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72)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当早晨过去时,天空却没有亮起来,相反的,天色好像愈来愈暗了。海湾现在已经波涛汹涌了,持续地冲过来的浪让船前行的速度慢了下来,而那些巨浪好像尽其所能地让他们的这趟旅程愈不愉快愈好。他们完全没有把船头的三角帆张起来,也尽量把主帆收进来,但是,在这样的暴风雨中,船上还是显然地有太多的帆布了。在大量低压的云和大雨的情况下,威尔常常看不见海岸,所以他只好用航迹推算定位的方法来猜测方向驾驶船─他只能用船舵旁边的罗盘来计算方向。

  到了下午的时候,雨势已经渐渐减缓,而天空上的乌云也慢慢往空中远去。所以,威尔已经可以看到前方的陆地,而且认出了距离他家不远的那个地点。很远的,他便可以看到那个从海湾里突出来的码头,于是他便向着码头行驶而去。但是,海上的浪太大了,使得他没有办法停泊在防波堤那里,所以他把船掉转过头,直接开向陆地上去。当他们靠进岸边的时候,他看到大浪汹猛地落下来,笔直地朝着海滩上冲过去,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碎浪推波助澜著。

  “约翰!把活动船板升起来!”他大喊著。

  约翰把活动船板拉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海湾已经在他们之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干燥的陆地。海水已经高涨到他们被水冲进来停泊的地方,那之前是一片草地。远处,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从雨中走了过来,是威尔的父亲。他紧紧地抓着船头的地方,以免下一个浪打过来,又一次把他们带出海面上。

  他们赶紧把帆降下来,再放下船桅,然后,一起把“命运号”侧翻过来,从水中拖了出来。他们减轻船的负重量之后,便把船拖过了院子,放回储藏物品的棚子里。现在,风平稳地咆哮著,而威尔的父亲指著屋子里面,要他们先进去。当他们要跑过院子的时候,来了一阵大风,把威尔和约翰吹倒在地上。道维斯先生走过去扶他们站起来,然后,赶紧推着他们冲到前院通往门廊的台阶上。

  威尔的母亲已经整天都在窗户旁边望着他们回来的身影,所以她一看到他们,便马上打开前门。强烈的风把门把从她的手上甩开来,使得整扇门都向着墙壁摔了过去。他们跌跌撞撞地进到了屋里后,道维斯先生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把门从他们身后关了起来。

  威尔的妈妈抓住他,把他紧紧抱着,抱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然后,她把他向后推到一只手臂的距离外。

  “我是多么地担心啊!像这样的大风大雨你还出门,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她骂着儿子,眼泪已经快流出来了。

  “我们出发的时候,天气并没有这么坏啊,”威尔说。“而且,我们一直想要尽快地回家啊。”

  “你们这样做真是太笨了,”她说。“你很有可能因为翻船而溺水啊。”但是,她的眼神已渐渐柔和下来,她又再度抱住他。

  即使门上用门栓挡住,也紧紧地锁上了,屋内还是可以感觉到外面暴风雨的肆虐。整栋房子在暴风雨的吹袭下摇动着,而多年来沉积在地板夹板里的灰尘也因为振动而被吹了出来。现在风雨持续地存在于外面的世界,当一阵阵的风袭击著这栋房子时,风声的调子从一种低沈的呻吟声转变成一种尖锐的呼啸声。

  “我必须回家,让我的家人知道我现在很好。”约翰说。

  道维斯先生摇摇他的头。“恐怕有一段时间你什么地方都没有办法去了。”他告诉他,眼睛往窗户外面看。

  “在染上严重的感冒之前,把你们身上这些湿答答的衣服换掉吧。”威尔的妈妈对着他们几个人说。

  “感冒可能还是我们的问题中最小的一个呢。”道维斯先生狞笑地回答著,同时脱掉他的上衣。

  威尔的母亲走到厨房去帮他们弄点吃的东西。当他们全都换好衣服的时候,她端了几碗热腾腾的汤,还有一些玉米面包过来。那两个男孩子已经饿坏了,他们直到吃到一半的时候,才想到要讲他们在荒岛上的故事。当他们讲到那个隐士的事情时,威尔的爸妈互相看了一眼。以前一直听说有人住在接近那个旧堡垒附近的海滩上,但是直到现在,那都还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当那两个男孩子讲完他们的冒险故事时,威尔往他父亲的方向看过去。

  “我以为你要留在外面一段时间呢?”他说。

  “我提早做完了生意,所以决定先回家。当我到莫比尔港的时候,就听说有一个大飓风要来,所以我就搭上海湾最后一艘准备乘载客人来回的船回来。”

  他的话讲到一半便被从后院传来的一声巨响打断了,那个声音是因为一阵巨风吹过,而把院子中的一棵大橡树打断的声音。他们互相对看着,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他们第一次看到了恐惧。

  “我可以感觉得到,这将会是个很大的飓风。”道维斯先生说。(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他们走了之后,寂静又重返那片空地,只有风吹动树叶的低鸣声打破这一片的宁静。一分钟过去了,然后是两分钟后,有一个人从森林的一个角落里出现了,前一刻这个林子里还什么人都没有。午后的阳光给人一种他已经幻化为树的一部分的一种感觉。他低头看着那两个男孩子曾经走过的小径,他看了很久之后才转身,慢慢地穿越那片空地,走上小木屋的阶梯,在他背后把门关上。
  • 威尔不听他的话,穿过那块空地,径自跑到那栋房子那边去。他把周围看了一遍,然后打着信号示意约翰跟过去。约翰藏在那一片安全的林子里,摇著头,拒绝参与。

  • 约翰犹豫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在威尔身后。他们沿着墙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个通道的台阶那里。他们走下了台阶,到达最底层的时候,威尔走向那个被阴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约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 看看这个地方,”威尔用一种压低声音、秘密般的语调说。“它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城堡。”
  • 早晨的天气清爽明亮,前一夜那个暴风雨已经被遗忘了。那两个男孩子在阳光下苏醒,看着帐棚外崭新的一天的天色。海上的碎浪翻滚著通过水拦指标后,打上海滩来,而海鸥也在岸边的一群鱼上空盘旋著。
  • “让我看看,”约翰说着,伸过头来要看他的朋友捡到了什么。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 乔吉整个人都吓得动不了,手死命地紧紧抓着船舵,于是,“命运”更加危险地倾向一边。道维斯先生把手伸过去,解开缠绕在三角帆上主桅的绳子。当船迅速地在风中前行时,主桅上的绳子随着张满的帆被风吹动的速度,在滑轮上发出哨响声而快速地滑走。
  • 乔吉微笑着。“对于这样的一艘小船来说,这可是一个很伟大的名字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