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绝食第一棒西安律师张鉴康(上)

高智晟律师和西安维权律师张鉴康(左)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高凌采访报导)为避免更多的公民因参加维权绝食活动遭到中共当局打压和骚扰,大陆维权接力绝食团调整了绝食策略,暂定由7人组成每人每周一日的方式将绝食接力持续下去。7人相约:无论个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会在既定的时间绝食,为自己为同胞绝食维权反迫害。2月27日,7人接力绝食环正式启动。周一,由西安维权律师张鉴康接过第一棒。而就在头一天半夜11时,一切尚未开始,为了阻止他的绝食行动,西安警方竟冒着倾盆大雨闯入张鉴康家中。未来的绝食接力之路,就在这狂风暴雨之中拉开了序幕:张鉴康怎样回答?他的家人怎样承受?他有足够的准备么?他不是一时之勇么?他的勇气来自何处?中共将怎样对待这些将用自己的身体来承受一切的7位维权人士?大纪元将为您跟踪报导。

张鉴康:我的绝食日志

昨夜雨骤风狂11 点许三个公安闯入我家,意欲干涉我的绝食。我明确告知他们:我将于27日早6点开始绝食(我毫不怀疑他们已窃听得知,但觉得有必要正告他们。)希望他们在保住饭碗的同时,也将自己的灵魂多少复苏一下,他们为了自己的饭碗用几乎哀求的语态对我,而我向他们大谈特谈俄国普列汗诺夫对布林仕唯克政权必然垮台的精准的预言,告戒他们在未来的变局中如要保住饭碗,只有从现在起就停止作恶 。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由得笑出了声。

早上起来,伫立窗前,望户外风雪肆虐,心事浩茫,已近阳春三月,这种恶劣的气象不可能持续的太久,读了一会儿《回忆李慎之》就写这篇日志。

11点半接受美联社记者的采访,11点50分饿感汹涌而来,势不可当,喝口水,哄哄自己的胃。

据说人吃饭是为了摄入负熵,而不吃饭人体就会出现熵增大的情形,但是从终极的社会政治意义上讲,我们的绝食是真诚的希望给中国的政治生活注入负熵,带来能有效保障人权的民主法治,但当局决不会这般看,他们会认为你在给他们所谓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给他们苦心打压下制造的所谓和谐社会添乱,那就由它去吧!

自由人权是用行动表示出来的, 决不是坐在家里面就能等待到的;一个美好的社会必需要付出行动和勇气. 绝食的意义是大过身体上的承受的, 他能唤醒公民权利的觉醒, 他能成为一种原始的推动力, 就像九评里说的这个政体是一个邪灵附体, 透过绝食的方式, 能让一些人良知有所触动, 进而有所行动, 这种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虽然我们都是在家里面进行绝食, 但是这种心里上的沟通是超越一切的, 超越一切物质和空间的。我发现我是不孤单的, 有那么多的人跟我站在一起, 我觉得自己很幸褔……

张鉴康 2月27日

绝食的目的:不为感动中共 只为唤醒更多同胞

绝食到底能达到什么目的?能改变中共么?能让迫害停止么?能让那些问题解决么?如果达不到那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些问题是很多对接力绝食不支持者的疑问。也有很多支持者也在问:到底意义在哪里?怎样能让更多的人能够加入进来呢?

张鉴康律师如是回答:“如果说是用我们柔弱之躯用我们的绝食来感动中共当局,那就错了!这个活动,对我们自身的意义、对我们维权公民自身的意义更大一些。我们是要通过这样的身体力行的行动,唤醒那些维权民众、唤醒那些对自己权力关注度不高、受到人权侵害也麻木无奈的这些民众们——在这方面的意义更大。”

“特别是当前在中国大陆有涉公民政治权利这一块,司法救助这方面已经完全被堵死了,司法途径已经走不通了,像信仰自由这一块,基本是立案无门、告状无门、像法轮功案件,都是明摆的事实。还有像一些维权律师连自己的正常执业都无法进行下去。所以说绝食维权对整合我们自身,唤醒民众维权意识方面的意义更大一些。”

中共怕的不是绝食是真相

89六四,众多的年轻的学生的绝食换来的是枪炮屠杀,法轮功学员几百天的绝食酷刑仍在继续,为什么今天在自己的家里一天不吃饭,中共却如临大敌?甚至已经多人被绑架“失踪”?中共到底在怕什么?

张律师这样分析:现在是一个当局所认为的敏感时期,两会即将召开之时,而6.4又快要到来之际,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它们大忌,是它们最忌讳的时间, 当局会认为这些人扰乱他们的“超稳定”的社会。

而且绝食的消息虽然被封锁,但仍通过互联网等渠道迅速传播,就会对人心有很大的震荡,那么中共会担心它的谎言被绝食行动所揭穿,它的伟光正的形象会受影响。比如它讲它对人民只讲人权的、讲人道的、法制状况如何良好、法治水准比美国还好、等等等等。如果绝食能够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很多人就会反思,他们为什么会绝食?为什么好好的可以做一个执业律师却不能通过司法渠道去解决问题而去绝食呢?

