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韵大鼓

新春鬼话──毛邓街头拜年

歪脖子树
【字号】    
   标签: tags:

开场白:列位客官,今年春节期间,有人扮演毛泽东、邓小平在街头给行人拜年,引起阴阳界一片混乱,哇─呀呀!

北京城街头一片骚动,
“先主席”白日下现身显灵。
他活生生地挥动巨手,
为过路行人指点航程。
陪同是一位矮个子同志,
最不亲密的战友─邓小平。
银灰色中山装是小号,
钮扣紧巴巴系到脖梗。
一口死不改悔的四川话,
“同志们好,春节好!”
──麻辣味道还满浓。
“妈也!
岂不是青天活见鬼,
快拨警号一一零。
破棺走尸天大事,
卖啥吃的国安兵?
活人被盯得死死的,
死人倒是给放行。”
“嘘!
这是演员扮伟人,
你们只顾嚷嚷没看清,
大块头、小个子演得棒,
哥儿俩还真是两棵葱。”
正当人们乱纷纷,
惊动了地府众鬼魂。
刹那间飞沙走石日月昏暗,
天空逼来两朵乌云。
西边一朵快如飞毯,
小平、少奇忽现忽隐。
少奇病容十分憔悴,
手握著塑胶瓶满眼愤恨。
瓶子被捏成葫芦形状,
痛苦制造出手工艺品。*
东边的乌云状如航船,
毛舵手驭风屹立甲板。
江青握拳跨步做造型:
跟着毛主席奋勇向前。
船上播送“东方红”,
那是在放鬼唱片。
两片乌云不期而遇,
仇鬼相见份外眼绿。
毛泽东头上磷火三丈,
直呼邓某中国纳吉:
“你否定文化大革命,
平反叛徒刘少奇;
我的丰功伟绩千秋业,
当成‘浩劫’被猛批。
我的全部遗产
──只剩下一道红烧肉,
玉凤监制作料理。*
可恨风味被修正了,
不够辣劲欠油腻。”
鬼雄愈说愈情急,
陡然抽出一法器。
名曰“阶级斗争风雷杵”,
千里杀人血如意。
那物件吱吱喷火花,
江青助阵加咒语:
“阶级斗争天天讲,
玉宇澄清红万里。”
少奇凝神屏呼吸,
塑胶小瓶望空举。
宝葫芦冲出超寒流,
白森森的冤枉气。
“风雷杵”顿时熄了火,
冻成冰棍没声息。
江青的眼镜结霜雪,
蒙了眼罩像磨道驴。
语录本再也掰不开。
红壳壳冻僵象铁皮。
毛舵手暗暗心吃惊:
“啊!
冤气果真厉害罗,
温度居然这么低!”
小平观阵云头立,
从容作答四川语:
“润之休发雷霆怒,
当心爆裂你的皮。
你内脏掏空伤不到肝,
保养肤肌是大问题。
自从你修炼“风雷杵” ,
多少无辜命归西!
人们怕你是怕死,
死过之人何所惧!
马上召开一届‘常鬼会’***
七位‘常鬼’共决议。
罢掉你这大鬼王,
票数肯定六比一。
你独霸中国做得到,
独霸历史没能力!”
说书人道白:“这毛、邓二位鬼雄,唇枪舌剑,
你来我往,争得黑云翻滚呐! ”
“我不信你们的鬼投票,
枪杆子里出皇帝。”
──“林彪造了你的反,
现在彭总执帅旗。”
“文有春桥、姚文元。”
──“邓拓、胡风可匹敌。”
邓小平应对无破绽,
话头越来越刺激:
“遗体组挖空你脑髓,
你是空想社会主义。
不过
你也不必太过虑,
我会照顾你脸皮。
冲你脸上啐唾沫,
党的面子也粘唧唧。
你的丑就是党的丑,
家丑就要内处理。
“浩劫”大罪难赦免,
四人小帮做顶替。
既要楷净你的腚,
又说拉屎的不是你。
咳,
不-容-易!”
毛白:“这样说,
我还得谢谢你咯?”
邓:“谢我算你开了窍,
再谢要谢胡锦涛。
锦涛说,
中国今天能起飞,
全靠你思想来指导。
这分明是,
因为丈夫死精子,
所以老婆怀孕生宝宝。
政治问题学术化,
学者还一时驳不倒。

