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贺伟华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6日讯】序言

在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只要回顾历史,反思上一个世纪人类经历的浩劫与苦难,而追究其深层的灾难根源,人们就不禁要想起马克思及其马克思主义思想,这个几乎主宰着人类一个世纪的思想巨人究竟是如何把人类带入灾难、引入歧途的:有些人惊呼它是一种邪恶魔咒,把人类引入灾难性的自相残杀的深渊;有些人感叹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建立在绝对理性与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必然规律之上的一个陷阱,人们一旦接受他的逻辑,就再也难逃他的思想奴役;流亡国外的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干脆直问:“马克思主义究竟算什么东西!”而愤怒的感叹马克思主义把人类引向倒退、引向专制;而当年,被当成牛鬼蛇神的马克思主义忠实信徒刘少奇也在牛棚中也绝望的问天:马克思为什么见死不救?美国总统布希在访问蒙古时,发出了“伊斯兰极端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必将灭亡!”的预言。

而在今天,面对历史的深渊,中共中央在马克思主义的怪圈中左突右撞,找不到出路之时,再次投入钜资来研究与发展马克思主义,希望在这一满是非议与愤怒的历史背景下,为马克思主义、本质上说也就是为中共专制政权提供政治理论上的合法性依据,从而巩固其政权的思想基础。对此,不管它是出于何种动机与目的,任何一个具有独立人格与思想的知识份子都有责任与义务对在未来可能再次颠覆人类基本道德与价值、颠覆人类的现有文明、带来人间杀戮与不幸的暴力之马克思主义思想进行口诛笔伐的彻底围剿、彻底摧毁它根植于人类灵魂深处的邪恶魔咒与罪恶逻辑。从而回归自由、平等、博爱的人类基本价值,回归人文主义的人道思想与人性解放,回归对宪政与法治精神的信仰,摆脱权力与金钱的残酷异化回归人性尊严!为此,任何一个理性而有良知的公民都应该在思想上主动参与到这场思想大围剿中来,秉着一个现代公民的道德责任进行思想讨论,表达出自己的观点与建议。

作为中共当局,它的所谓研究发展马克思主义不过是想借尸还魂,为穷途末路之暴力马克思主义招魂,为丧失道德基础、丧失人心、只能够靠暴力与谎言维持其专制统治的法西斯政权再次披上伪善的皇帝新衣。然而,共产党王道政治武器在血腥与屠杀中已经成了强弓之末,暴力之马克思主义也已经为全人类所唾弃,它们再也没有洞穿人们灵魂、震撼人类社会、颠覆人类文明的力量。中共在把自己装扮成物质巨人的同时,也在血腥杀戮、谎言与腐败中丧失了人心、丧失了道德基础、丧失了它“永远光荣、正确、伟大”的神圣光环。我们研究分析崇尚暴力之马克思主义,就是要在中国人民面前揭露它的本质,号召人们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不做亡国奴!被迫流亡国外的袁红兵先生、辛灏年先生是这么说的!国外的故土难归的华侨们是这么说的!我们国内的国人不能张口这么说,但心里却能这么想!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的三大思想武器就是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及阶级斗争理论。它对人类社会的戕害我们深有体会;它的邪恶与反人类本质,我们也感受颇深!在它思想惯性之下,我们至今遭遇到它的非人道杀戮与镇压!不同的是,它已经从无产阶级的集体暴行演变成共产权贵对广大民众的残酷暴行!演变成赤裸裸的反人类屠杀!这种屠杀与非人境地成了人们彻底批判与唾弃它的原动力!成了人们视死如归、彻底颠覆它的力量源泉。无论如何,人们也无法为无端杀人的反人类罪恶冠上正义的光环,只有彻底颠覆这种反人类暴行的思想基础,中国人民才能真正与这个邪恶的政党划清界限,退出这个政党!

作为深受其害的中国人,我们没有理由无视他人的愤怒而固守成见袒护马克思主义思想;同时,从学术上的研究来说,我们却又要摒弃情绪失控下的冲动而理智的对历史与根源作深刻的追究与反思,正确批判性的评价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思想。对于众所周知的这三大思想武器,我在此不作繁述,我的工作重点在于追究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根源、揭露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摒弃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糟粕,表达自己的一己之见。

要真正发展马克思主义,首先我们要有一个思想自由的氛围,只有在人们免去了政治恐惧与迫害的前提下,人们才可能思想与言论都自由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而对马克思主义的过往做出正确的评价、总结与发展;其次要有一个学术平等的氛围,让所有的不同阶层的人民都广泛的参与到这场思想大讨论中来,在百花齐放之中,寻求大家在政治思想与理念上的重叠共识,才能免于过往的强权者在思想与理论方面之禁锢与霸权而再次把国民的思想引入歧途,把国家引入灾难;第三,人们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公共理性及有关政治的正义观不能再是现代专制主义的皇帝新衣,而是指导与实践国家政治改革及建立政治制度合法性的理论基础—即人们共同信仰的基本原则。

