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71)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在他们走了之后,寂静又重返那片空地,只有风吹动树叶的低鸣声打破这一片的宁静。一分钟过去了,然后是两分钟后,有一个人从森林的一个角落里出现了,前一刻这个林子里还什么人都没有。午后的阳光给人一种他已经幻化为树的一部分的一种感觉。他低头看着那两个男孩子曾经走过的小径,他看了很久之后才转身,慢慢地穿越那片空地,走上小木屋的阶梯,在他背后把门关上。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枝很大、很宽的油画笔和调色盘,站在那里,专心仔细地研究着他前面的那面墙。在他的调色盘里那么多的颜色里选了一个颜色,把画笔浸到白色的颜料里,然后混合上黑色,形成了一涡灰色的颜料。他举起了那枝沉重的画笔,停顿在半空中。当他凝视着眼前的墙时,眼神中充满着悲伤。他从他刚刚未完成的地方开始,在墙上大笔大笔地扫涂着颜料─刚开始的时候,他涂得很慢,后来速度愈来愈快,眼睛里闪烁著黑色的专注光彩。

  而外头,风在这种积聚的阴郁中,正从小小细琐的低语声,转换成低低的哀鸣声。

26 暴风雨

  威尔和约翰一路地跑回船上去,然后,转向南边,跑到他们扎在海滩上的营地。一到了帐棚里头,两个人都倒了下来,躺在他们的睡袋上喘着气。在气喘平息之后,威尔坐起身来,翻开账棚边缘下垂的布幔。

  “现在要回家已经太迟了。”他看着外面阴暗的天色说。“我们今晚必须在这里多留一个晚上,然后明天一大早离开。”

  “但是那个隐士呢?他一定会知道我们在哪里的。”约翰忧虑地说着。

  “我不认为他会带给我们什么困扰,”威尔回答著。“我可以打赌他从我们一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全都知道了。”他仍然坐在帐棚的开口处,一直坐在那里看着,直到夜色开始降下来。

  在清晨灰色的晨光中,他们被雨滴打在帐棚上的声音吵醒。风已经开始渐渐增大,而浪也不停地打在海滩上。威尔不喜欢那些快速移动、飞得低低的云挡住了整个天空的样子。但是,雨已经停了,所以他们决定在暴风雨变大之前,赶快驾船回家。

  他们迅速地把帐棚解下来,然后背着所有的东西回到船上去。在夜里的时候,海水已经涨得很高,而“命运号”不再是安稳地停泊在海滩上,而是自由地漂浮在浅水中,只由威尔在抵达的时候绑在上面的锚系住而已。他们放下帆具,把那艘小船从岸边推到海面上。

  在接近陆地的地方,海水仍然很平静,但是,当他们的帆船驶远之后,白色的浪花开始快速地形成,海湾也变得愈来愈险恶了。所以,威尔决定要走最近的航线回家,即使走那条航线会让他们远离安全的岸边。接下来的海面状况,应该不会像他们刚进到海里面时那么地险恶,而且,天气正在逐渐变坏中,他们已经没多少时间可以虚耗。

  他们两天前那个轻松、充满阳光的舒适之旅早已被忘记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大浪汹涌而来的危险之旅。风帆在船的索具上涨得满满的,紧紧地撑到极点,船头也开始在大浪中愈沈愈深了。现在,一阵冷冽的雨平稳地降下来,刺打着他们的皮肤。男孩们穿上他们的雨衣,当风势愈来愈大的时候,他们缩成一团地依偎在一起,躲在船的底部。每次冲过一个大浪的时候,海水便会从船头灌进来。当他们离开海岸的保护愈远,海湾的浪就变得愈险恶。此刻,风声已经开始有种呻吟的感觉,而这种声音是威尔以前所未听过的,因此,他也被迫承认,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暴风雨而已。

  “我们的船里已经进了太多的水了!”他对约翰大喊著。“去拿桶子来把船里的水往外舀!”

  约翰点了点头,接着在船上清出一个地方,让自己有个空间可以在那里舀水。整个船的底部已经累积了六吋高的水,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船的进水已经水愈来愈深了。他找到一个桶子,开始把水舀到桶子里,再把水从船侧倒出去。他们还试着在暴风雨中维持着前进的方向。

  正当威尔的眼睛盯着海平线看时,他发现主帆的角落里一个连结著帆杆和船桅的地方,裂开了一个小小的缝。他看到那个裂缝慢慢地在那个撑得紧紧的帆布上扩张著,他拍了一下约翰的背,指向那面风帆。

  “你去看看能不能让那个洞不要再继续加大?”他说。“工具箱放在船头底部。”

  约翰爬行着前进,看到了一个裁缝工具箱,然后,他在很危险的情况下让自己保持平衡,用十字针缝著那个还在持续破裂的帆布。它一直一吋吋地裂开着,直到破到那块强化的布为止。约翰试着用针线把那个撕扯开的破洞补好,可是,那面帆扯得太紧了,根本不可能把那个面已经撕裂开来的帆拉在一起。所以,他现在能做到的最好程度,就是以蜘蛛网的针线方式来回地在那个破洞中间缝著,这样一来,就可以消掉一些帆上面的张力。当这项工作完成后,他又赶紧回去舀水,试着要补回刚才没有舀水的那些时间。(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威尔不听他的话,穿过那块空地,径自跑到那栋房子那边去。他把周围看了一遍,然后打着信号示意约翰跟过去。约翰藏在那一片安全的林子里,摇著头,拒绝参与。

  • 约翰犹豫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在威尔身后。他们沿着墙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个通道的台阶那里。他们走下了台阶,到达最底层的时候,威尔走向那个被阴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约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 看看这个地方,”威尔用一种压低声音、秘密般的语调说。“它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城堡。”
  • 早晨的天气清爽明亮,前一夜那个暴风雨已经被遗忘了。那两个男孩子在阳光下苏醒,看着帐棚外崭新的一天的天色。海上的碎浪翻滚著通过水拦指标后,打上海滩来,而海鸥也在岸边的一群鱼上空盘旋著。
  • “让我看看,”约翰说着,伸过头来要看他的朋友捡到了什么。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 他非常艰困地承受这件事,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来得难以忍受。他在那张空了的大床上躺着,整个晚上都是清醒的,他瞪视着天花板,听着闹钟的滴答声,还有这栋老房子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回想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试着把每一刻都永远地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