……”约翰说着,犹豫不决。

  “我们都已经走这么远了,我们何不就去看看他到底是谁,还有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威尔催促著约翰。

  “好吧,但是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做。”

  他们又再一次出发了,那些脚印吸引着他们前进。就在距离海岸半英哩的地方,那些脚印转进了内陆的一条狭小的步道,在他们的前面有一缕烟袅袅上升。

  那些脚印带他们进入到林中的一片空地中,在那片空地中间立着一间小木屋,旁边有四棵茂盛的柏树作为角柱。墙壁是粗糙的木板所架成,上面覆盖着一个倾斜的屋顶,屋顶上立着一个烟囱,从那个烟囱上里冒着烟,也就是他们刚刚在路上所看到的那一缕烟。沿着由浮木所钉成的粗糙阶梯拾级而上,可以看到一个用废船的舱口所做成的房子的门。两个男孩蹲躲在外面的一棵巴尔麦棕榈树下等著,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在房子里头。

  “我想他应该不在家,”威尔窥视了几分钟后,小声地说。“我们到处去瞧瞧吧!”

  “不行,”约翰坚定地说。“我们已经看够了。”

  “但我们还是不知道谁住在这里,还有他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啊。”他反驳地说。

  “我们并不需要知道啊。”

  “拜托,你的冒险精神到哪儿去了?”威尔说。

  “我想我把我的冒险精神留在堡垒那边了。”约翰回答著。“现在,我们一起回去我们的营地吧。”(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看这个地方,”威尔用一种压低声音、秘密般的语调说。“它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城堡。”
  • 早晨的天气清爽明亮,前一夜那个暴风雨已经被遗忘了。那两个男孩子在阳光下苏醒,看着帐棚外崭新的一天的天色。海上的碎浪翻滚著通过水拦指标后,打上海滩来,而海鸥也在岸边的一群鱼上空盘旋著。
  • “让我看看,”约翰说着,伸过头来要看他的朋友捡到了什么。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 日子过得很慢,但是,在他们之间的欢乐已经消失了。她变得愈来愈虚弱,直到最后,那个偌大的双人床和床边的窗户,变成了她世界的边界。

  • “我可以从你的故事中看出你的问题。那是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问自己的一个问题。”老人说。“它是值得一问的问题。”他抬起头来看进乔吉的眼睛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