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74)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到了楼上的时候,雨水已经透过屋顶的漏洞滴得到处都是,而屋顶被吹走的地方,则就像倒水一样,大雨倾盆地倒进屋内来。现在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而那个暴风雨并没有任何停息或变小的迹象。一阵强风从破掉的屋顶那边吹了过来,吹熄了那盏煤油灯,于是,他们被笼罩在完全的黑暗中了。现在,他们的眼睛完全没有用处,而他们的脑袋中也充满了飓风的声音。他们在威尔房间的一个角落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以获取温暖和安全感,因为当浮在地面上的树干,或者是房子的基桩撞击著房子的时候,整栋房子便剧烈地摇了起来。

  然后,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风突然停了下来。在一分钟前还是盛怒、狂暴的风雨,下一分钟已经平静地无声无息了。他们动都没动,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风雨停了。”威尔说。

  他们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从屋顶的那个破洞中看了出去。在他们头顶上,星星在无云的夜空中闪烁著,还有一群的海鸥在他们头顶盘旋著。失去了那个风力的驱策,海湾上的浪潮也很快地平息了下来。

  威尔的父亲点亮了一盏煤油灯,于是他们便开出了一条路走到楼下去。屋子里的那些物品都还泡在及膝的水里面,道维斯太太心情沈闷地看着四周的一片混乱。他们用力把前门打开,走到那个塌落的门廊上。月亮正在海湾上洒下一片光亮,月光反射在海面上闪闪发光。在高涨的海潮之下,完全看不到码头的踪迹,他们可以听到“命运号”撞击著储物棚墙壁的声音,因为它已经漂浮在那个曾经是陆地的停泊处了。

  “暴风雨怎么能突然这样就停下来?”威尔问。

  在海湾的另一边,月亮正藏身到一朵漂过去的云后面,他们同时感觉到风又开始扰动了。

  “我以前总是听别人说,暴风雨的中心地带都很平静。”道维斯先生说。“所以,暴风雨还没有结束,大家赶快再回到房子里头。”

  他把他们全都推到房子里,然后把门栓了起来。

  强烈的风从另一个方向吹过来,于是房子又再一次被吹弯,比刚刚那次还要严重。他们退身经过了主卧室,再到楼上去,再一次躲在角落里,抱在一起。但是,虽然这次的风力和刚才那一次一样地强烈,但它现在却不是从海湾的方向吹过来,而是从陆地。所以这次不但没有敲击著房子的浪潮卷过来,而且原来的海水也被推离了房子。很快地,海水已经退掉,而那座山丘又再一次出现在眼前了。

  整个夜里,飓风都像是在盛怒中,然而,当它往内陆移动之后,它的力量也慢慢地减弱中。当天刚破晓时,只剩下一些残余的卷云漂浮在蓝色的天空中。房子里已经一片泥泞,从海湾底部冲刷过来、充满臭味的泥巴覆盖着所有的东西。

  道维斯先生用力把前门打开,光线从门外透了进来。前面的门廊已经整个都垮了,所以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从那些破碎的屋椽和裂开的板子中开出一条路走到外头去。现在,围绕在他们四周的世界已经整个都颠倒了:树被连根拔起、树干像火柴棒一样地断裂、破瓦残砾覆盖了整个院子,一些扭曲的桩材是码头上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他们漫无目的地到处走着,试着让自己适应他们周遭被蹂躏过的景象。

  他们转过身去,往上看着他们的房子,他们看到了飓风来袭所带来的全面威力。有半面屋顶已经不见,房子旁边的墙板也被卷走,只剩下房子下面的骨架赤裸裸地露在外面。那些原本用来做大槌子的椽木,现在也在楼下的墙上撞出了一排整整齐齐的洞。门栓不见了,而窗户也都打破了。有好几棵树横躺在房子上方,使得房子在那些树的重压下扭而向前弯了下来。

  他们站在那里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人移动,因为全被眼前恐怖的景像吓呆了。最后,约翰突然从这种的魔咒中醒过来,冲到路上去,他想到要跑回家看看他的家人怎样了。威尔的父亲用力打开工具储藏室的门,拿了一把斧头回来,斧头上的刃的油光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他走到了房子的旁边,在那里静静地站了一下,然后,把斧头举得高高的举过他的头顶,用力地劈了下来。

  那一天的沈静,就在斧头找到了它的目标时,被它在砍下时发出“砰!”清脆响亮的那一声给打破了。房子旁边横倒了一棵被风雨打落的橡木树干,而斧头的刀锋此时就深深地卡在那个树干里头,威尔的父亲来来回回地移动着斧头,把它从树干里弄松拔出来。然后,他再一次把斧头举高,再一次让它落下,每一斧都强行地砍入他们周遭的那一片混乱中。那把斧头一次又一次地落下,它的节奏变成了重建他们被摧毁的家园抑扬顿挫的韵律。(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们吃完东西后,下午已经过了一半。但是,外面还是一片无止境的昏暗。那两个男孩从紧闭的窗户隙缝中看着海湾。风正从海面上吹过来,对着房子吹,而前面的院子里覆满了风吹袭所形成的泡沫。
  • 当早晨过去时,天空却没有亮起来,相反的,天色好像愈来愈暗了。海湾现在已经波涛汹涌了,持续地冲过来的浪让船前行的速度慢了下来,而那些巨浪好像尽其所能地让他们的这趟旅程愈不愉快愈好。
  • 在他们走了之后,寂静又重返那片空地,只有风吹动树叶的低鸣声打破这一片的宁静。一分钟过去了,然后是两分钟后,有一个人从森林的一个角落里出现了,前一刻这个林子里还什么人都没有。午后的阳光给人一种他已经幻化为树的一部分的一种感觉。他低头看着那两个男孩子曾经走过的小径,他看了很久之后才转身,慢慢地穿越那片空地,走上小木屋的阶梯,在他背后把门关上。
  • 威尔不听他的话,穿过那块空地,径自跑到那栋房子那边去。他把周围看了一遍,然后打着信号示意约翰跟过去。约翰藏在那一片安全的林子里,摇著头,拒绝参与。

  • 约翰犹豫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在威尔身后。他们沿着墙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个通道的台阶那里。他们走下了台阶,到达最底层的时候,威尔走向那个被阴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约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 看看这个地方,”威尔用一种压低声音、秘密般的语调说。“它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城堡。”
  • 早晨的天气清爽明亮,前一夜那个暴风雨已经被遗忘了。那两个男孩子在阳光下苏醒,看着帐棚外崭新的一天的天色。海上的碎浪翻滚著通过水拦指标后,打上海滩来,而海鸥也在岸边的一群鱼上空盘旋著。
  • “让我看看,”约翰说着,伸过头来要看他的朋友捡到了什么。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 “我不知道,威尔。也许等到你再大一点的时候吧,”他的母亲在她拿着一条抹布擦著餐桌时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