在我看来强调暴力的马克思主义不过是自由主义的一个变种,一个发生了恶变的变种。它就像人身上的一个正常的细胞蜕变成了吞嗜一切的恶变癌细胞而具有了广泛的排他性、攻击性与毁灭性。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得不在清剿我们从小至今被强制灌输的这种反人类邪恶理论,我们才不得不从我们的灵魂深处彻底清除这种导致人类疯狂的邪恶思想。

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的本质差别:

自由主义强调人不过是有限的理性存在,人只能有限的认识世界、把握事物规律、掌握相对真理的能力,而绝不可能创造规律从而成为一个能够把握历史进程、创造历史的神;马克思主义强调的是人通过道德修为可以成为绝对的理性存在,结果自由主义缔造了在上帝面前谦卑而又自主的人,马克思主义则在人的绝对理性与绝对科学基础上缔造了无神论,同时把人塑造成为可以替天行道的天人合一之神,从而出现了神话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史达林、毛泽东、邓小平,乃至于也想做神的江泽民,在此马克思主义成了现代专制主义主权在君理论基础。有鉴于此,只要对人的理性进行重新定位,把绝对理性、绝对精神回归到有限理性、回归到对人性恶的深刻警惕与防范之上,把马克思主义以此为基础的、天人合一的精英治国思想、主权在君思想回归到自由主义的主权在民、人民主权思想之上,人类才可能摒弃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等所谓超人所构筑的海市蜃楼、乌托邦理想,摒弃为这一所谓的理想与信仰而摧毁人类一切既往的文明与价值、剥夺人的自由与尊严、践踏人权与法治。

从这一点来说,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唯心的,他的无神论不过是把自己标榜成了决定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的神,而在这一思想理论的控制下,中共至今还在不断的制造着各种所谓的神话、各种所谓的完美、各种所谓的英雄与超人。当人们把既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既有优点也不免有缺点的人标榜成神来顶礼膜拜时;当人们把这个所谓的神的言行与意志都当成绝对的真理之时;当人们绝对服从的按照这个所谓天人合一的神的意志来改造世界、缔造所谓美好未来的时候;当一个人的意志主宰着所有人的生死存亡、主宰着一个民族的未来之时,我们想过吗?我们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唯物主义。我们不过把不免犯错的人取代了神、取代了上帝、取代了天使。人们在这种所谓超人的控制下,整个民族、整个国家与社会的一切行为都决定与一个人的个人意志!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受至于一个人的控制!最终给人们带来自由与发展希望的不是这个被神化的超人,而是这个超人也无法逃避的自然规律—死亡。我们无法形象,如果这个超人永生的话,人类将面对的是什么?人间地狱抑或永远的黑暗中世纪!同样,人们可以想像,如果一个党被神化而永远的正确,并永远主宰着社会的发展与公民的生死祸福的话,人们将面对的是什么?

自由主义强调人的天赋自由――即摆脱外在非理性统治力量之束缚的消极自由,从而在宪法与法律的保护下获得人性、个性的解放,获得追求个人幸福与捍卫个人尊严的权利;而暴力之马克思主义则强调,人们不但要“砸碎铁锁链”,获得消极自由,而且无产阶级要通过暴力革命而剥夺其他阶级的消极自由乃至生命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在此,一部分人的积极自由意味着对宪法的颠覆、对宪政的颠覆、对法治精神的颠覆及对人类基本价值观、人道主义的颠覆,意味着现代版的人生依附与奴役、灭绝人性的屠杀。对消极自由的保护缔造了人类的自由、平等、博爱;而对积极自由的放任缔造了现代专制主义的血腥屠杀与等级压迫、思想禁锢。在此,我们只有保障人们之消极自由的天赋人权而限制任何人剥夺他人自由与人权的积极自由,不管他是所谓的被神化的超人抑或是所谓的中共权贵。那么,人类将从疯狂回归了理性、从兽性回归了人性、从血腥杀戮回归了人道主义的宽容与博爱。只有用自由主义对宪法的信仰、对法治精神的信仰、对上帝与天使的敬畏取代对所谓超人的信仰、对共产权贵的信仰、对人治社会的信仰、对所谓的乌托邦理想的信仰。我们才可能迎来一个人性解放的伟大时代、我们才可能免于所谓超人–强权者–的控制与恐吓,而真正获得人的自由与发展、真正促进人类的进步与发展。而作为个人,也才可能成长为一个具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的现代公民。

转自《百家争鸣》(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2-26 9: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