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温金柯:在台北陪燕鹏参与绝食日记

温金柯

本文作者温金柯(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8日讯】2月14日,台湾人权促进会举办“声援维权行动,控诉中国暴政”的活动,暂时避居台湾的中国民运人士燕鹏在会上宣布,以24小时禁食祈祷的方式,响应声援活动。我作为燕鹏的友人,同他一起禁食24小时,声援高智晟律师、郭飞熊先生、胡佳先生、齐志勇先生、陈光诚先生……等人的诉求。根据“声援维权绝食团”的要求,参加绝食活动的人,必须写一篇绝食日记公布出来。因此,谨将我参与这场活动的过程和见闻记下来,作一个记录。

我在台北的中央广播电台服务,担任“为人民服务──杨宪宏时间”的幕后工作。杨宪宏先生这个节目,从2005年1月开始播出。过去一年多来,访问的对象多是中国大陆的维权人士、独立作家、异议人士和普通人民。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先生、胡佳先生、陈光诚先生等人,都曾经是节目访问的对象,对于他们的理念和处境,我们都有长期的关心和了解。2月4日,高律师发起“声援维权绝食团”,开始48小时的接力绝食活动,很快的看到包括香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都发起了响应的活动。身处在台湾,也难免生起念头:“那台湾呢?”

去年,燕鹏从宜兰来到台北以后,透过节目的访问,和他认识以后,由于他租屋的地方与我住得近,因此常有机会来往。2月9号,我打电话给他谈起此事,燕鹏马上就说:“我要响应!”他的热情,打破了沈闷的空气。我说:“既然如此,我们问问看,台权会有何想法?”因为燕鹏等人来到台湾,长期以来,都是台湾人权促进会在连系、照顾的。打电话连络了以后,才知道,原来台权会的前任会长魏千峰律师和其他几个执委在那一段时间,已经初步谈到要关心此事、表达对中国维权活动的声援,只是还在初步研议的阶段。“燕鹏要绝食声援”,让台权会的声援活动进一步推动起来。经过台权会紧密的安排,“声援维权行动,控诉中国暴政”的活动在14号正式举行。

民运人士燕鹏(大纪元)

在活动正式举行之前,作为在活动中唯一要进行绝食活动的燕鹏,曾经一度有过犹豫。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在山东的好朋友希望他一贯保持“只做事、不出风头”的风格,也有朋友认为“绝食太激进”等等。我们对此有过一些讨论。我认为,“接力绝食”无论如何都是极为温和的抗议。因为无论是48小时,还是24小时,在自己的家里绝食,任何人都知道,是死不了人的。所以,它并没有像天安门广场的绝食活动那样决绝,有“以死相逼”的味道,它只是以身体可以接受的持续饥饿,向中共当局发出:“你不可以如此”之意而已。

除此之外,我们在台湾做的,只是海外无数声援活动之一,只是配角中的配角,因此也不存在是否出风头的问题。我说的这些,燕鹏都认同。尤其是当燕鹏看到他熟识的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先生,在澳洲坎培拉参加绝食活动的消息和照片,更是疑虑尽消。因为他看到方圆先生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而已,并不存在“出风头”或“激进”的问题。再加上,我表示要和他一起在活动当天宣布断食24小时,燕鹏就更放心了。

在活动正式举办之前,发现由台湾《大纪元时报》发起的声援绝食活动,12号起已经在世贸二馆外进行了。台湾大学教授张清溪、明居正两位先生,知道台权会筹办的活动,表示也要在当天断食24小时,同时在两边进行声援活动。这样,台湾人权促进会和台湾《大纪元时报》主办的接力绝食声援活动,就自然结合在一起了。

14日早上11 点,台权会主办的活动在立法院对面的“台大校友会馆”正式举行。相关的活动情形已有报导,这里不再重复。12 点多,活动结束了。张清溪教授邀请燕鹏和我,一起到一○一大楼附近的世贸二馆,参加那里举办的接力绝食活动。张教授非常客气,邀请燕鹏和我,和一起参加绝食静坐的朋友们谈了自己的想法,并一起在静坐区坐下来。半个小时以后,我回电台继续工作,燕鹏回教会见牧师。我说,下班以后,晚上会再回到世贸二馆静坐。燕鹏说,他也要来。

