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内幕:谁扼杀了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之一

《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第六章连载

伊森.葛特曼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月14日讯】当中国大陆互联网之父可不是件容易事。孩子们跑来跑去,船桨拍打着湖面,空气中弥漫着烤羊肉的味道;而麦克.罗宾逊这位年轻的美国电脑工程师,僵硬地坐在甚刹海前的岸边,面对空无一人的咖啡馆,低声说着中国大陆互联网受到管制的事:“哪个更好呢?极权监控式的互联网?还是根本就没有互联网?”

一九九六年麦克被中共政权和冠博通讯(Global One,由美国速跑公司Sprint、法国电讯France Tele-com和德国电讯Deutsche Telekorn合资组成)聘为总工程师,负责在中国大陆为大众浏览国际互联网建立第一个与之联结的网路系统。

有一天他心情非常难受,因为与他一起工作的中国大陆工程师突然召开一个特别会议,想知道是否有可能对中文互联网上的电子邮件和网址做关键字搜索。麦克回答这很难说,因为在网路上旅行的所有资讯都被分割成包裹;试图窥探这些资讯包裹很难,加密的包裹尤其困难,你需要在传送过程中拦截到这些包裹,然后查核其中的资讯。他们接着说,你可以做到吗?第三次开会时,麦克发现就连他的这些电脑怪才同伴也打算放弃这种念头了。但高层的某人坚持着,在进一步兴建互联网之前,他们需要监视中国大陆用户到底用互联网做什么。对工程师来说,这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走走形式而已。只要这个外国人保证将来中共能够建造互联网防火墙来排斥外部世界并监视自己的国民,工程师们就能与他继续工作。“是的,可以做到。”麦克这样告诉他们,于是他们回去工作了。

美国人乐于作梦,前往中国大陆的每一代人都与梦想同行。一九七九年以来最大的梦想就是中共垮台,中国大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商人与熟悉中国的人们长久以来反复这样预言,认为此景已经出现或即将来临。然而,麦克并不那么天真,他认为所谓“民主即将到来”的这种花言巧语是为一己之私服务的。身处其境,他可以感受到中共政权建造互联网的真正意图。

麦克的朋友彼得.劳洛克(Peter Lovelock)说:“这些人都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既要控制通讯手段,又要利用这些手段,使其充斥了中共的声音。如果他们能隔断外部世界、隔断中国大陆各种势力之间的关系,谁还会跟着别人乱跑呢?”彼得在北京主持资讯咨询公司MFC(Made For China)的调研部门。

但对麦克而言,对互联网特有结构设计的执著,超越了成为中共政权共犯的顾虑。互联网最初是由兰德(RAND)公司的研究人员所发明的系统,旨在美国遭受苏联核攻击后,能够透过受损的网路传递美方的指挥命令讯息。这种系统显然可以有效且安全的在成千上万的中国大陆网民的杂讯中传递讯息。任何抵抗都是徒劳无功的,甚至在中国的外星人也无法抗拒。言论自由这只精灵一跳出瓶子,那些关于中国大陆民主时代来临的预测,早晚会成为事实。

但是那种前景现在出了问题,不是因为网路结构设计有纰漏,而是因为美国公司的价值观在几个个案上出了问题。让我们接着麦克的话题,在北海仿膳享受三十道菜肴的宴席期间,听听一位温姓中国高级工程师一边喝着鱼翅汤,一边讲给我的故事。

随着中国大陆互联网的扩展,美国思科(Cisco Systems)公司引起中共的注意。该公司在建造防火墙阻拦病毒和骇客方面享有盛名。然而中共政权要思科解决的问题有点特别:如何防止国内十亿人从现在开始无法接触政治敏感的网站。

它是这么做的:如果一名中国大陆网民设法浏览国外一个有政治内容的网站,譬如《大参考》网站(由中国异议人士在美国创建),或是其他宣扬民主、独立或人权的中文网站,其网址将被一个过滤程式认出,而被剔除。浏览请求将被扔进电子垃圾箱,同时用户会收到一条平淡的讯息:“操作逾时。”

真了不起!但中共政权在实现这个操控机制上有一个问题。由于中国大陆借着互联网可获利丰厚,八家主要网路服务提供商(ISP)迅速涌入,并且有四条通道与外部世界相连。另外,中国大陆一些小公司也到处接触与美国直接联网的大公司,伺机购买后者剩余的网路容量。那时西方投资犹如淘金般的狂热,正是中共政权摩擦互联网神灯,乞求精灵带给他们实现成功的愿望。值此之际,中共政权的监控似乎有些失调,几个部门为了争夺管辖权引发分裂,造成中国现代史上“战国七雄”的局面。

中共政权逐渐认识到,一旦放出互联网精灵,将造成巨大“损害”。在华外国侨民经常提起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解放军将军周末上网漫游,发现不仅可以浏览异端西方新闻,还可以看到《花花公子》杂志的裸体插图;于是他呈报中央领导,汇报这个新技术带来的一些问题。中共政权寝食难安,他们需要西方投资,以避免城市失业状况失控;也需要继续维持国有垄断(这样可以从他们手中控制的,如中国电信这样的实体中,继续获取回扣)。政治生存的需求迫使他们使用尚未拥有的技术来控制这一新兴且强而有力的媒体管道。

