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说新年晚会—谨以此文献给国内同胞

2006年02月01日 | 12:59 PM

【大纪元2月1日讯】一 略说艺术表现形式

传统的艺术表现形式,主题都来源于对神的赞歌,对神的敬畏,而这种表现形式也是神传文化的一部分,这一点在东西方文化中都能找到清晰的源头。西方流传下来的很多传世之作,不管是音乐和绘画,都是在展现神的伟大,所以一定是庄严肃穆的,创作者与欣赏者都会在其中感受到对神的敬仰所带来的身心愉悦。而东方的这种表现形式则可以在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找到。风、雅、颂其中大部分都是集体的乐舞,古朴、庄重。颂多见于祭祀。因为中国人自古就非常的重视祭祀,不管是祭天、祭神与祭祖,都要求诚心正意,还要斋戒,所以用于祭祀的乐舞也一定是很严肃的。雅则多为朝廷乐歌,也是庄正典雅的。就是民间的风,也讲究纯朴、自然。靡靡之音亡国,更是禁止登上大雅之堂的。

歌舞剧这种表现形式也是西方艺术中的一个典型代表,盛大的古希腊丰收之后崇拜酒神的大型歌舞,通常是作为西方歌舞剧和音乐剧的起源,从现在考古发现的宏大剧场遗迹就可见当时的盛况。《卡门》、《蝴蝶夫人》等现代经典剧目是西方高雅艺术的代表作,美声唱法更是有别于所谓通俗、流行唱法的大噪之音。在中国考古中发现的大型编钟,史书记载盛唐时的《唐王破阵乐》、《霓裳羽衣曲》等宏大乐舞也代表了中华传统艺术的顶峰。而我们今天也只能从流传下来的诗文中去想像 “仙乐风飘处处闻”的美妙景象。

春秋战国之际,也出现了用歌舞表演和诙谐滑稽来取乐的职业艺人——优。他们不仅能歌善舞,还会扮演人物讽刺表演。《史记》上记载,楚国有一个艺人叫优孟,常以谈笑、表演来讽刺政事。从历朝历代来看,优,也是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的。而优的这种表现形式也许就是近代小品的起源。

二 殃视春节联欢晚会

从83年开始,殃视的春节联欢晚会就一直是共产邪党造谣欺骗的有力工具,为共产邪党的纹过饰非、粉饰太平;为邪党文化的传播;为向广大中国人民的精神洗脑灌输;为变异中国优秀的传统艺术;为败坏国人日益低下的道德立下了汗马功劳。作为共产邪党在文艺宣传方面的马前卒,自然也秉承了共产邪党的九大遗传基因。其实质随着对共产邪党的揭露也越来越曝光在世人面前。对于殃视春晚这样一个时刻散发着恶臭的狗屎堆来说,本来也没有评说的必要。但为了不让人们再次踩在狗屎堆上而感觉良好,从新具备识别狗屎堆这样的基本判断能力却是必要的。

而殃视春晚这二十几年来的所作所为,也成功的使大多数国人丧失了欣赏正统、传统艺术的基本素养,当国人突然要面对真正的正统艺术的时候,昏昏欲睡却正是被邪党文化毒害后所留下的后遗症。正统艺术本来是对美的无止境的追求,而殃视春晚恶俗、低下的搞笑,哗众取宠的互相贬低,鼓掌托、喝彩托、假唱、假情假义的煽情、大量的粗制滥造等等都在为共产邪党的粉饰太平、涂脂抹粉中出尽洋相。当有些国人还麻醉在某个看似很有趣的节目中的时候,却正是泱泱文明古国的悲哀。

看了骂,骂了看,国人希望春晚改良的愿望,在春晚的共产邪党邪恶本质下无疑是痴人说梦,与虎谋皮。依旧是一年年的换汤不换药,依旧是越来越多的离心离德。

失望伤心之余,于是有的国人把目光投向了国外。

三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享誉世界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起源于1848年,其经典曲目一直是施特劳施家族的作品。而新年音乐会展示的是人类最文明、最欢快、最明亮的侧面,高雅、轻松、豪华、热烈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最大特点。一个半世纪以来,维也纳爱乐乐团用音乐来欢迎新年的到来。无论时代沧桑,人事变迁,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核心并没有改变,那就是对维也纳、对奥地利的热爱,对和平、欢乐和充满艺术生活的向往。

真正意义的第一场新年音乐会,是在1939年二战时的欧洲,由于局势变化很快,乐团内部出现了很多派别,各持自己的主张。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乐团举行了一场全部由施特劳斯家族作品组成的音乐会,它向外界发布一个信息(这个信息远远超出了音乐的本身),表明了维也纳爱乐协会和维也纳爱乐乐团对奥地利的忠诚。这场音乐会于1939年12月31日举行,这次演出日后成了奥地利丰厚的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曾几何时,欣赏新年音乐会及歌舞剧也成了某些国人的一大附庸风雅的举动。而某些中国人在欣赏音乐会和歌舞剧时的糟糕表演,实在要归功于殃视春节联欢晚会的功劳。不合时宜的喝彩鼓掌,不雅的观看方式也让西方人惊讶于这些中国人的表现。更可悲的是这些国人更不能去真正认识音乐会和歌舞剧的文化内涵。

四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2004年的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这必将是一个载入史册的日子。全世界华人终于欣赏到一台纯正的东西方正统艺术的演出。这是在共产邪党对信仰“真、善、忍”的普通中国民众悍然迫害五年后,新唐人第一次公开展现给世人的赞美“真、善、忍”的纯正艺术和对神的久远赞歌。

很多人的义务付出,很多人的用心浇灌,面对当时共产邪党在国际国内造成的险恶形势,新唐人的新年晚会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不仅是“真、善、忍”的精神在新唐人这些举办者身上的具体体现,也是觉醒、清醒后的世人对“真、善、忍”精神的理解和支持。

真正的艺术要用心去感受,要静下心去欣赏。浮躁的国人与头脑中充满了党文化毒害的思想是很难这样去看晚会的,同时也不大理解晚会采用的正统、传统的艺术表现形式。这也正好说明中国的民众长期受殃视春晚的毒害以及摈弃共产邪党、清除头脑中党文化观念的重要和急迫。真正美好的东西都有着震撼灵魂的力量,当那发自内心的慈悲与真诚,那纯正、平和的主持风格与优美正统的表演交相辉映的时候,不正是我们中国人久已期盼的艺术回归么。

三年了,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秉承“真、善、忍”的精神越办越好,也越办越大。他所折射出来的光芒已经超越了华人的范畴,不仅给中国人带回了纯正的艺术,也真正架设了一条沟通东西方文化的桥梁。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全球华人的新年盛会。

2006年1月31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