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画与话】新年乐团圆

画/ 文 杨纪代
【字号】    
   标签: tags: ,

新年又到了,真快!这一把年纪的人,对过年早已平常心对待,况且时代变迁,自己中国悠久的传统节庆反而等闲视之,而西洋进口的什么耶诞节、情人节,甚至于那装神弄鬼的万圣节……等等,却过得热热闹闹,相关产品畅销、大卖,跟自己民族的风土人情完全不搭嘎,奶奶实在觉得本末倒置。现在的人真不知是怎么了?疯狂的赶时髦、好新奇!

还有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儿呢!现代的年轻人提倡个人隐私权,连长辈都不得侵犯!可是大街小巷,人手一机,边走边说,尖叫乱吼,毫无顾忌。奶奶就觉得奇怪,对着一个掌心大小的机子,专注的讲着、听着,时而眉飞色舞,时而狂笑不止,更谈不上礼让老弱妇孺先行和让座等等的美德,唯我独尊,天下我最大!可是只要用心听一听,什么事儿你都可以从对话中知道个八九不离十,哪有隐私可言?人人都心甘情愿的把个人私事暴露于光天化日下,而且乐此不疲!更有甚者,手握方向盘的人也讲手机,能不出危险吗?这不是个大矛盾是什么?你瞧!奶奶又发了一堆牢骚啦!

奶奶兄弟姊妹六人,三男三女,老实说,过个年节那热闹劲儿,绝不是你这兄妹两人或只生一个孩子的家庭所能享受到的!那年头儿,过年真是盼来的!那时学校都放寒假,父亲最少有一星期左右的年假;再就是每个人肯定会增添一套新衣、一双新鞋;而那微不足道的红包对我们来说,可是天大的财富呢!况且还能大饱口福哪!那院子里养的家禽,总有几只成了年夜饭里的佳肴:那酸菜鸭汤是父亲的最爱;而白斩鸡是全家人进攻的目标;那一锅母亲拿手的炒米粉,顷刻见底……。

除夕前两天清早,母亲就一定要我陪她上菜市场,分好几趟,把所有食材准备齐全。天寒地冻时,帮忙提菜的滋味儿可不好受!再就得帮忙杀鸡宰鸭啦!当时并没有这种机械式的宰杀设备,可大量代工,都是由家庭主妇自理。通常这时母亲口中就会念念有词,常听,就弄懂了其中涵义:做鸡鸭、当鸟类,没完没了,永无出头之日!快快投胎转生,下辈子出生在大户人家,儿孙满堂享清福……。如此算是弥补自己的罪过吧!那个年代都是这样做的,有些事儿是无可奈何的!

我帮什么呢?拔毛和清洗内脏的工作就归我了!那鸭毛可难拔哪!又乱又多不说,那毛鞘深埋肉里,得用夹子一根一根用力拔起,经常花费大量时间,蹲在那儿搞得腰酸背痛!清理下来的鸡毛丢弃,再把鸭、鹅毛卖给收购的人,拿去做羽绒服、鸭绒被,很具保暖功效耶!通常鸡胆都由我生吞,世代相传它有明目的疗效,医书上也如此记载,所以奶奶眼力极好!经常躺在被窝里,就着高高悬在天花板上的六十烛光灯泡开夜车,也没近视或散光等毛病。

大年初一开始,欢乐就上场啦!那时报纸不普遍,拥有收音机的家庭少之又少,看场电影,可能红包就得花光!不像现在,五花八门的玩意儿多得到处是,诱惑得人们无法在家里久待!那么当时如何排忧解闷、打发休闲时光呢?有几样游戏历久弥新,算是我们家独有的娱乐消遣方式吧!

过年期间,那兼卖小孩玩意儿的杂货铺,可是生意兴隆呢!刚吃过早饭,父亲就开始游说和怂恿:“怎么样?来玩纸牌吧?压岁钱还热着哪!快去!快去!店铺开门啦!”六个人一商量,凑合着出了点钱买了回来,那是张十二生肖图片,剪开之后就是一付纸牌。我们总是买上八付至十付,这样每个人分到的张数就多。

先洗牌,再划拳决定由谁开始,由左或右的顺序绕一圈,一张张发下去,直至发完。每个人把手中的纸牌,按种类归纳出来,再猜拳决定谁先出牌。那猜拳可紧张刺激呢!父亲最可爱了,经常使诈:“我要出剪刀喔!剪刀出定啦!一!二!三!看!”谁要信了,准死无疑!不过,也经常有出尔反尔的现象,反正好玩儿嘛!赌赌运气!几番淘汰下来,最后只剩双雄决斗,双方都想争得首发权,尤其手中有稳操胜算的好牌时,那真是一划定输赢耶!

