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临别的礼物》 (75)

班.艾瑞克森 译者: 赵秀华
【字号】    
   标签: tags: ,

  当老人把他的故事讲完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从那一颗黄色灯泡中发出来的光线照亮着那个码头,微亮的灯光让所有其他的东西都变成了模模糊糊的影子。乔吉停下笔来,抬头看着道维斯先生。

  “你还能活下来真是幸运。”他说。

  “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老人回答著。

  “后来那个隐士怎样了?”他问。

  “几天之后,我父亲带着我们再回去找他,但是,那整个地方已经被暴风雨夷为平地了。”他说。“那里没有一棵没倒下来的树,在我们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除了一片平坦的沙滩外,什么都看不到了。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任何他的消息。当然,那个堡垒存留下来了,现在,它已经是一个历史遗迹了。你去过那里吗?”

  “我小时候去过一次,”乔吉说。“但是,我想我还会再去看一次。”

  “那你可能会觉得失望吧,它已经和我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了。它的四周都被围了起来,而且游客也不断地在一哩以外的距离围绕着。”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去看一看,”他说着,合上他的笔记本。“我会运用我的想像力的。”

  道维斯先生站起来,走到栏杆那里,把他的手肘靠在上面,乔吉也跟着走过去。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眼睛望向夜晚的天空。

  “乔吉,当你的年纪较长以后,再往回头看时,你会发现,你的生命中的某些时刻,会像星星在没有月亮的夜里一样,突出而且明亮。然而,它们也同样不一定就像那些你曾经期待过的事情。”他说着,转过身来看着那个男孩。“有时候它就像那一场飓风一样,它来的时候,你很容易就可以发现到,但是,大多数的时候,占据着你脑袋中的东西,都是那些甚至在它们来的时候,你都没有发现的那些生活上的小事情。我一直试着和你分享一些属于我的回忆,但是,在我的生命中,有更多的东西是我永远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的。”

  有一颗流星从天空中穿越而过,瞬间点亮了整片漆黑的天空,却又立即消逝。

  “你有没有看到那颗流星?”道维斯先生问。

  乔吉点点头。

  “它只存在了一秒钟的时间,但是,在它存在的那一刻,却是整片夜空中最闪亮的一颗星。”他说着,往男孩那边看过去。“我们也像那样,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一飞即逝的瞬间而已,然后,就此消失。”

27 夜里的红色天空

  午后的阳光反射在海面上,有一阵温暖的微风从海面上向陆地吹过来。道维斯先生打开了前面的纱门,走到门廊上。他静静地关上了身后的门,因为不想打破那一天天气的感觉所笼罩下的魔咒。道维斯先生把手深深地插在自己的口袋中,转身面对着海湾。他的眼睛从来没有对这景致感到厌倦,而且,他还常常觉得,这片景致就是维持他继续走下去的所有理由。

  他慢慢地走上码头,低头看着那些历经风霜的木板,那是他和他的父亲在很久以前一起重新更换的木板。

  “你和我,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啊。”他对着那些木板说。“而现在,我们也一起变老了。”

  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些板子已经变得很粗糙,但它们也被来来往往的众多脚印给磨得精亮平滑。这一粗一细的部分已经完全地融和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比任何单独的存在还多了许多特色的东西。他想着,当所有的一切都配合得很好的时候,就形成一个美丽的东西。自然如果失去了人类欣赏的眼光,那它又是什么呢?

  他看着一只蚂蚁在他的脚下正要穿越这块板子。它走在那个缝隙中就像是要穿越沟壑深谷似的,而木板的节孔对它来说,就变成了亚利桑那州北部科罗拉多河的大峡谷。生命无数面向的神奇,在他面前闪逝而过。我们看东西只能透过我们的眼睛来看,他想。我看到这个海湾像一幅画一样在我面前展开来,而我也用一切对我来说有意义的东西为这幅画上彩。这时候,海湾好像是要回答他的想法似的,从海上吹来一阵风轻拂着他白色的头发。(待续)

书名: 临别的礼物
新苗文化出版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到了楼上的时候,雨水已经透过屋顶的漏洞滴得到处都是,而屋顶被吹走的地方,则就像倒水一样,大雨倾盆地倒进屋内来。现在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而那个暴风雨并没有任何停息或变小的迹象。
  • 他们吃完东西后,下午已经过了一半。但是,外面还是一片无止境的昏暗。那两个男孩从紧闭的窗户隙缝中看着海湾。风正从海面上吹过来,对着房子吹,而前面的院子里覆满了风吹袭所形成的泡沫。
  • 当早晨过去时,天空却没有亮起来,相反的,天色好像愈来愈暗了。海湾现在已经波涛汹涌了,持续地冲过来的浪让船前行的速度慢了下来,而那些巨浪好像尽其所能地让他们的这趟旅程愈不愉快愈好。
  • 在他们走了之后,寂静又重返那片空地,只有风吹动树叶的低鸣声打破这一片的宁静。一分钟过去了,然后是两分钟后,有一个人从森林的一个角落里出现了,前一刻这个林子里还什么人都没有。午后的阳光给人一种他已经幻化为树的一部分的一种感觉。他低头看着那两个男孩子曾经走过的小径,他看了很久之后才转身,慢慢地穿越那片空地,走上小木屋的阶梯,在他背后把门关上。
  • 威尔不听他的话,穿过那块空地,径自跑到那栋房子那边去。他把周围看了一遍,然后打着信号示意约翰跟过去。约翰藏在那一片安全的林子里,摇著头,拒绝参与。

  • 约翰犹豫了一下,然后动身走在威尔身后。他们沿着墙壁一直走,走到通往那个通道的台阶那里。他们走下了台阶,到达最底层的时候,威尔走向那个被阴影遮住的入口,但是,约翰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回来。
  • 看看这个地方,”威尔用一种压低声音、秘密般的语调说。“它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城堡。”
  • 早晨的天气清爽明亮,前一夜那个暴风雨已经被遗忘了。那两个男孩子在阳光下苏醒,看着帐棚外崭新的一天的天色。海上的碎浪翻滚著通过水拦指标后,打上海滩来,而海鸥也在岸边的一群鱼上空盘旋著。
  • “让我看看,”约翰说着,伸过头来要看他的朋友捡到了什么。
  • 那天傍晚吃晚餐的时候,威尔的妈妈大部分的时间都巨细靡遗地叮咛著那两个男孩子要小心。这是之前就可以预料到的,也算是答应让他们去玩而没有讲出来的条件之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