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风雨雨 (5-1)

陈建国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五.三水劳教所专管中队的强制洗脑

12月11日,我调到二大二中专管队。到这里后,那些转化的人就过来讲他们那套邪悟。

12月12日,晚,梦见天上有个法轮在转又下到地上绕圈,这可能是“法正天地”。

12月中,谢育军被迫转化,听说他经常被恶警电、被打,现在是受不了被迫转化。之后几天,虞杰新、王慷、周晓伟三个也被迫转化了,他们而且要在分队的会上表态,当时二大一中把没有转化的黄宇天、宋振师也带过来,虞杰新三个表过态后,一中的干警就说宋振师也有进步了,叫宋振师说说,宋振师就应付两句,干警又叫黄宇天说说,黄宇天就好像嘲笑他们:“明天再来”。看上去纹丝不动,很了不起!当时我看他们是顶不住压力而转化的,我心里很紧张,感到压力很大。最后中队长就威吓我们,叫我们不转化的要认清形势,转化是大势所趋,不要走到政府的对立面及早转化,否则后果自负。语气很强硬,可能会对我们也采取强硬措施。

12月下旬,王树彬、何建人思想反复,要拿回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干警不还给王林彬“三书”,恶警还以他威迫干警为由禁闭他。这也是他第二次禁闭了。他刚来到这里,就看到天空满天法轮,非常漂亮。后来在一次课堂上教育课的科长在上课,骂法轮功是“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王树彬就站起来骂那位科长是“人渣、渣子”,马上就被送去禁闭处罚,在禁闭室,他经受不起严刑铐打、被电,被迫转化。现在是第二次去禁闭,听说他在禁闭室拿回三书,将三书撕得粉碎。禁闭之后调到其他分所。他刚到劳教所是英俊的小伙子,他经过二次禁闭被折磨得身心力竭,最终还是去世了,他是三水劳教所第三个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12月下旬,成立法轮功专管中队,由原一大二中的主管改造的张青美担任中队长。

12月26日,我写了一张纸的《洪吟》给夏显强被恶警发现。张青美要我们写检查,我们没有写,就被罚站在走廊站一个晚上,从晚上10点站到第二天早上。我只不过写了一张纸。我们受这样处罚是很不应该的。其实现在每个干警桌子里都放着法轮功书籍。有空余时间还拿来研究,有时还念给我们听,这算不算是违法犯罪呢?我们本身是大法弟子,说句话,传个纸条都受惩罚,这是很不应该的。

12月27日,早,张中回来见我们没有写检查,大发雷霆,说要禁闭我们。后来不知怎样,没有禁闭我们,后来又叫巫日峰出来,原因是他说了不该说的话。中午,召集全中队的人,当众羞辱我们一番,说我是修鬼,夏显强修佛,巫日峰修神。之后,就叫我们分开守老鼠洞。晚上,夏显强被书记石山叫去,回来后,可能是迫于压力,就写了检查,承认自己骗了干警,因为那是我写的,他为了不连累我,说他自己写的,而我又主动承认是我自己写的。他这样作了检讨。他写了,我也没办法,迫于压力,因为他们可能采用强硬措施,就写了一份汇报,把事情讲清楚,以后不再传抄,这样他们才放过我们。

12月28日,张青美把我们不转化召集起来,明确说,这个宽松环境不是给我们安排的,是给转化的人安排的,你们要修炼,我安排你们多吃些苦,好让你修炼,从明早起,你们就打扫走廊厕所等卫生。从此我们就打扫卫生。

12月31日,中队干事王海青召集我们不转化的到办公室,可能是想缓解一下压力,请我们吃水果、花生等等,说明天就是新年,暂且不想转不转化的问题,活跃活跃气氛。

晚,开完晚会后。有很多干警来,包括所领导都来了,处于戒严状态,我想可能是和新世纪新千年来临,传说法轮功会“白日飞升”有关吧!之前很多干警也问过我们过件事,我说什么事情都顺其自然。午夜12时,响起震耳欲聋的炮竹声,当时我在梦中惊醒,也以为真有他们所说之事。后来才知道是炮竹声。这也是三水所建所以来第一次新年烧炮竹,这是它们做贼心虚的表现。

2001年1月10日,中队将陈斯国调到二大二中,原因他无缘无故流眼泪。中队问他,他说想到大法弟子在承受磨难、痛苦,就会忍不住流泪。他天目有时会看到东西,如师父坐在莲花上打手印,有时看到各种各样的颜色。

1月初,宋振师声明三书作废,大队领导找过他好几次,后来虞杰新、王慷、周晓韦、谢育军也声明三书作废。过了几天,宋振师、何建人调到二大一中。

1月中,队进行一次调整,将外面不转化的调进来,调出了夏显强、林少涛,调进6个人,有一个不转化的何镜如刚到中队就开始绝食,一直到春节后,共二十多天,后调出医院输液,所里叫其亲人来帮教他也没办法,后加期4个月,他也是了不起的。能坚持二十几天,是全所出名的。

1月22日,(年二十八)中队干事召集我们不转化的到办公室,叫我们吃水果花生,当时谢纯泽就不吃一粒东西,干警怎么叫他吃,他也不吃,他说很多不好的东西由吃开始,如吃喝嫖赌,吃就是首位。当时我也很佩服他,有志气,也是了不起的。

分所政委石山找我,说我不转化的期限是无期,到期绝对不能走。

1月23日(年三十),上午,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陈绍基来劳教所。

谢纯泽绝食三天(从年三十到年初二)。

1月27日(年初四)学员游显邦因炼功送禁闭处理,叶秋岸、曾流明在操场炼功也受处罚。游显邦在年前以来都有炼功。后来在禁闭室受不住五六支电棒的折磨,再终写了保证遵守纪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6月17日早,黄宇天叫我不要怕,把心定下来就会没事的。但我始终迈不出那一步,只有痛在心里,觉得自己没做好,连这一点痛苦都有忍受不了,对不起师父,特别想到师父辛辛苦苦来度我们,自己却不行,禁不住掉下眼泪。
  • 3月31日,下午,我被分到七大队二中队,贾国栋分到七大队三中队。我到那里时,原来已经有一个梅州的黄宇天在这里了,他是二年期限(2000年2月25日至2002年2月24日)他比我早到这里二十多天,有时也炼功,但要被吊在篮球架上。
  • 3月28日,我和周洁兰被公安局决定劳动教养一年和二年。下午送三水劳教所。
  • 我叫陈建国,今年三十岁。1995年12月底,我在广州华南理工大学读成人大专时,无意中我看到了一张海报,从12月底到1月初在食品学院举办一期法轮功录影免费学习班,我当时很兴奋,心想一定要去参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