这样持续下去就会引起人们的反思,反思会让人们看清真实,会让民众清醒。那么当局最怕的就是民众能够生活在真实当中!所以我们的绝食行为可以把中国很多生活中的真相、特别是政治生活中的真相告诉世人。这也是中共当局最害怕的。这也是一切极权统治者和后极权统治者最害怕的。因为他们一直是用谎言和暴力来维持这种局面的,所以容不得半点真实。

对中共体制这方面,如果公民用这种柔弱善良的方法他们还不能痛改前非,那么中共体制面临的或许只能是拿起武器来批判它的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了抗议当局对维权律师、维权民众使用灭绝人性的黑社会手段进行打压,迫害并非法抓捕、关押和平理性抗暴的民众,我再次从二月二十六日十五时起至二十七日十八时止进行二十七小时的绝食抗争。有关部门应立即无条件停止当前针对维权人士的流氓匪化的暴行。对此提出强烈抗议。对于绝食提出忠告和建议的朋友,表示感谢和欢迎。
  •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走进《中国聚焦》,我是纪岚。最近,在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等的倡议下,“中国大陆维权接力绝食抗暴运动”从2006年2月4日开始,进行全国性接力绝食活动,抗议中共政权采用黑社会手段,殴打公民和暴力迫害中国民众;这个倡议在短短的十天内,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范围10多个国家,3000多人的响应,而且还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 绝食接力中,我感到奇怪的是,我为了别人,为了更多的人知道和关注高智晟而呼吁时,24小时一晃就过去了。上午10点到第二天上午10点。但是公布的绝食的日子,我绝食就老是饿。于是意识到,为绝食而绝食就是饿。着眼于大处就不饿。比如边绝食边想着如何让更多的人知道九评,认清中共真面目,如何让更多人清醒,那么就不饿。因为是天要灭中共,我全身心顺了天意,天就帮我不饿,没有饿感了。我整个身心都是顺天意的,肠胃天还能不管吗?所以就达到忘我的推广九评,促三退,就自然而然地忘记吃饭,就没有饿的感觉。
  • 今天是星期日,又轮到我接力绝食。上午读到丁子霖的公开信,袁红冰的驳论及刘路兄《霸气》一文,深感今日刘路已非昨日建强,当年与我并肩战斗在中国律师网的刘路安在?绝食抗暴运动之争,本属方式方法策略之争,人们有不同看法有争论可以理解,然而一切应以大局为重更不宜动辄人身攻击。南郭认为袁红冰先生驳论大原则正确,但其个别用辞确实存在不够恰当易引起误解之处,同时袁先生有时对他人的感受不太在意,易得罪人,这是日后应当注意改进的;但他对丁子霖函中的糊涂观念的批评完全正确,尽管用语过激。当然我得声明,对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我十二分尊敬。至于刘路指责袁先生之论则在大原则上谬误不少,尽管在语言的严谨,逻辑的严密方面,刘兄似胜一畴。
  • 【大纪元2月27日报导】(中央社巴格达二十七日法新电)伊拉克前独裁者海珊的首席辩护律师杜莱米今天告诉法新社,海珊已于上周结束历时十一天的绝食抗议。杜莱米说:“我于二十六日与我的委托人长谈七个小时,他已应我们的要求,于稍早前停止绝食抗议,持续十一天的绝食抗议让他瘦了四到五公斤。”
  • 由中国大陆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正义人士发起的全国性维权接力绝食运动。发出:罪恶不能再持续,迫害必须停止的呐喊!得到海内外各界人士热烈反响、声援,形成全球维权浪潮。其时中共政权恐惧之极,对秉持正义、不畏强暴、公正、如实报导的媒体--大纪元时报技术总监李渊博士以流氓手段,在他家中特务持抢暴力袭击,并盗取电脑及有关文件。

    第二轮维权绝食申请,在第一轮申请遭二次拒绝的情况下再次递交,并附上《大纪元时报》(期间每天派送大纪元时报给民署)。这正义活动2月24日获当局民署许可,公函号:04386 /045/G.j.N./06 c.p.3054。奈至2月27日下午民署又送特急件,云:活动地址进行花卉宣传未能提供。第二轮维权绝食活动,仍定于2月28日9时至3月9时,在市中心新闻局前空地,以和平的方式进行。

  • 昨夜雨骤风狂11 点许三个公 安闯入我家,意欲干涉我的绝食.我明确告知他们我将于27日早6点开始绝食(我毫不怀疑他们已窃听得知,但觉得有必要正告他们.)希望他们在保住饭碗的同时,也将自己的灵魂多少复苏一下.他们为了自己的饭碗用几乎哀求的语态对我,而我向他们大谈特谈俄国普列汗诺夫对布林仕唯克政权必然跨台的精准的预言.告戒他们在未来的变局中如要 保住饭碗只有从现在起就停止作恶 ,回响起来我不由得笑出了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