毛白:“这听起来挺有趣,
不妨聊一聊。”
邓:“中宣部打造你新形象,
你该默契配合好。
丢掉‘风雷杵’,
换把杨柳条。
亲民的姿态要做足,
帝王的派头莫再搞。
不要老腆著肚皮指航向,
如今不兴这一套。
江青造形浅薄了,
小红本子太招摇。
王公卖瓜王婆夸,
明眼一看就穿包。
要她
淡出历史莫喧闹,
盖上的马桶别再搅。
人见恶狗憎恶主,
不能放她到处咬。”
毛白:“ 我高瞻远瞩,明察秋毫,
这点事怎么没想到!”
邓:“你生前饿死百姓数千万,
死后关心群众吃水饺。
那阳世的劣迹要掩盖,
这阴世的善行要热炒。
只要宣传够火候,
瘟神供做福星佬。
包你
水晶棺材稳稳睡,
香火纸钱不会少。
一旦保住毛祠堂,
我党专制有的熬。”

毛:“小平你人才难得如我所料,
做鬼还是雄辩滔滔。
现在我脑袋嗡嗡没主意,
空空如也难思考。
咳,该死的遗体组,
掏心挖肝别抽脑!
虽然你我同源不同流,
专制独裁都爱好。
就如你说
──‘独霸历史没能力’,
我强奸她几次做得到。
待我回去借个脑袋想一想,
是火拼是合作再作计较。
传令返航,
起 ─锚───!”

——

船上换播“大海航行靠舵手”,
鬼吹鬼打鬼热闹。
两块黑云来势凶,
似乎要挤碎北京城。
瞬间又消散无踪迹,
天象怪异冥冥中。
毛、邓同台拜年成新闻,
说好评坏乱哄哄,
──还扯不清。

(咚根儿-哩根儿-咚根儿-哩根儿-咚!鼓乐停)

02/20/05

注释

* 刘少奇重病被囚禁开封,在“医疗为专案服务”的原则下,痛苦不堪,把一个塑胶瓶捏成葫芦状,到死未松手。

* 张玉凤为“毛家菜馆”顾问,推销“辣子红烧肉。”

*“常鬼会”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鬼员会”的简称,第一届常鬼会有七个鬼员:毛、刘、周、朱、陈、林、邓。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谗世乏硬汉,宾雁算一条。少壮有文胆,大笔当枪摇。莽撞做右派,叮当下大牢。形容或憔悴,倔骨不可挠。一旦被平反,扯著嗓子嚎:人妖之间乱,党乱是根苗。揭了党疮疤,疼了老官僚。小平恼成怒,清除不轻饶。
  • 如果年轻的美国人认为,恐怖主义只是911后由激进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引进美国的,那就大错了。实际上美国本土并不乏国产的恐怖主义,30年前左派极端组织“气象员” 甚至把美国闹得沸反盈天。
  • 战场搏斗分死活, 论坛辩争曰切磋。 风骨品格君自持, 文章得失他人说。 艺术天地灵无境, 史学世界谎不得。 讥讽莫失雅士态, 辱骂自贬文人格。 虚怀若谷听逆论, 异议共存再琢磨。
  • 李敖在北大讲演,对主人又吹又啐、又捧又摔。他先把“世界各国政府”一网打尽,然后提起来一掼:“世界各国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 令主人既恼火又窃喜。恼火的是,李敖作为贵客,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主人摔一下子,有损主人尊严;窃喜的是,李敖抓来世界各国政府做垫背,摔得并不算痛。意外收获是,李敖替天安门广场政府镇压本国百姓找到了国际依据:世界各国政府在此情此势之下不得不为之的恶行,中国做了又怎么样!
  • 从1932间五月底起,退役军人在华盛顿扎营示威近两个月了,国会虽然否决了军役补贴兑现的议案,但通过了发放路费遣散示威者的议案,大约5000名示威者离去,仍然有两万人坚持抗争。
  • 7月14日在外交部的记者新闻发布会上,朱成虎的讲话引起了中外震动。他说:“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有人试图把它解释为声张虚势的恐吓宣传,以期在大陆武装攻台时,美国心怯而束手脚。然而事实却揭示了更深刻的东西。读过7月6日朱将军在国防大学防务学院内部讲话以后,可以明白,朱成虎绝不是民族主义冲昏头脑、凭一时意气敢对美国说“不”的“愤青将军”。朱成虎是个做“学问”的人,有着他成熟的核战略思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