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风雨雨 (7)

陈建国
【字号】    
   标签: tags: ,

七.释放数天后再次被拘留

11月22日,新城派出所再次把我关押——留置。他们说我和沈雪梅串联,有什么密谋。事实上我和她只通一次电话,只说了三句话,也没有涉及法轮功的,完全没有什么密谋。说我借钱又准备去北京或广州九运会闹事,借钱是我个人的事,去那里就还没有计划。他们最主要的原因是九运会赛期,怕我们走出去,所以把我们关起来。当时我家人很紧张,刚刚从三水回来,什么事也没做,无名白事又抓了去,他们为我去公安局,市信访办要人,把意见反映到省人大。他们解释是云浮市委书记温耀深、罗定市委书记钟德标(现因贪污受贿被判监入狱)和罗定市长李尧坤的意思,主要预防我们再走出去,如果再走出去的话,江泽民都要点名批评罗定,云浮市委书记、罗定市委书记可能都要下台。这不是将他们的压力转到我们的痛苦之上吗?这样不合法、不合理的处罚我当然不接受,这样简直无法无天。当天我开始绝食。

11月24日,公安局定下行政拘留我们十五天。当时见到沈雪梅,她也是这样嫌疑抓来这里留置的。中午,我们被送进行拘所。

11月26日,被强制灌粥水。

11月27日,公安局谭伯勇和我父亲来看我,父亲说公安局给他看了中央文件,要严厉打击法轮功,如果我不转化就会被判刑十五年。谭伯勇也说:“我只要在法院、检察院上签字你不转化就可以了。”这样使我更加要绝食下去,抵制判十五年。但是拘留所的干警就劝我吃饭。不会判十五年的。

11月28日,公安局谭伯勇向我解释,不会判十五年,因为我刚刚劳教回来,行拘期满就会释放。晚,恢复进食。这次绝食时间持续六日。

12月2日,公安局提前释放我,将我交给家人。叫家人看好我,说以后再叫我去云浮洗脑班二个月,叫那些专家、教授给我们上课。这不是又把我关押起来。我不知道政府是不是随随便便关押一个人,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

12月4日,沈雪梅也从行拘所释放出来,和我一样受监控。@*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6月3日晚,谢纯泽从禁闭室出来,调到四分所二大队,和我同一个分所。听说他在禁闭室也是绝食,马立明所长找过他谈话,他要求解除禁闭才进食。所以所部就调他出来了。
  • 5月28日,由于受已转化的提醒我,说我的期限不能任由劳教所延下去,到七、八月快到期时要向所部报告,因中国政府曾经向世界承诺过,不会抓单纯修炼法轮功的劳教或判刑,他们是没有理由无限的延长你的劳教期限。
  • 4月中旬,广州槎头妇教所的女的带到这里被帮教,中队的攻坚组去做帮教转化工作,都做不动,原因是师父在4月10日出一篇《建议》的经文。
  • 3月29日,他们要我扎马,蹲扎四平马,说要强健我的身体。说不能让我有好日子过,除非是转化。不过,这一切他们没有使我屈服,反而使他们都很佩服我的忍耐能力。
  • 节后陆陆续续有个人清醒过来,认识到转化是错误的
  • 12月11日,我调到二大二中专管队。到这里后,那些转化的人就过来讲他们那套邪悟。
  • 6月17日早,黄宇天叫我不要怕,把心定下来就会没事的。但我始终迈不出那一步,只有痛在心里,觉得自己没做好,连这一点痛苦都有忍受不了,对不起师父,特别想到师父辛辛苦苦来度我们,自己却不行,禁不住掉下眼泪。
  • 3月31日,下午,我被分到七大队二中队,贾国栋分到七大队三中队。我到那里时,原来已经有一个梅州的黄宇天在这里了,他是二年期限(2000年2月25日至2002年2月24日)他比我早到这里二十多天,有时也炼功,但要被吊在篮球架上。
  • 3月28日,我和周洁兰被公安局决定劳动教养一年和二年。下午送三水劳教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