温金柯(左)陪同燕鹏(右)参加绝食接力(大纪元)


温金柯(左)、燕鹏(中)、张清溪(右)(大纪元)

下午,回到办公室。饥饿的不舒服,让工作的效率变得不好;可能血糖降低了,脑袋昏昏沈沈的。傍晚,台北下起雨来。下班回到家里,内人和孩子准备要吃饭。我说:“我们走路到世贸二馆,你们去纽约(世贸二馆旁的百货商场)吃饭,我在楼下和绝食的朋友一起静坐。”然后,打电话给燕鹏:“下雨了,你住得远,就别来了。我住得近,还是去看看吧!”(燕鹏这一个星期才从台北市搬到台北县的中和市,教会的附近。)

一家四口就撑着伞,走到世贸二馆。内人带着孩子吃饭去了,我则走到静坐区。静坐区的朋友比白天少一点,静坐的人们挤在大遮阳伞下,但仍然是白天的这些人。放下雨伞,找个空位坐下来。雨渐渐大起来,静坐的人们仍然十分沈稳安静,大多数人在闭目沈思,有人阅读着小册子《九评共产党》,也有人折着《大纪元时报》的声援特刊。静坐区的前面,摆着活动的横幅、图片和资料,几位志工朋友向往来的路人介绍活动的情形,邀请他们签名声援。这里是台北市最热闹的信义商圈中安静的一角,华灯初上,穿着时髦的人们,在这里轻松地走着,商圈里各种灯光闪烁着,各种声音喧闹着,和这静坐区的景象,和谐地放在一起。

我在静坐区闭目默祷,也感受到同坐人们的沈稳。有时张开眼睛,看着向路人介绍情况的志工。这些志工朋友,无论是男是女,他们总是带着欢喜的态度,去向往来的路人解说。我约略的估计,大约五个人中,有一个人会停下来听,接下声援特刊,甚至签名。而无论是路人面无表情的拒绝,还是认真的倾听,这些志工脸上欢喜、从容的微笑从来没有改变过。我没有问他们是否都是法轮功的学员,但我相信他们都是。同样作为宗教徒,他们的修养让我敬佩。这些人原本就是如你我一般的上班族、家庭主妇,现在却成了在街头平和地宣扬反共、反迫害人权的尖兵。如果真的有神,那么,我觉得衪工作的方式真的是太奇妙了。
饥饿使人感受到的,直接就是自己食欲的存在。平常我们总是很轻易地,透过“饮食”调伏食欲带给我们的困扰;而断食则是透过“承诺”的意志力来调伏。欲望对意志力的挑战,一方面呈现了我们身心的软弱,一方面也呈现了“承诺”的庄严。因此,在静坐中,饥饿成了喜乐的一种形式。过了一个多小时,内人和孩子吃过饭,到静坐区找我,再一起走回家中。回家后,看看书,喝喝水,早早睡去。

15日早上醒来,饥饿感不存在了,反而觉得身心轻安愉悦。上班过平常的日子。工作到11点,打电话给燕鹏,说:“我要开斋了!”燕鹏约了晚上请我全家一起吃饭。晚饭后,又从我家一起走到世贸二馆,去看望静坐的朋友。发现静坐的人们换了一茬,昨天在场的人都不在了,但是他们的庄严、平和、宁静、平稳是没有不一样的。燕鹏和我们全家,在那里与工作人员聊了一会,就送燕鹏去搭地铁回中和了。

几天过去了,世贸二馆的接力绝食活动仍然继续着。而我只要有机会,总会绕过去看看台北街头这个庄严的角落。每次去,场景一直没有改变。而在电台工作时,听到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先生前去声援、陆委会副主委黄伟峰也去了……。而从17日以后,电子邮箱中,再没有收到高律师寄来的信,知道高律师的电话被切断,网路也被切断了。心悬念着高律师的安危,杨宪宏先生总是说:“中共不敢对高律师动手!”。而有消息说,吕副总统表示要安排近日去世贸二馆声援绝食活动。一切一切,都在悬念中。

二月二十二日于台北@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2-28 10: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