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七)

李大卫

谢雪红在1968年文化大革命中,遭台盟同志公开斗争,胸前挂着“大右派谢雪红”的牌子,斗争她的人按住她的脖子说:“永不低头的谢雪红,终于低头了。”那时谢雪红67岁,二年后便过世了。(陈芳明的北京朋友提供,取自《谢雪红评传》)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10日讯】谢雪红连续遭台共同志惨烈批斗

1957年12月初,在台盟“整风会议”的第七次会议上,李纯青说:“同志们,我们已经认清了谢雪红的反动面目和她的本质了,今天我们坚持谢雪红承认她的一切罪状。”

谢雪红回答:“我谢雪红有什么罪?同志们听吧,党与毛主席要把所有留在大陆上的台湾人一律下放,并且要一放到底,归农落户,对台湾人来说这是极残酷的,试问台湾人民生长在一个亚热带地方的,住在大陆北方寒冷地带,已经有些受不,今天要他们到东北,要他们到西藏,要他们到…倒不如把他们早点弄死,反而干净。”

“我是台湾人,向党要求留一点台湾人在大陆的根,他们虽都绝望,却希望党不要逼死他们。今天把台湾人一律下放,这不是把天上飞的鸟送到水里,水里的鱼儿送到岸上一样吗!”

“因此,我觉得下放太可怕,我在替大陆上的台湾人,向党要求,饶他们一条垂死的命,这样你们就指控我反党、反社会主义,我倒要请问一声:是不是把台湾人都搞死,才是共产党,才是社会主义,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样想法的。”

谢雪红用倔强的声音答复了李纯青,然后,这个斗争会就在几个中共份子的喝声中草草结束了。同日下午,会议继续进行,李纯青又说:“让谢雪红彻底交待她的反动历史”

谢雪红说:“哼,我的反动历史就是这样,还不是昨天要利用我时,党就把我捧成天上的神仙,今天不利用我了,就把我说得比魔鬼还坏。这简直成了什么世界?一点人性都没有,一点同情都没有,说句实在话,只有共产党才如此待人,资产阶级是不会如此没有人情味的,至少人性的尊严和体面是会保留的。”

陈炳基指着谢雪红说:“谢雪红,我们要你交待的是反动历史,不是要你说这些废话,这里是不容许做反动派的讲坛的。”

谢雪红激动地说:“要我再交待一遍我的反动历史吗?好,我说,我谢雪红参加革命的时侯,你们这些小子还没有出娘胎呢!”

李纯青说:“谢雪红,我现在要你交待一件事,你说过,台湾人不了解共产党,不喜欢共产党,是吗?你是反对党解放台湾的政策吗?”

谢雪红说:“让我重复一遍,我对同志们这样说的:过去中共声言要解放台湾时,用我做对台湾的宣传工具,现在解放台湾有困难了,就对我不满,既然共产党和毛主席对台湾没有办法,甚至苏联对台湾也没有办法,叫我谢雪红有什么办法呢?即使我能再到台湾去开三美堂、大华酒家也没有用呀,我老了,我的时代过去了,我是不愿把我这条老命再到台湾去丢人的!”

徐宗懋所编《二二八事变第一女主角谢雪红》一书中有许多自大陆台盟取得的珍贵照片,站在谢雪红之后是她的爱人杨克煌。(书籍封面)

文革中又遭受红卫兵批斗

一九六八年五月,红卫兵们前往谢雪红住处,先是抄家,然后把谢雪红押往台盟总部。她一生最大的人格与肉体折磨就在这次发生。

红卫兵勒令谢雪红下跪,她坚决拒绝。于是,红卫兵以“坐飞机”的方式处罚她。“坐飞机”,便是两名红卫兵各执受批者的手向后拉,使其低头。两位红卫兵向后拉住她的双手,然后以脚踢她膝弯部位,令其跪下,其中一位按住她的头部说:“永不低头谢雪红终低头了!”

