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风雨雨 (4-1)

陈建国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四.三水劳教所七大二中被打被电被胁迫

3月31日,下午,我被分到七大队二中队,贾国栋分到七大队三中队。我到那里时,原来已经有一个梅州的黄宇天在这里了,他是二年期限(2000年2月25日至2002年2月24日)他比我早到这里二十多天,有时也炼功,但要被吊在篮球架上。我到这里,干警李国光第一件事就是叫我不要炼功,不要和黄宇天说话。同时叫两个劳教监控我。

4月初,炼功一次,被干警叫出去,长谈一个多小时。

4月底,又开始炼功,同样被干警、中队骂、制止。

5月1日,黄宇天绝食争取炼功。

5月2日,我也绝食,希望中队给个宽松的环境给我们。大、中队领导找我们谈话,叫我们先吃饭,有什么事慢慢商量。我最后答应第二天进食。

5月11日(四月初八)我们两个又绝食。干警又找我们,我们说今天是师父生日,我们用这种方式纪念师父生日,再次希望中队给予我们宽松一点的环境。

之后的日子,干警对我们没有以前那么严,有时还可以炼炼功,有个别干警只眼开只眼闭就算了。

6月15日,七大三中的贾国栋、洪浩远(潮州)、邹昔桂(梅州)绝食争取炼功。被恶警在草地上用几支电棒电、被打。洪浩远、邹昔桂被打、被电下,被迫写了场所内不炼功、不绝食的保证。贾国栋不写就被送去禁闭。禁闭是劳教所最残酷的处罚。凡是去禁闭的人,每天都要被电几次,而且都被剥光衣服,用几支电棒去电,去那里的人一般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6月16日,我们见三中的学员这样,我们也绝食。晚上,大队领导,所管理科、中队领导集中在草地上。他们把我和黄宇天找过去,中队长陈南球首先问我吃不吃饭,我说不食,他就和一个恶警用电棒电我,我忍受不了就答应吃饭。但黄宇天就一直不答应吃饭,任凭恶警怎么电,他确实了不起的。我吃完饭后,他们要我写保证,保证场所内不炼功、不绝食。我不写,他们就叫我们脱光衣服剩下内裤又电,电了一会后,刘书记就叫:

“把他们两个铲光头,再不写就送禁闭。”

铲光头后又电,电得我在草地上滚来滚去。这样断断续续电了半个小时。孔文忠大队长就叫人带我到工厂前的禁闭室反思。那里是宿舍那么大的一间仓室,地上有一张牛皮,中间有两个半圆钢筋,是突穿进大腿固定用的,固定四肢的有皮带扣住。这里以前可能是禁闭女的,处罚女的用的。因为过去这个大队就是关押女的劳教人员。我被手铐铐在钢筋圈上,他们说是叫反思。我想着刚才的事,气还喘不过。

有恶警就劝我快点写下保证,免遭皮肉之苦。我不写。过了一个多小时,指导员刘希进、中队长陈南球、李国光干事、杨勇干事等人来到了,问我写不写,我不写,他们就把我按到在牛皮上,大腿穿过钢筋圈,四肢手脚用皮带固定住。他们用五支电棒一齐电我,脚心一支、大腿两支、胸口一支,左手一支,最厉害的是陈南球用的那一支,好像手枪模样,听他们说是电枪。几支电棒一齐电我,那种种难受可想而知,以前我一支电棒都难忍受,现在五支,那种痛更加难受。我只好挣扎著,手脚的皮带扣都被我挣扎脱开了,李国光还说我很大力气。脱开后,陈南球叫人拿手铐来,两边手用手铐铐住,叫人按著大腿,继续用几支电棒电我。李国光说这样电别人能忍受12小时,看我能忍多长时间,杨勇说买了一箱电池回来备用,完全够用一个晚上,陈南球就不断问写不写保证。

我极力忍受被电之苦,仍无法控制自己,这样又电我十几分钟,他们就先停下来,给我几分钟休息,叫我考虑考虑。过了几分钟,他们又问我,写不写保证,我不写。他们又把我按下,用手铐铐住,几支电棒继续电我。我只好拼命挣扎,不过越挣扎好像越难受,气都喘不过来。他们也好像不管我死去活来,几支电棒就是“啪啪”地响个不停,大概有十几分钟,孔文忠来到他叫他们先放我,给我坐起来,给我半小时考虑,叫其他恶警先把电棒充足电,休息半小时吃夜宵再回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超过半小时,孔大见我还不写保证。他火恼了,恐吓我:

“你今晚不写保证,就要电到你转化,我这里有的是干警、电棒,我天天都要电你。”这样给他一吓,给他吓住了,本来现在几支电棒都难受了,怎么过去呢?我有点动摇了。这时刘书记也来到,也吓唬我,他说: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被我们打垮,何况你们法轮功几个人?不写要电到你非写保证不可。在这样威迫下,我最终没过好这关,写了场所内不炼功,不绝食的保证。当时心情非常难过。写了保证它们才放我回去,被他们折磨了几个小时,全身都被电棒电开一道道血子,基本都电花了,全身都是灼热的感觉,回到仓已是深夜12点多,当天晚上怎么也睡不觉,伤痛加上心痛,难过极了。

想着黄宇天,不知被折磨成怎样,原来我以为他也会像我这样,但出乎我意外,他挺过来了,坚定的走了过去。在带我走后,恶警就从草地带他到折磨我那里的禁闭室,用对待我的方式对待他,但是他很了不起,承受恶警用9支电棒电他,有的说9支,9支电棒是绝对有的,因为用到我身上已经有5支,他在草地时被电也有了几支,加起来应该有9支电棒,这也可能是三水劳教所历史之最,我所听说电人最多也是五六支电棒,现在用到9支电他,而且电他时,黄宇天却一动也不动,确实了不起,当时我被五支电棒电已经忍受不了,现在多我一倍电棒而一动也不动。而用陈南球的话来讲他可以和烈士邱少云相比,因为邱少云在烈火中被烧死也是一动不动。黄宇天的事震动整个中队,很多劳教人员都佩服他。@*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3月28日,我和周洁兰被公安局决定劳动教养一年和二年。下午送三水劳教所。
  • 我叫陈建国,今年三十岁。1995年12月底,我在广州华南理工大学读成人大专时,无意中我看到了一张海报,从12月底到1月初在食品学院举办一期法轮功录影免费学习班,我当时很兴奋,心想一定要去参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