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风雨雨 (9)

陈建国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九.流落在外打工生活

2002年2月,我和沈雪梅结婚,我的身份证被扣留,叫派出所办理,他们以我到处去为由不给办理,差点办理不了结婚证,好在我还有一个《驾驶证》,民政局才勉强帮我们办理结婚。3月,听说公安局准备抓我们去云浮办洗脑班(云浮是地级市,罗定是县级市,罗定属云浮地区),当我们就离开了罗定。我们走之后,罗定公安局到处找我们。

10月,中共十六大前,我们在广州番禺打工,我们那里查外来人口特别严,没有暂住证的,见就抓,抓到一车车的送收容所。一天早晨,我们被当地村的治安员登记了证件。登记之后,我们想公安又找上门了。我们不得不离开这里了。后来听说下午他们就找上门,找到我的老板。第三日,罗定政保科科长谭伯勇和番禺公安局带着近十人找到在番禺南沙打工的弟弟,追问我们的下落。2003年元旦,罗定公安局谭伯勇又到我家追问我们下落,说是看看我们在那里,被我家人斥责他们:如果你们搞我第三儿子(即番禺打工的弟弟)没有工做就告你。从此以后,公安局就没有再来了。现在我们都很少回家,一直流落在外。

2003年8月,我们孩子顺利出世,那时有朋友叫我们去医院生孩子,比较安全些。因为我们没有准生证,又流落在外面,我们都是修炼人,相信师父会保护的。所以请个接生员,就在租住的地方,很顺利地生下一个儿子。这两年来,孩子一直跟随着我们奔波。@*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了传递我们在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2002年初,我从广州搭汽车去了几百公里外的学员,找她上网,因为我不会上网。那时我又不敢坐火车,只好坐汽车。
  • 11月22日,新城派出所再次把我关押——留置。他们说我和沈雪梅串联,有什么密谋。事实上我和她只通一次电话,只说了三句话,也没有涉及法轮功的,完全没有什么密谋。
  • 6月3日晚,谢纯泽从禁闭室出来,调到四分所二大队,和我同一个分所。听说他在禁闭室也是绝食,马立明所长找过他谈话,他要求解除禁闭才进食。所以所部就调他出来了。
  • 5月28日,由于受已转化的提醒我,说我的期限不能任由劳教所延下去,到七、八月快到期时要向所部报告,因中国政府曾经向世界承诺过,不会抓单纯修炼法轮功的劳教或判刑,他们是没有理由无限的延长你的劳教期限。
  • 4月中旬,广州槎头妇教所的女的带到这里被帮教,中队的攻坚组去做帮教转化工作,都做不动,原因是师父在4月10日出一篇《建议》的经文。
  • 3月29日,他们要我扎马,蹲扎四平马,说要强健我的身体。说不能让我有好日子过,除非是转化。不过,这一切他们没有使我屈服,反而使他们都很佩服我的忍耐能力。
  • 节后陆陆续续有个人清醒过来,认识到转化是错误的
  • 12月11日,我调到二大二中专管队。到这里后,那些转化的人就过来讲他们那套邪悟。
  • 6月17日早,黄宇天叫我不要怕,把心定下来就会没事的。但我始终迈不出那一步,只有痛在心里,觉得自己没做好,连这一点痛苦都有忍受不了,对不起师父,特别想到师父辛辛苦苦来度我们,自己却不行,禁不住掉下眼泪。
  • 3月31日,下午,我被分到七大队二中队,贾国栋分到七大队三中队。我到那里时,原来已经有一个梅州的黄宇天在这里了,他是二年期限(2000年2月25日至2002年2月24日)他比我早到这里二十多天,有时也炼功,但要被吊在篮球架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