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教授治学——大学追求卓越的重要步骤

李家同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们做教授的都知道大学毕业根本谈不上有学问,即使拿到博士学位,也谈不上有学问,做学问是终身的事,我们唯有战战兢兢地做一辈子的学问,才可能被称为一个有学问的人。

报纸上说,因为教育部要补助大学,使大学可以更加卓越,各大学无不使出混身解数,提出好多伟大的计划,希望能经由这些计划而争取到庞大的经费。对于教育部而言,他们当然希望这些经费能够使得我国出现几所在国际上非常有名的卓越大学。

我却希望我们不要有一种迷思,以为我们之所以不够卓越,完全是因为经费的缘故。由于我们经费不够,我们不能做好的实验,不能收集足够的资料,因此我们没有非常有名的教授。

我们实在不该将我们不够卓越的原因完全归咎于经费不足,也许我们的经费比不上美国那一些经费非常充裕的名校,可比起欧洲很多大学来说,我们的研究经费绝对好得多。至少我们的研究经费,比印度的一般情形充裕多了。可是就以算法这个领域为例,印度一直有很多研究成果、一流的教授,这是我们该好好检讨的地方。

我始终有一种感觉,我们大学教授们用功的程度仍有改善的空间。同仁中,“潜心做学问”的人其实不多,很多教授在国内成了名教授以后,就忙得不得了,成天开会,成天忙着申请各式各样的计划。还有一些教授,虽然成天忙着做研究、写论文,但是整天想到的不过是希望立刻有研究成果,通常这种教授也的确会有些研究成果,但是因为他们太急着要得到一些研究结果,常常没有时间做深厚的学问,因此这些教授也往往只能到达某一水准,要到达卓越的世界第一流水准,会有很大的困难。

任何一所卓越的大学,都一定有一些非常卓越的教授,而这些教授之所以卓越,除了用功做研究以外,还一定有相当深厚的学问,没有深厚的学问,顶多做出一些花拳秀绣腿型的研究,不可能做出非常特殊、非常有创意的研究的。

学问绝非靠钱堆出来的,我们可以用钱来买仪器、造大楼及收集资料,我们就不能用钱来创造一个有大学问的教授,学问完全靠教授自己努力出来的。

我们做教授的都知道大学毕业根本谈不上有学问,即使拿到博士学位,也谈不上有学问,做学问是终身的事,我们唯有战战兢兢地做一辈子的学问,才可能被称为一个有学问的人。

以我这个做资讯科学的人而言,其实我应该乖乖地去多念一些数学。我一辈子都羡慕我们这一行几位大师级的学者,他们当然一定是聪明绝顶,但他们也确实在数学的造诣极深,有那种深厚的数学能力,才能够写出那几篇永垂不朽,影响力极大的论文出来。

我最担心的是︰政府最后作了决定,给几所大学大笔的经费补助,拿到补助的计划主持人,因为要执行计划而大忙特忙,忙着开会,忙着购买仪器,更没有时间做学问了。

也许我有点想法怪异,我认为我们国家的教授已经不应该再拼老命争取更多的资源,因为政府已经给我们不少的支持。值得我们检讨的是︰我们够不够静下心来做学问。

我常希望看到各大学的研究室中入夜以后,有很多的教授和研究生并不在匆匆忙忙地做实验赶写报告,想赶快发表一篇论文,而是在学问上下功夫。我承认我们如此做,不可能有立竿见影之效,可是这是厚植学术国力的作法,时间长了,功效就可以看出来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应该要求全国人民在各行各业上都认真工作,学生也不能例外
  • 乡下孩子不能靠父母来给他们文化刺激,就只有靠老师了。老师们的责任相当大的呢!
  • 希望我们将“强迫入学”的年限延长到十二年。理由很简单,国中生不升学,常到社会里较不好的地方去工作,立刻交上了坏朋友。根据法务部公布的资料,青少年罪犯中,中辍生的数目是在校生的三倍,但是中辍生的数目是很少的,可见中辍生问题的严重性。
  • 孩子们小时候所受到的文化冲击,对他们一生都有重大的影响,小时候就看过经典名著的孩子,当然会比较有思想。不要说别的,就以作文来说吧,常常看课外小说的小孩,作文一定做得比较好。
  • 中国总统在公元九○一一年的春天才离开,下午四时,他和全体重要官员到北京城的天坛去做最后的巡视,天坛依然存在,但到天坛的路上只剩下一条羊肠小径,总统在天坛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大部分的北京城,这时候,整个北京城已被各种植物所覆盖了,绿意盎然,由于正好是春天,好多树开满了花,北京城成了一个大花园。
  • 我决定帮助吴教授解这个谜。我给吴教授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叫他白天用这随身带着的录音机,一旦头痛就对着录音机将当时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 我毕业以后,还遇到了一位盲人数学家,他最有趣了,因为他喜欢赌扑克牌,而且喜欢和黑道赌钱,像他这种盲人,我想世界上少有也。
  • 女服务生告诉我们,老太太每年圣诞夜都会来享受一顿正式的晚餐,总有一位计程车司机会去接她,饭店主人几乎免费地供应她这一顿饭,她只象征性地付一些钱,事后也会有一位计程车司机送他回家。
  • 张伯伯在新竹清华大学念书的孙子正好来看爷爷,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件大陆乡下人穿的棉袄,苦苦哀求我送他,我发现他穿了那件棉袄,的确很酷。看了这位台湾年轻人的样子,我立刻想起了那位即将在大陆上大学的年轻人。
  • 苹果花盛开,校长请我吃饭的时候,坐在靠窗的桌子,一面用餐,一面欣赏窗外盛开的苹果花,真是一种享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