为强迫众人与政府目标保持一致,中共政权决定对互联网实行标准化,并在全国各地配置防火墙。公安系统一直以人工方式,利用关键字检索,搜索网路上的“违法网站”(譬如浏览西藏独立网站),并将封锁的网站名单通知给网路服务提供商。

问题是,互联网的使用量成指数增长,到一九九八年为止,在线账号已超过二百万户,相对于四、五百万名使用者,上网人数每六个月增长一倍。由于网路交通量急速上升,公安部与网路服务提供商的过滤与内容检索工作几乎忙得焦头烂额。

在中国大陆,“防火墙”与“审查制度”几乎是同义字;整顿互联网不仅需要外来协助,更需要特殊的装备,以便从内部将大陆的网路交通重新导向、拦截。电子邮件是其中防范的要点。

一九九七年,当中共政权决定建造一条电子长城时,由中共资讯产业部牵头的几个部委至少考虑了三家公司:海湾网路公司(Bay Networks)、升阳公司(Sun Microsystems)、以及网路霸主──思科公司。隔年,思科击败所有对手,取得中国电信大部分合约,负责打造中华网。

思科在产业中以客户满意与“一条龙”解决方案著名。北京的工业专家都知道,中共互联网的防火墙出自思科之手。思科是如何获得这独霸一方的地位呢?据中国工程师温先生说,思科专门为中共政权所垄断的电信业开发了一种路由器设备、整合器、和一个“特殊防火墙盒”以满足政府监控的目的,还慷慨折价出售防火墙盒。温说,在西方类似产品五万美元一个,在中国一个盒子只卖二万美元左右,而中国电信买了“数以千计”的盒子。

一九九七年IBM总裁罗.哲斯特那(Lou Gerstner)与江泽民会面后,IBM协助安排了尖端技术贷款,导致百分之八十左右的中国大陆防火墙采用了思科的路由器。麦克.罗宾说:“思科公司狠赚了一笔,他们已经遍布各地了。”在整个中国大陆,只要互联网用户搜索被封锁的网站,他们就会看见“操作逾时”。

思科不否认在中国大陆的成功,它的代表最初也不否认曾根据中国大陆市场的“特殊需求”对产品可能做过改进。思科公司从来没有在世界其他地方这样做过(稍后思科有位经理对我的朋友证实,这种作法在思科公司内部引起很大争论)。但思科断然宣布,对于中共政权如何使用它的防火墙,不承担任何责任。

北京思科公司的系统工程经理大卫.周(David Zhou)在北京西郊的公司总部直截了当地告诉我:“我们对中共政权的规则毫不关心,这与思科无关。”我承认这说法有一定道理,即枪本身不会去杀人,而是使用者的问题。你能期望一家制造防火墙设备的公司做什么呢?难道停止制造防火墙吗?

他满怀信心地补充,思科的路由器有能力拦截资讯和进行关键字检索,“我们有能力深入查看这些封包。”这表示他们只要愿意就可在中国大陆网路上随意进行关键字检索吗?对,就是这么回事,周表示同意。当我问他思科的工作要向哪家政府部门汇报时,他说,思科接受国家安全部、公安部和人民解放军的直接监督。

思科允许解放军查看封包吗?周可能不知道,也可能不愿意说。但二○○一年四月十八日,著名民运人士齐瘦竹用朋友的电脑从一个网站上列印一些促进中国民主的材料,几分钟后就在拥挤的长春火车站被拘捕。由于他随身携带了民运人士冷万宝的文章,警方随后在吉林省也逮捕了冷。这种仅仅因为参与网路活动便遭到逮捕的事件每天都在中国大量发生着。无论是羽翼未丰的民运网路论坛传递电子邮件地址,还是法轮功及基督教地下教会在网上寄发帖子,都难逃这种厄运。这说明思科也许不是唯一一个可以深入查看网路封包的单位。

其实思科的防火墙也并不是那么有效。每天都有包含被禁内容的新网站涌现。由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阵容日益扩大,且希望更多用户上网,令中共政权更新被禁网站黑名单的工作力不从心。因此,中共安全部门发现,对搜索引擎也要采取控制措施,这是找到新网址的渠道。

————————————————————————————————–

伊森.葛特曼,《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作者, 哥伦比亚大学人文学士、国际关系硕士及博士学位,80年代在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担任外交政策研究员,90年代曾任“美国之声”电视网络的首席调查 员,现为《亚洲华尔街日报》、《标准周刊》和《投资者日报》撰稿人。他这本书(英文版)出版后荣获2004年纽约《太阳报》纪实作品年度奖、亚洲公司 2004季度读书奖、富士比读书俱乐部2004年推荐作品,其中译本出版后获得了2005年度华语作品的“天安门精神奖”和“万人杰文化奖”。◇

相关资讯请见:

伊森‧葛特曼《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2-14 10: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