怎么说呢?因为每个人发到的张数是相同的,如果其中我却拥有六张相同的猪,虽然猪居十二生肖之末,如果一对一的话,肯定输!可是一下子叫出六张牌,其他的人就得斟酌的凑出不同类的六张来,除非他也有六张同一生肖的好牌,那就依生肖前后定输赢,否则我的六张猪就赢了排名在前的十一个生肖拼凑出的杂牌啦!然后再由首发权者或左或右方向轮流下去,一个个机会均等的按自己归纳出的优势叫牌,直到手中的纸牌全部使完。再总结每个人手中所赢的牌数多寡做个纪录,排上名次。

这个过程中,怨声载道的,慨叹惋惜的,搥胸顿足的,软语商量的,低声哀求的,耍赖不依的,后悔莫及的,直骂自己笨蛋的……,什么样式儿的都有,只为了能赢几张!谁都认真,可谁心里都清楚是玩儿的!那热闹、那气氛、那融洽、那亲情,只有“家”才具备,只有“家”才拥有,只有“家”才能辐射,也只有“家”才能给予!

再就是俩俩捉对儿厮杀玩“龟壳”!找张用过的旧日历上,背后衬的硬纸板,画上椭圆形的乌龟壳,正中央用十字分隔,以十字的四个末端与龟壳边缘交会处为中心点,画个半圆,再以十字中心为圆心画上一个圆,如此龟壳上的花纹就完整浮现,于是大功告成!

两人各据一端,在自己阵地上每个半圆与直线的交点上,摆上六颗棋子,依着曲线,移动一次走一步,不管是直捣黄龙或死守阵地,只要棋子落入对方的包围中,前进无门,后退无路,左冲右突都无法脱困,那就是死定了,该颗棋子就被剔除,而你就损兵折将啦!因此每走一步得考虑再三!凭着六颗棋既想置对方于死地,又得思考如何预留退路,可不简单哪!经常一盘下来,殚精竭虑的结果,就是饥肠辘辘……。

这时母亲开始忙活啦!拿出自制的萝卜糕切了起来,架起油锅煎上,那阵阵的香味一飘出来,个个不约而同停下战火,把个矮饭桌摆上褟褟米,准备好筷子,再将母亲弄妥当的蒜茸沾酱端来,各据一方,吃将起来。

刚端上一盘,就抢那几块煎得稍带点焦黑的吃,热腾腾的散发着特有的香味,蘸上满是蒜白的酱汁,那柔柔的辛辣浸润着白白的萝卜糕往嘴里一送,那滋味儿,看表情就知道了:明知烫嘴也猛吞,怕动作慢了吃不着或吃少了!只有母亲乐呵呵的看着我们,一盘又一盘的扫光,嘴里直念叨:“这下可好了,省去不少重蒸的工夫,否则天变暖可容易坏呢!”思惠!要知道那时可没冰箱呢!

当大家都还在念小学阶段的春节,偶尔,我们也在褟褟米上玩起了弹珠。将隔间的纸门打开,也颇宽敞,那玻璃珠滚动的刷刷声以及清脆悦耳的互撞声,在那物质不丰厚的年代里,陪伴着我们六人走过了人生的起点,富足了我们无忧无虑的纯真岁月!

奶奶赢来不少的七彩弹珠,刚开始制造的弹珠,都是那粗糙的绿色玻璃制品,表面坑坑疤疤的,平淡无奇。随着技术的开发以及销售量的大增,就有了精致化的产品出现!原来一般都是直径一公分大小的弹珠,后来就有了较小的颗粒,外表光滑无瑕,颜色多样化。奶奶有了一颗全透明和一颗白玉,真美!小巧玲珑的!那是我的宝耶!再有的是中心加上不同色彩的S状花纹,滚动起来,让人眼花撩乱!

所有的弹珠,我都把它装在一个一边是固定的,可以掀开的铁盒里,保存至今,时不时拿出来欣赏欣赏、回味回味。想想!每颗弹珠上都留有我小时的手渍抚痕,可珍贵呢!直到你哥哥出生前,你爸跟我要去,说等你们长大了,要给你们玩的!我记得他摆在书房里的书架上哪!但愿他没丢,再承传给你,一定很有意思!对吧!

这是张黄昏的田园景观,当那天边“余霞散绮”(画题)的时刻;当那辛勤一天的庄稼汉,荷锄归去的刹那;当那远方村落,亮起了点点晕黄的瞬间,远方的游子必定加大步伐,举足狂奔!迷失的心灵肯定受到了感召,应声贴近!奔向那温暖洋溢、渴望回归的家;贴近那发自灵魂深处,至真、至善的亲情呼唤……。@*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