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78)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乔吉把鸟笼放回车子里,然后开完剩下的路。车子停好时,他下意识地把前座推向前,伸手要去拿便当,然而,后座却是空的。这是他第一次想到自己已经送完了所有的便当。他向后走了一步,看着车子的座位,然后,把鸟笼拿出来,关上了车门。

  他慢慢地走到房子门口,上了后门的台阶,然后敲著门。道维斯先生的儿子把门打开,站在通道上。

  “进来吧,”他说,把身体往旁边让了让。

  “我来还这个鸟笼。”乔吉说着,把鸟笼拿给他。

  “哦?”他问著。

  “那是我跟道维斯先生借的,”乔吉说。“但是,我现在已经不再需要它了。”他把鸟笼放在厨房的地面上。

  “坐吧,乔吉。”他说,指著旁边的一张椅子。那张桌子上面摆满了纸,他从上面拿出一张纸放在他前面,在继续下一步前念念它。

  “我在整理我父亲的遗物时,发现了他要送给你的一些东西。”

  “给我?”乔吉说着,露出疑惑的表情。

  “很显然的,这是他在死的那天所做的事情。”他说着,放下那张纸,看着那个男孩子。

“他好像非常在意你,乔吉。你应该觉得把这当作是一个很高的赞美,因为我父亲不是那么容易让人了解的人。我还看到这个上面写着你的名字。”他交给了乔吉一个信封。

  “我要去码头那边,你可以在这里看一下这些东西。”他说。“看完之后,到那边来找我。”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离去。

  乔吉低头注视着那只道维斯先生用着颤抖的手写着他的名字的信封。他把它拿起来,翻过面来,几乎害怕去打开看里面是什么东西,然后,他把它打开了,将里面的东西倒在桌子上。里面有一本用布包起来的书和一张信纸,他先把那封信拿起来,上面还是同样的笔迹。

  亲爱的乔吉:

我知道,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代表着我已经不再与你同在了。我想像著现在你已经跟我道别了,所以,不要太在意这件事,我已经度过了美好的一生,而且也已经别无所求了。

这几个月以来,你让我有了很大的改变,乔吉,为此,我觉得很感激。我一直以为我已经完成了所有我必须做的事情,但我是错的。你为我再度带来生命的目的,让我再次感觉年轻。借着帮我写故事,你让我们有机会可以一起分享那些故事。我想,我们两个都从中学到了什么东西,一些重要的东西。

大多数的人满足于日常生活的一切,但你和我与他们不同。上天给了我们一种稀有的天分,那个天分就是理解和透视事物核心的能力。我一直想办法帮你让那个天分在你内心成长茁壮。

学着去运用你的那种天分,乔吉,学习去质问、去用别人所没有的看到的角度看事情,然后,把那些你所学到的东西写下来,因为,只有回馈的时候,你才能找到生命的成就。

为了进一步达到那个目的,下一学期,我已经帮你在春日山丘大学设立了一个奖学金。你就把它当作是个临别的礼物吧,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可以在那里学到很多东西,然后,当你准备好的时候,也许你可以开始讲述那些在你心里深处的故事。

我还把“命运号”留给你,你可以把它放在这里,它还是和它刚造好的那一天一样坚固。但是你要记得,要让她的风帆和绳子保持干燥。

我希望在你人生的旅途上,一切都过得顺利美好。

                          你的朋友

  威廉.道维斯

  乔吉把那封信又读了一次,然后把它放进信封里。他把那本书拿起来,用手摸著封面。那是《老人与海》,是他们第一次谈话时道维斯先生借给他看的那本书。他把书翻开,看到封面里有一段题词:

  给乔吉:

如果你仔细聆听的话,一切属于这个世界的广阔之美,都可以在单一的心跳声中发现。

  威廉.道维斯

  乔吉最后再看一眼那个房间,然后,把那本书和那封信放进信封袋中,从桌子旁边站了起来。

  他走出屋子,到他的车子那里,把车门打开。在把那个信封袋放进驾驶座旁的座位上时,他看到了上面的那本笔记本,于是把它拿了起来。他拿着那本翻开的笔记本,看到老人的一生都在那本笔记本里。(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已经过了一个很充实的人生了,所以不要为我的过世而悲伤。相反的,你们要用这个时间来欣赏你们美丽的周遭。如果上帝真的存在,这个海湾就是祂最壮丽的作品。以后每次你们看着这个海湾,就要想到我,因为它在很久以前就捕获了我的心,而在今天以后,我们终于可以融为一体了。’”
  •   我已经过了一个很好的一生,他回想着,已经了无遗憾了。这之间的所有事物中,这宛如石头般地坚定,也如同天气般地善变的海湾,在我回去时,已经早就在那里准备好迎接我了。
  •   当老人把他的故事讲完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从那一颗黄色灯泡中发出来的光线照亮着那个码头,微亮的灯光让所有其他的东西都变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乔吉停下笔来,抬头看着道维斯先生。
  •   到了楼上的时候,雨水已经透过屋顶的漏洞滴得到处都是,而屋顶被吹走的地方,则就像倒水一样,大雨倾盆地倒进屋内来。现在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而那个暴风雨并没有任何停息或变小的迹象。
  • 他们吃完东西后,下午已经过了一半。但是,外面还是一片无止境的昏暗。那两个男孩从紧闭的窗户隙缝中看着海湾。风正从海面上吹过来,对着房子吹,而前面的院子里覆满了风吹袭所形成的泡沫。
  • 当早晨过去时,天空却没有亮起来,相反的,天色好像愈来愈暗了。海湾现在已经波涛汹涌了,持续地冲过来的浪让船前行的速度慢了下来,而那些巨浪好像尽其所能地让他们的这趟旅程愈不愉快愈好。
  • 在他们走了之后,寂静又重返那片空地,只有风吹动树叶的低鸣声打破这一片的宁静。一分钟过去了,然后是两分钟后,有一个人从森林的一个角落里出现了,前一刻这个林子里还什么人都没有。午后的阳光给人一种他已经幻化为树的一部分的一种感觉。他低头看着那两个男孩子曾经走过的小径,他看了很久之后才转身,慢慢地穿越那片空地,走上小木屋的阶梯,在他背后把门关上。
  • 威尔不听他的话,穿过那块空地,径自跑到那栋房子那边去。他把周围看了一遍,然后打着信号示意约翰跟过去。约翰藏在那一片安全的林子里,摇著头,拒绝参与。

  • 约翰犹豫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在威尔身后。他们沿着墙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个通道的台阶那里。他们走下了台阶,到达最底层的时候,威尔走向那个被阴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约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 看看这个地方,”威尔用一种压低声音、秘密般的语调说。“它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城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