红卫兵继之以赤拳击打,就在这个时刻,旧台共党员王万得走过来,更是饱以老拳。谢雪红镟告昏厥,王万得以冷水泼醒她,再拳打脚踢,最后扬长而去。对于这样粗暴的情景,即使是反谢雪红的盟员也颇觉残忍。

经过红卫兵的羞辱,以及王万得的拳打,谢雪红遭到很大的精神打击,身体的健康情况从此也江河日下。那年,她67岁。病况恶化的谢雪,因患肺癌,于1970年夏天送至北京首创路的隆福医院。在去世前,谢雪红留下三点遗嘱:

第一,我不是右派。
第二,我仍然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
第三,我一生也犯过错误。

1970年11月5日13时37分,谢雪红终于痛苦去世,享年六十九。她不是死在病房,而是死于隆福医院的走廊…

从1947年到1957年,整整十年的时间里,谢雪红是唯一能够配合中共政策的台湾领导者。谢雪红对中共的效劳,贡献最大,但下场反而最悲惨!她的“大右派”的帽子,是因为替在大陆的台湾人讲情、请命,而被共产党扣上的。

如果谢雪红阅读了《九评共产党》的另外空间版,我很想诚挚地询问她:“雪红,你退党了吗?”(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3月1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温贵香台北十日电)中国导演尹力执导的“云水谣”来台拍摄申请案,遭内政部入出境管理局打回票。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吴钊燮今天表示,云水谣剧本是以台湾同胞向往祖国大陆的统战手法,诠释二二八历史,因为扭曲历史,相关部会审查时都认为不宜放行。
  • 中共1996年对台试射飞弹至今满十周年,中共为何要试射飞弹?一般认为是前总统李登辉的度假外交奏效、并在美国康乃尔大学演说,大大的触怒了中共,但实情不只是如此。真正的原因是当年担任中共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忧心台湾直选总选举会让中国大陆人民起而要求实施民主,以致中共政权不保,他个人则会因策动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而遭清算。
  • 1925年谢雪红抵达上海,参加过五卅运动,化名谢飞英,入上海大学社会系(主任瞿秋白)四个月,1925年10月与林木顺至莫斯科东方大学就读学习。1927年11月回到上海,1928年4月在上海参与创建“台湾共产党”(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的工作,为候补中委及驻东京代表,负责与日共联系。由于参与左派运动,谢雪红曾经两次被日警逮捕,第二次被捕时系狱将近十年之久。
  • 张志新,这位在中国大陆家户喻晓的“为真理献身的人民英雄”,在震撼全球华人世界的《九评共产党》一书出版后,更为全球华人普遍认识。《九评》中提到“张志新”这位女性的名字,共有六处之多,在妇女节之际,让我们共同来追忆张志新的故事。
  • 七、228中的第一女主角:谢雪红
  • 【大纪元3月6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吴显光渥太华五日专电)旅居渥太华和蒙特娄两地的一百多位台湾乡亲,今天下午聚集在驻加拿大代表官邸怡枫园,以默祷、献诗、献歌、欣赏音乐和影片的方式,来追思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的受难者。
  • 六、二二八事件中台北地区的共党活动
  • 《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是继1992年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报告”之后,探讨事件责任归属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在这份责任归属报告中,将二二八惨案的发生,分为元凶、次要责任者、共犯与连带责任者,所以从决策者、军政者、情治人员、甚至半山、社会团体、新闻媒体,都有其相关的责任。这也可以算是台湾政治迫害的受难者,所发起的“维权运动”!
  • 2月25日下午4点,台湾同乡会在台湾人活动中心举行了“二二八”纪念会,大约有一百多人出席。台湾同乡会理事陈启宗先生首先致欢迎辞。他说,为纪念“二二八”受难者,求神祝福看顾受难者的家属,让他们平安幸福,并祈求台湾族群能够合作、相爱,能使所有住在台湾,认同台湾的人们有永永远远的富裕、和平和快乐的生活。
  • 英国台湾协会近日在伦敦举办 228 纪念会,近百人现场观看了纪实影片《伤痕二二八》。侨务委员李勋墉,全盟英国支盟理事长赖世宽,英国台湾妇女会会长蓝国瑜受邀参加并参与讨论,呼吁进一步还原历史真相,更不能忽略责任归属问题。
评论